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斗焕全史(十四):​从总统到阶下囚
热文

全斗焕全史(十四):​从总统到阶下囚

2021年11月23日 11:35:48
来源:坐井谭天

退休生活不太平

全斗焕接受“六二九民主化宣言”后,执政党与在野党很快开始了改宪工作。与去年失败的“修宪特委会”不同,这次双方已经基本达成共识,因此进展的相当顺利。仅仅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宪法第九号修正案就基本敲定。

平心而论,这部宪法修正案充分体现了民主主义的精神,理念相当先进:新宪法重建了宪法法院,对法律的合宪性进行审查;取消了媒体审查制度,保障了新闻与出版自由;提高了劳动者待遇,保证劳动三权(自由结社权、集体谈判权和罢工权);首次引入了地方自治制度,提高了地方的自主权;新宪法大幅改革了国会选举制度,取消了执政党必得的2/9席位,还取缔了总统解散国会的权力。最重要的是,新宪法恢复了总统直接选举,并且为了限制总统权力,把任期缩短至5年,且不得连任。

不过,在全斗焕的坚持下,宪法修正案保留了第五共和国宪法中原有的“国家元老咨询会议”,职责是给总统提出建议。全斗焕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在卸任后继续影响政局走向,成为下一任政府的“太上皇”。“国家元老咨询会议”成为了新宪法中的一大污点。

宪法第九号修正案一经提出,便广受韩国上下一致好评。1987年10月27日,韩国举行第六次全民公投,新宪法毫无悬念的以高达93.1%的赞成率顺利通过。新宪法计划在下一任总统宣誓就职时,即1988年2月25日正式生效。眼下,全斗焕仅剩的使命便是,依照新宪法选出下一任总统了。

宪法修正案以高达93.1%的赞成率顺利通过

对全斗焕来说,这场总统选举最好的结果,也是唯一能够接受的结果就是卢泰愚当选。因为除此之外,无论哪个竞争对手成功当选,都必定在上台后对全斗焕和其他“一心会”成员展开清算,到时候他可能都保不住自己的小命,更别说当太上皇了。

可是,卢泰愚成功当选的可能性又极其渺茫。尽管卢泰愚出面提出了“六二九民主化宣言”,全斗焕政府也尽力宣传他的个人形象,但他毕竟参与了“12.12军事政变”与“5.17紧急戒严”,名声不算太好。而卢泰愚面临的主要对手,便是政坛上最具影响力的“三金”。当然,保守主义的金钟泌与另外两金走的很远,不可能联合起来对抗卢泰愚。但代表民主主义的金大中与金泳三,从朴正熙时代开始就一起战斗,几个月前又一同创立了“统一民主党”。“两金”的支持率加起来甚至超过了50%,比其他任何总统候选人都高得多。面对如此强力的对手,卢泰愚似乎希望渺茫。

金大中与金泳三

随着时间一天天临近,选战也越来越激烈。然而,此时事态却悄然发生了转机。从8月开始,金大中与金泳三就在总统候选人的问题上争执不断,两人花了两个多月都无法达成一致。10月中旬,金大中更是从统一民主党中分裂了出去,另立“和平民主党”。金大中金泳三的决裂导致民主派的选票严重分散,卢泰愚赢得选举的可能性悄然增加。就这样,韩国政界形成了卢泰愚的民主正义党、金钟泌的新民主共和党、金泳三的统一民主党和金大中的平和民主党四足鼎立的局面。四个候选人各具优势,谁也预测不好选举的结果。

形同陌路的“两金”

就在选举前半个月,在11月29日,大韩航空858号航班发生爆炸,机上115人无一幸存。尽管空难震惊了韩国,但民众的注意力很快便转移到了即将到来的总统大选上,这场空难造成的社会影响并不算大。不过,就在大选的前一天,制造这起爆炸案的朝鲜特工金贤姬被引渡到韩国。这件事无疑加重了部分民众对于朝鲜的恐慌情绪,支持南北和解的金大中与金泳三的支持率也受到些许影响。

大韩航空858号航班的残骸

朝鲜特工金贤姬被引渡到韩国

1987年12月16日,韩国迎来了第13次总统大选。全斗焕和卢泰愚都紧张的盯着统计数字,生怕输掉这场至关重要的大选。最终,卢泰愚得票36.6%,金泳三得票28%,金大中得票27%,金钟泌得票8%,卢泰愚以微弱优势,赢得了总统选举。不得不说,这绝对“归功”于金大中与金泳三的分裂。如果他们联合起来,得票率就会超过50%,卢泰愚没有任何获胜的希望。尽管金大中与金泳三都指责全斗焕政府通过舞弊手段,篡改了选举结果,但他们最终还是接受了选举结果。

卢泰愚以微弱优势当选韩国第十三任总统

1988年2月24日,全斗焕遵循宪法,结束了长达七年的总统任期。如约卸任的行为受到了国民的一致好评,也算部分挽回了全斗焕的名誉。次日,卢泰愚正式宣誓就任韩国第十三任总统,成为韩国民主化后第一个民选总统。新宪法也在同日正式生效,韩国正式迈向了“第六共和国”时代。

