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疫情启示:“持久战”中,最简单也最难的一点
资讯

浙江疫情启示:“持久战”中,最简单也最难的一点

国庆节后,陕西甘肃等地因为旅游曾发生一波疫情。好在经过努力,目前除了部分北方边境城市,中原一带的疫情已经廓清。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很少有疫情新闻的浙江,突然病例猛增。最新数据显示,本轮疫情中仅绍兴确诊病例累计已225例,杭州、宁波的确诊病例也在继续增加。仅从数字看,已经远远超过我们曾经关注过的甘肃天水。

目前看来,浙江这次疫情和绍兴关系甚深。12月7日,绍兴在对医疗机构的日常检测中发现一名医务人员核酸阳性。调查后才发现在12月1号、2号其家人的丧礼上,他曾与来自省外的堂弟接触,而其堂弟当天在省外也被诊断为确诊病例。随后一同参加葬礼的另一位亲属,在返回杭州后也确诊。以此为火苗,经过菜市场、养生会馆等场所的发酵传播,遂造成今日局面。

这一轮疫情的源头目前还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浙江方面在表述时很谨慎,将首例确诊病例的堂弟表述为“省外”,而没有具体指出是哪里。12月5号,宁波方面在发布首例确诊消息时,也说该病例系与省外近期疫情相关联。当地有知情者表示,这位堂弟其实是生活在上海浦东。而宁波首例确诊者也曾于11月22日去过浦东出差。但谨慎也是有原因的,仅凭这些蛛丝马迹,目前确实很难说明什么。上海方面调查后就发现,宁波的确诊病例与上海的病例及无症状感染者,并没有直接接触。

所以说传播链究竟是从谁到谁、谁是源头还没有完全捋清楚,但浙江上海这一轮疫情密切相关,则是确定的。12月11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发布会时确认:上海、浙江和江苏三地疫情病例的病毒基因组序列高度同源,为同一起关联疫情。而源头究竟是哪里,病毒又是如何躲过层层防疫机制潜入人间的,还需要更深入的调查。

说起来,浙江这次疫情这么严重,也不是没有原因。比如绍兴首例病例被发现,其实有着一定的偶然性。该病例恰好是卫生院医务人员,而医疗机构要定期进行核酸检测。假如不是有这么一项制度,那首例病例被发现,可能还要再晚些时间。绍兴疫情的传播,同两个关键场景的接连失守密不可分。参加月初那次葬礼的一个感染者,恰好又是上虞区大通超市的卖菜摊主。封闭式菜市场人员密集、人流量又大又分散,假如没有严格执行戴口罩、消毒等防疫措施,极容易造成交叉感染。不巧的是,绍兴恰恰就是这么“爆雷”的。而宁波、杭州的疫情传播,又分别跟当地的艾灸馆、餐馆密切相关。

作为曾经的“防疫优等生”,浙江这一轮疫情和兄弟省份相比,其实也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首先是病毒源头防控的失守,病毒随人员流动而散播,然后是麻将馆、菜市场这些日常生活场所的防疫松懈,使病毒得以潜伏滋长。等到预警机制响起的时候,人们才突然发现原来疫情已经在社区内部“爆发”了。

好在浙江省委省政府处理很果决,14日省委书记袁家军赴上虞督导检查。就在当天下午,人们发现新闻报道中上虞区委书记已经由绍兴副市长陶关锋兼任,原区委书记胡华良已“火线去职”。

其实经过这么多轮的疫情,人们心里已经有底了,浙江的这一波疫情不久以后也会过去。但这种爆发造成的损失却是刚性的,几十万人要核酸检测,还有几千人要居家隔离,不但给人们的正常工作生活造成扰动,还拖累经济发展。由于防疫需要当地多家上市企业已宣布停工,这给经济重镇浙江带来的损失难以估计。经济欠发达地区发生疫情,需要更多的投入。而经济发达地区发生疫情,则会造成更大的损失,这可能是最大的不同。

随着疫情持续,人们发现这个病毒见缝就钻,很难预测它会在哪里冒头。那些资源丰富力量充足的中心城市爆发过,乡村爆发过,西北边陲爆发过,如今轮到东部沿海最发达地区了。所以对疫情防控而言,很难有遗世独立的“优等生”,最要不得的心态是“我们一直控制得很好,疫情和我们这无关”。与其在爆发后全城扰动,还不如日常加大检测频次、严格落实防控政策,这反而是成本最小的方式。

我们多次说过,疫情防控就像是一场战役,战略上一定要有“一盘棋”的意识。你这段战线暂时轻松,可能正得益于别人的严防死守。相反你这一小段的松弛,可能会给全局带来巨大影响。最新的消息称,广州天津都发现了境外输入的奥密克戎病例,不难想见,接下来疫情防控的任务只会更重。持久战该怎么个打法,我们已有一套成熟的战略战术,最简单也最难的是,始终如一地坚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