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妇诗人”韩仕梅登上联合国演讲
资讯

“农妇诗人”韩仕梅登上联合国演讲

2021年11月25日 23:47:34
来源:快手

韩仕梅,51岁,在河南南阳的薛岗村里生活了一辈子。只读到初二便被强制辍学了,她没见过山,也没看过海,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少年时返回湖北老家探亲。

21岁,母亲为了3000块钱的彩礼将她嫁给大她五六岁的男人,这场由母亲一手包办的婚姻成了她一生痛苦的开端。

“和树生活在一起/不知有多苦/和墙生活在一起/不知有多痛/没人能体会我一生的心情/欲哭无泪/欲言无词”

苦难日积月累,被韩仕梅记在心里,书写在纸上,甚至夹杂着拼音,成了诗。而快手,也成为了她抒发苦痛孤寂,并与外界沟通的唯一桥梁,在这里,她是自由的,是被理解的。

为了逃离这场不幸的婚姻困局,今年4月,韩仕梅决定离婚,却因为女儿马上将要高考而暂时搁置,如今,她准备再一次鼓起勇气向法院上诉离婚。

醒来,是获得自由的第一步。而只要还有明天,每个人都可以再出发。

11月25,韩仕梅受联合国妇女署特别邀请来到北京,并登台演讲,分享了她的经历。我们反复观看了视频,收获了满满感动,感受到了发自内心的力量。今天,我们将头条留给她,也分享给每一个勇敢追求幸福的人。

以下是韩仕梅女士的完整版演讲稿:

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

我叫韩仕梅,是一个来自河南的普通农妇,也有人称我为诗人。半个世纪里,我一直待在薛岗村,不曾想到,有一天我会来到联合国。

我的人生有两个转折点,19岁时,因为3000元彩礼,我被我的母亲“卖给”了我现在的丈夫。此后的30年,我都被这桩包办婚姻折磨着——家中里里外外都要我操心,他却一概不管。我的公公婆婆年龄大了,娶媳妇的钱是借的,要帐的人要我还,等于我自己花钱买了我自己。我的丈夫不疼人、不爱说话,只会每天盯着我,还喜欢赌博,我甚至还得替他还赌债。我想离婚,而村里的人只会说我不要脸。在这里,没人理解我,也没人能帮助我。

“和树生活在一起不知有多苦,和墙生活在一起不知有多痛。”我的人生开头毁在了包办婚姻上,没想到,互联网给了我新生。

我人生的另一个转折点出现在2020年。去年4月,我偶然在快手上看到有人写诗,于是一边自己摸索着学习使用智能手机,一边尝试着写了一首发上去:“是谁心里空荡荡,是谁心里好凄凉……”。写完之后,我感觉心里的郁结愁闷被排解不少,更令我意外的是,我的诗立刻有了回响,网友们留言夸我写得好,写得真实。我的情感被接住了,这是我从没体会过的感觉。

除了因为写诗找到共鸣外,还有一些女孩私信我请求帮助。17岁的女孩父亲家暴跑来跟我倾诉,一些学生也来和我分享她在学校的不愉快的经历。帮助他人走出困顿的现状,这也让我觉得人生有了新的坐标和意义。

我是在初二时由于家境贫困被迫辍学的,那时我成绩很好。直到现在我还常想,如果我一直把书念下去,没有这桩包办婚姻,应该有机会成为真正的诗人吧。诗歌对我来说是生活的一扇窗,只有在构思词句的时候,我才可以从被困住的生活中探出头来透口气,不再去想种种烦恼。

我喜欢在快手上写诗,喜欢和其他热爱写诗、读诗的人们交流、学习;我还在考虑离婚,结束30年的痛苦与困顿,去寻找自己想要的生活;我还鼓励孩子们自由恋爱,不要再重蹈我的覆辙。我经历过痛苦,所以明白,因此也希望帮助到更多人,给予她们力量。女性应该敢于追求自己的幸福,而在追寻幸福的路上,希望有更多人能够尊重我们,看见我们,支持我们。

我曾经写过一句诗,“我已不再沉睡,海浪将我拥起。”希望所有被性别暴力对待过的人,都可以反抗暴力。

在此我想感谢联合国妇女署、感谢快手上支持我的老铁们,也感谢我的孩子们陪伴我给我力量。在来北京的路上,望着车窗外,我写了一首诗分享给大家:

金碧辉煌聚英才,

南阳农妇姗姗来,

满腹诗心润华夏,

走出囚囹放光彩。

谢谢大家!

在快手里,韩仕梅并不是个例,她只是六十万各行业原生诗人之一。大家在各自的现实生活中经历着酸甜苦辣,但都在这里找到了一方土壤,细心栽种,慢慢发芽,抚慰成长,感受暖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