赌具是韩国——权坛赌棍全斗焕
热文

赌具是韩国——权坛赌棍全斗焕

2021年11月23日 09:43:34
来源:海边的西塞罗

他不是坏人,也不是好人,他就是个赌棍。

我今天挑个人讲讲——他未必是折腾的韩国总统里最倒霉的,但一定是倒霉的韩国总统里最折腾的。

2020年11月30日,韩国光州地方法院对全斗焕涉嫌损害死者名誉案进行一审宣判,判处其有期徒刑8个月,缓刑2年。

现年89岁的全斗焕曾连任韩国第11届和12届总统。众所周知,韩国总统若能大难不死挺到下台,一定会去法庭点卯报道,但这个全斗焕取得实在太频繁了点。

1996年,他曾判处死刑,后来减刑为无期徒刑,再后来又被特赦。原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但到了2013年,全斗焕又被抄家偿还赃款,随后又因“侮辱死者罪”吃了这次官司。

这个总统任内究竟做了什么,让韩国人对他如此“念念不忘”呢?我们来说说这个事儿。

对韩国近现代史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全斗焕是继朴正熙之后的又一个军政府独裁者。但这个人的某些言行,其实还蛮搞笑的。套用火箭队的说法:这人算个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以全斗焕为主角,韩国人拍了个《第五共和国》,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该片是历史正剧里的喜剧,喜剧里的历史正剧,同时又是历史正剧和喜剧两界里最好的民族悲剧。

1979年10月26日,时任韩国总统的大独裁者朴正熙遇刺。

由于朴总统死的实在太蹊跷,跟几个部下喝着大酒就被杀了,饶是不讲理的韩国军政府也觉得这事儿实在太蹊跷,得调查一下,给公众个交代。

而这个任务,就交到了貌似忠厚老实的朴正熙小跟班全斗焕手里。

大家当时可能都觉得,全斗焕么,忠厚长者,除了喜欢赌博,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可全斗焕这小子查着查着就突然不务正业了起来,同年12月12日,他利用手中的调查权,突然发动“双十二政变”,攫取军权、并紧接着掌控了国家政权。从朴正熙当年的小跟班,一跃成为韩国的主宰者。

这么一场改变韩国命运的政变,全斗焕发动得却很随意。后来韩国检方把他逮起来清算,问他为什么动手,他说是喝大酒时被几个部下怂恿的,赌瘾上来了,觉得“男子汉,应该拼一把”。

又问他为什么挑这一天动手,全斗焕居然答曰:没啥,就是觉得这一天是个“大对子”(骰子赌博的黑话)。酷爱赌博的他觉得很吉利,就挑这时候动手了。

搞笑的是,决定如此随意草率的“双十二政变”,居然没遇到任何有效抵抗就成功了,更有意思的,韩国那“老干爹”美国人,面对全斗焕的莽撞行事,居然没提什么反对意见。综合起来看,除了全斗焕这老赌棍赌运上身,我还真不知道有什么更好的解释。

赌徒出身、赌瘾巨大、又靠赌博上台的全斗焕,上台之后的治国理念也很有赌博气质。

朴正熙撒手后的80年代的韩国,正处于经济转型期,全斗焕将赌注全部押注在三星等几个财阀的新兴电子产业项目上,以举国之力给他们支持。

很幸运的是他赌对了,韩国经济因此进一步腾飞。

但很不幸的是,全斗焕拿出的赌本是全韩国民众的福利。赌徒全斗焕可能觉得人这东西,活着好坏还不全看命?所以其治下的韩国绝大多数工人都没有哪怕最基本的福利保障体系。医保没有,社保没有,很多高危工种工伤保险居然也没有,活的很苦逼、死的很随机。

韩国财阀们可以用极低的薪酬雇佣员工,并利用廉价劳动力的优势迅速从隔壁日本手中抢来了中低端产业链。韩国就是靠着这样让底层民众赌命,完成了自身经济的进一步起飞。

想了解那个年代的韩国,可以去看另一部韩剧《请回答1988》

对于这样一个逼着他们赌命的独裁者,韩国老百姓当然恨之入骨,也捎带手恨上了当时崛起的财阀,韩国财阀与民众之间不可调和的裂痕就此埋下了。

那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1980年5月,光州事件爆发,受够了朴正熙和全斗焕军政府的左翼民众直接“起义”反抗暴政。