卢泰愚宣誓就任

在卸任之初,全斗焕还做着当“太上皇”的美梦,试图通过“国家元老咨询会议”继续干预朝野大事。不过,宪法中对“国家元老咨询会议”的职责规定的模棱两可,卢泰愚便利用这一漏洞把这个机构完全架空,破灭了全斗焕的白日梦。他们两人的关系也因此跌入冰点。

不久,全斗焕的弟弟全敬焕被曝腐败。在第五共和国时期,全斗焕利用职务之便,把弟弟全敬焕安插到“新村运动”高层。全敬焕借此机会大肆敛财,收受了数百亿韩元的赃款,最终被判处七年有期徒刑。随着全敬焕贪污案的曝光,越来越多的民众要求彻查第五共和国的腐败。

全斗焕的弟弟全敬焕被捕

于是,在1988年末,卢泰愚政府迫于民众的压力,举行了“第五共和国听证会”,调查全斗焕政府的腐败案以及“5.18光州民主化运动”的真相。这场听证会是韩国历史上史无前例的,韩国国民都挤在电视机前,仔细收看检方与全斗焕激烈的辩论。听证会彻底揭露了第五共和国时期中肆无忌惮的腐败行为,全斗焕也被迫为自己的腐败公开道歉,退回了部分贪污的赃款与房地产,还辞去“国家元老咨询会议”的职务。为了躲开公众的视线,他和夫人李顺子前往地处偏僻的百潭寺,在那里过上了隐居生活。

“第五共和国听证会”

全斗焕在百潭寺

尽管全斗焕被边缘化,但还是安全度过了卢泰愚的五年任期。随着金泳三在1993年就任韩国总统,要求清算全斗焕和“一心会”的民众呼声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于是,金泳三先是彻底肃清了军中残存的“一心会”势力,随后又在国会中通过特别立法,为审判全斗焕和卢泰愚两个前总统提供了法律依据。1995年末,全斗焕和卢泰愚相继被捕,准备审判他们在“12.12军事政变”、“5.17紧急戒严”中的责任。全斗焕指责这是金泳三的政治报复,甚至进行了绝食抗议。他在法庭上拒绝配合调查,坚称自己无罪。在一审判决中,法院以主动参与军事叛乱和内乱罪、谋杀上司未遂罪及受贿罪,数罪并罚,判处全斗焕死刑,并处以巨额罚款,还剥夺了他的所有荣誉。实际上,以全斗焕犯下的罪行,判他十次死刑都不为过。

法庭上的全斗焕和卢泰愚

不过,在韩国民间,尤其是在全斗焕的故乡庆尚道,部分民众还是比较认可他发展经济的功绩,要求对他宽大处理。考虑到舆论影响,在二审判决中法院将死刑减为无期徒刑。随后,幸运女神再度眷顾了全斗焕。此时亚洲金融危机已经爆发,韩国临近总统大选,许多总统候选人都呼吁特赦全斗焕,以其团结所有国民。1997年12月20日,在候任总统金大中的呼吁下,金泳三将全斗焕特赦。

特赦出狱的全斗焕

重获自由后,全斗焕仍有相当一部分赃款没有归还国家。他过着极其奢靡的生活,还时常打打高尔夫球。不过,他对自己犯下的罪过也毫无忏悔之情。他在2005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将“5.18光州民主化运动”称为“骚乱”,大言不惭的说军队必须进行血腥镇压。这自然引起了民众的极大愤怒,不少人要求他对自己的言论道歉。可全斗焕仍不长记性,之后又想出版自己的回忆录。这本回忆录先是因侮辱“光州事件”中的死者名誉被删减,随后他还被家属告上法庭。

面对“二进宫”的危险,全斗焕以“患上阿尔茨海默氏症”为借口,拒绝出庭。可媒体很快便拍摄到他在家中悠闲自得的打高尔夫球的照片,戳破了他的谎言,他也被迫在2019年前往光州接受审判。最终,全斗焕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两年。截止到目前(2021年),全斗焕已经有90岁高龄。希望他能吸取这次的教训,老老实实的享受自己的老年生活,不要再口出狂言激起民愤了。

全斗焕前往光州接受审判

虽未盖棺,但现在已经可以对全斗焕做一个总结了。 很大程度上,在他掌权的七年时间里,全斗焕延续了朴正熙时代经济高速发展、对内高压政策的局面。 在经济方面,全斗焕成功让经济保持了高速增长的势头,甚至解决了通货膨胀与市场效率低下的顽疾。 就像《华尔街日报》评价的那样,全斗焕同时抓住了高增长、低物价和国际收支平衡这“三只兔子”,经济方面取得了优异的成绩。

尽管全斗焕上台后不断撇清与朴正熙的关系,但从他的实际行动来看,把他称为朴正熙的精神继承者一点也不为过。而在高压政策方面,全斗焕则更加变本加厉,将韩国改造成了一个警察国家。在他统治的七年间,遭逮捕的人数超过朴正熙政权统治十八年逮捕总数的十倍。

相较于朴正熙时代,全斗焕上台时的韩国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民众对民主化的渴望与日俱增。全斗焕一厢情愿的相信,只要隐瞒真相,通过经济发展收买人心,民众很快便会把“5.18光州民主化事件”抛诸脑后。可他没有想到,真相是隐瞒不住的,民众是愚弄不了的,韩国民众会牢牢铭记住他的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