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声|教培大裁员,失业者的心声不该被遗忘

风声|教培大裁员,失业者的心声不该被遗忘

2021年11月25日 19:31:22
来源:风声

作者丨熊志

编辑丨萧轶

“双减”政策之下,各类教育机构的裁员仍在继续。字节教育旗下瓜瓜龙、清北网校、学浪、硬件、校园合作等多个业务都开启了裁员,据晚点报道,本月将有近两千人被裁撤。字节上一次集中裁员在8月,儿童启蒙教学业务瓜瓜龙8000人的辅导老师团队走了一半。这一次,可以说是雪上加霜。

自“双减”落地以来,学科类的校外培训机构审批叫停,现有机构也转为非营利,整个教育培训的市场蛋糕骤然萎缩。当然,教培行业大撤退,相较于背靠字节跳动大树的大力教育,其他专门的教育培训机构更为惨烈。有二十多年历史的培训机构巨人教育,此前宣告倒闭;新东方用捐献桌椅的方式告别了中小学科业务,在美国开设中文线上课,俞敏洪在祝福与争议声中做起了直播带货。至于高途、猿辅导、作业帮,同样艰难转型,猿辅导甚至卖起了羽绒服……

人们依稀记得,就在寒冬到来前不久,在线教育去年还是一派爆发势态,资本市场趋之若鹜,不到一年,撤校、裁员、退费、“抢人大战”变成了“万人裁员”,称得上是一个时代的极速告别。

受波及的不仅是企业,更是那些数量庞大的教培从业群体。据《中国企业家》报道的数据显示,我国校外培训机构有超过70万家,从业人员超过1千万人。如果算上关联的产业链,数量还要更加庞大。智联招聘发布的数据则显示,随着双减政策尘埃落定,相当于三个教培老师中就有一个无业游民,背后的残酷可想而知,社会就业的压力也随之水涨船高。尽管有着跑路的新闻出现,但同时还有一些企业被逼得走投无路而选择自杀的,更多教培从业人员的疼痛则消失在新闻的唏嘘之下……

每个倒下的企业背后,是成百上千个教培人员——站在产业的高度看,他们只是一个个抽象的数字;但对其中每个人而言,却是一场真实发生的失业。

在知乎上有一条视频,大概说的是,“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我们的教培老师也像电影敦刻尔克里面的士兵一样,在炮火连天的战争时期应证入伍,在战争失利即将撤退的时候被抛在港口。不同的是,影片中的士兵有家乡的船只来接应,而我们数十万的教培老师身后则空无一人……”

这种前后空无一人的境遇,正是这一波教培从业人员的阵痛写照:他们不仅面临着就业转型的强大压力,而且大部分人都处于上有老下有小的尴尬年龄,未来的迷茫和自身的落魄所面向的并非仅仅是就业和收入问题,很有可能延伸到社会的其他方面。就被裁的个体而言,有些人中年失业,一辈子除了教学之外,几乎没有别的技能,中年重启赛道本身就没法跟上起跑线。巨石压身,此般无奈,无从说起。这些没有获得媒体关注的声音和感受,并非三言两语的心灵鸡汤所能拯救。

▎ 不该仅仅将教培人员看做抽象数字,他们切实地需要面对“活下去”的生存问题。

在豆瓣上,现在有一个名为“教培人互助联盟”的小组,三千多被裁的教培人在里面,日夜分享求职转型的经验。大多数人的转型历程饱含酸楚,在小组里有这么一个故事:

教培人M,2012年毕业后加入教培,2014年加入一家教培创业公司成为合伙人,一切很顺利,直到2019年,政策要求办理许可证,被迫搬地方,搬家共花了200万,后双减来临,无法开课,每个月贷款照还,2014年投资买了公司10%的原始股,截止目前仅分红4万,本钱没收回,2019年还加投了10几万。30多岁,目前0收入,不敢怀孕。

有着如此艰难转型经历数量的人,不知道要乘以多少个基数。意味深长的是,这个小组中的不少人正在谋求考入编制,以求“上岸”。经历过校外培训的大起大落,对稳定保障的铁饭碗,有了更多认同。寒冬之下,教培市场带来的寒蝉效应,让更多人选择了拥抱体制,这多少也会削弱民间社会的活力。难道,宇宙的尽头是考编?何况,赛道本就拥挤,年龄也是问题……

当然,反内卷不是请客吃饭,所有改革都会伴随阵痛。家长支出减少,孩子负担减轻,但在政策变化之前,校外培训机构毕竟经过了审批,属合规运行。教育改革带来的变化,对从业者而言,是一种突然的变动,难免措手不及。

教培打工人的流向,是否得到妥善安置,后续是否存在劳动风险,这也关系到社会的稳定。换个角度看,如果留过学、有研究生甚至本科学历的教培从业者,最终因为裁员而没有合适的去处,也是一种人才的浪费。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疫情下的经济形势,不同于往常时期。哪怕这些教培人员有着不错的学历、不错的履历,抑或给社会带来多大的就业机会或社会价值,在突兀而至的阵痛之下,想要切换职业赛道并不容易。在年初的招聘窗口开启之前,他们还需要熬很长一段时间。

北京昌平此前曾发布措施,安排专人指导教育培训机构采取措施尽量不裁员、少裁员;针对确需规模裁员的教育培训机构,指导其依法依规制定裁员方案、履行裁员程序,与职工依法解除劳动关系并支付经济补偿金……这些都是善意的善后举措。学科类培训没有被一棍子打死,而是适当留有余地,也是基于较少阵痛的考虑。

不管怎么说,那些校外培训从业者,背不动教育内卷的全部大锅。而在教育培训行业改革的宏观视角之下,我们也不能忽视那些因政策变动而利益受损的具体个人。他们不是抽象的数字,他们的就业生计难题,也不能被减负家长们的欢欣鼓舞所完全掩盖。

熊志,前《长江商报》首席评论员、UC名家专栏资深运营。原文标题为“教育机构大裁员,也要多听听他们的困难呼声”。

本文系凤凰网评论部风声特约原创稿件,仅代表本文作者立场。转载事宜或加入读者群、转载群请联系风声君微信:jfscs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