面对民众的抗疫,全斗焕立刻下令铁腕镇压。

旁边的幕僚劝他:“总统,几个左派闹事,直接这么大阵仗,不太好吧。”

全斗焕回答,非常反应这位赌棍的脑洞之清奇:“空输(韩军精锐空中运输部队)不是派过去了吗?连空输都抵抗,说明不是一般闹事,背后一定有北方(朝鲜)的支持!”

我打你是因为你敢还手,而因为你还手,所以我要打你。

好一个逻辑闭环,全总统真他娘的的是个逻辑鬼才。

老百姓对这个总统深恶痛绝,而财阀对他的观感也不太好。韩国现代集团创始人郑周永曾经有言:“如果说朴正熙是个伟大的厨师,那全斗焕充其量不过是个伟大的店伙计。”

其实,郑老板这句明褒实贬已经算对全斗焕很客气了。

全斗焕任内,由于自以为其发展经济、压制工人需求对财阀们“有恩”,他屡次下手对各财阀进行盘剥。

为了更好地把韩国财阀们都变成他私人的提款机,全斗焕别出心裁的成立了一个“日海集团”,这个名为企业的集团其实只做一件事:对韩国大小财阀挨个上门敲诈勒索,全斗焕给日海开列了一张有三十个财阀的大名单,要求日海在这些财阀身上至少榨出100亿韩元。 而在全总统的淫威下,日海在80年代前半叶就足量完成了这个任务 。

简单的说,全总统玩的是放纵财阀敲诈百姓,再由他自己来敲诈财阀。只不过与同时代其他大独裁者不同,他的这套连环敲诈居然阴差阳错的搞活了韩国经济,也真的只能算他赌运太好。

但有道是久赌必输,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随着韩国内外格局的改变,要求全斗焕下台的声音越来越大。 1988年,同时失去了民众、财阀和美国支持的全斗焕,在汉城奥运会即将召开的节骨眼上,终于被迫下台。1996年因“内乱及叛乱魁首”和秘密资金等罪行而被判处死刑,二审改判无期徒刑,追缴罚款2205亿韩元。

全斗焕(右)和他“一辈子的同志”卢泰愚一起在法庭上受审。韩国总统罕见的两连栽。

不过这个时候,韩国左派急于实现政治的现代化,决定效法美国,特赦这位罪行累累的前总统,以终结过去的党派之争。在1997年时任总统金泳三和候任总统的合力推动下,全斗焕被特赦。

故事到这里,结局本来也算圆满。但无奈的是,全斗焕这个人实在太不自觉,被特赦后,他一方面借口自己“已经破产”,长期拖延缴纳罚款;另一方面,却又过着住豪宅、开名车,出入都有保镖接送的“国王式生活”。而且全斗焕后来居然还出了一本书,试图给自己在光州事件中的行为“洗白”,书中还大肆诋毁被他镇压的左翼民众是“特务”“乱党”。

这可就太踩韩国左派的红线了,再加上最近20年来,金泳三、金大中、卢武铉这些左翼总统最终的下场也让韩国左派们看清楚了,右翼并不会因为他们放过了全斗焕而停战。

既然如此,对全斗焕还客气啥呢?于是自文在寅上台以来,对全斗焕的清算重新上马,闹出了今日之局。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全斗焕的政治生涯,把韩国政坛当成了他的赌场和黑道,于是韩国人最终也以清算赌徒和黑帮的规矩来清算他。这确实也没啥毛病。

其实对于全斗焕到底算个什么人物,韩国国内一直有争论。左派说,这家伙就是个独夫民贼,右派则说,他好歹发展了经济,算是韩国经济腾飞的功臣。

但事实上,全斗焕既不是好人,也不是坏人,这个人是也始终只是个赌棍。

在人类历史的风云际会的巧合中,总会有这样的人物出来或大或小的赌上一把。全斗焕不是第一个,不会是最后一个——哪怕对韩国这个弹丸小国来说。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