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期间服役于苏军的“豹”式坦克
热文

二战期间服役于苏军的“豹”式坦克

2022年01月05日 09:06:39
来源:燃烧的岛群

本文作者为知乎用户夏逸凡,此篇文章是对Юрий Пашолок的文章《Страшнее кошки зверя нет》的节选编译,旨在为读者梳理苏联红军对缴获自德军的“豹”式坦克的使用情况。

直至1943年秋季,“豹”式坦克才真正开始频繁地出现在苏德战场之上。最初投入使用的“豹”式D型逐渐被改进后的“豹”式A型替换,后者自43年8月投入生产,于秋季开始被前线的德军装备。而随着“豹”式的大规模换装,这一“奇迹武器”给一线的苏军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苏军印发的对“豹”式作战指导

起初,苏军低估了“豹”式的防护。在苏军于1943年秋季印发给全军的对“豹”式作战指导中提到,85mm火炮能给“豹”式带来“惊喜”,使用57mm的ZiS-2反坦克炮则是能打击“豹”式驾驶员的观察口及机电员的机枪射击口。然而实际上,“豹”式比“虎”式更加危险,因为与“虎”式相较,“豹”式的前装甲防护更好,且拥有更强大的火炮。在IS-1首次亮相的战斗中,喧宾夺主的“豹”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 IS-1那为了能防御住“虎”式的88mm KwK 36 /L56而设计的装甲,被“豹”式的 75mm KwK 42 L/70 击穿了。通过前线的反馈,苏军了解到IS的装甲亟需更进一步的改进,然而即便是后期生产的IS-2,其炮塔正面也仍旧容易受到“豹”式火炮的威胁。

上面这张图摄于1943年7月的库尔斯克,是系列套图中的一张。苏军官兵正在检查一辆在库尔斯克战役中被德军遗弃的“豹”式D型,在“豹”式旁边的地上摊开的是T-34的履带。这辆“豹”式的炮塔号为824,隶属德军第39装甲团第52装甲营第8连。1943年7月17日,于库尔斯克 苏占斯基区(Суджанский райо́н)的新谢利夫卡(Новоселовка)村,在第52装甲营第8连与沃罗涅日方面军 坦克第1集团军 机械化第3军交手的过程中,824号“豹”式被45mm反坦克炮击中炮塔护盾,导致炮塔被卡住,随后乘员弃车。状态完好的824号“豹”式很快被苏军缴获并后送,于8月抵达库宾卡坦克装甲车辆科学研究所(НИИБТ Полигон)试验场进行测试。

华沙战役中被击毁的维京师的两辆黑豹坦克,损失于苏军在8月19日成功的伏击

苏军的报告经常把“豹”式和“虎”式混为一谈。反正对于苏军坦克手而言,击毁“豹”式和“虎”式所能获得的奖励是一样的——都是500卢布。然而,由于“豹”式那脆弱的侧面与尾部装甲,它很容易成为侧翼攻击的受害者——只要找准位置,就连轻坦也能够把它给干掉。那些服役于苏联红军的“豹”式的故事值得一提。对于代号这种东西,照搬德军的PzKpfw. V是不可能的,苏军日志中常使用T-5、T-V(有时候也会打成T-У)或是“Пантера”来指代“豹”式。

第一个记录在案的例子发生在1943年的秋季,然而这并不算是大规模使用,只是一个孤例:独立坦克第59团(59-го отдельного танкового полка)曾短暂地使用过一辆“豹”式坦克。根据该团老兵的回忆:

在战斗中,当我们的坦克向德军发起进攻时,德军的火力大部分都集中在那辆缴获“豹”式上。

起初,尽管苏军实际上缴获了不少“豹”式坦克,但“豹”式并没有在苏军中“流行”起来,这种情况可能是德国坦克那较低的可靠性所致,尤其是“豹”D这样的“问题儿童”。在可靠性更好的“豹”A也开始被前线苏军纳入囊中的时候,情况有所改善,但是直至战争结束,苏军坦克手们对“豹”式可靠性的评价仍旧不高。1944年初,苏军展开了一系列成功的攻势,由此缴获了大量德军车辆,其中就包括了“豹”式A型。一些坦克被就地修好,但大部分还是被运往喀山的修理厂进行维修。喀山修理厂曾向苏联红军装甲车辆总局写信抱怨道,没有足够的射击瞄准具等光学设备去维修德军坦克——为了将它们彻底修好,这些光学设备是必不可少的。

近卫重型坦克第62团使用的缴获“豹”式坦克

1944年8月,苏军印发了一份缴获“豹”式的操作手册,这份手册主要是基于库宾卡坦克装甲车辆科学研究所对“豹”式的测试报告所制定的,目的是为了方便一线苏军使用缴获“豹”式。

缴获“豹”式的操作手册。

曾经有过这么一个与缴获“豹”式相关的都市传说:表现优异的苏军坦克手会获得一辆“豹”式作为奖励。这个都市传说实际上存在几个硬伤。首先,“豹”式使用的是德国的无线电,其收发频率与苏军的不一样,所以问题就来了,让王牌坦克手用“豹”式就意味着他与部队中的其他坦克的通讯将会变得麻烦,这也是苏军倾向于将缴获的德军车辆集中在一个单位中使用的原因;其次,即便通讯问题能解决,“豹”式所需的弹药、高辛烷值汽油及维修必需的零备件等也会给后勤带来一定的压力;最后,根据苏军老兵的回忆录,只有当部队中可用的坦克数量比较困窘时,他们才会考虑使用缴获“豹”式。

近卫重型坦克第62团的“豹”式坦克,编号518,后世留存的多为这辆坦克的照片

当然了,使用缴获“豹”式的问题不仅困扰过苏军,也在战后困扰过法军——后者接收了不少的“豹”式坦克,对“豹”式的可靠性也提出过意见。总而言之,战后的“豹”式很快就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进入了文物状态,而IV号和III突这些车辆在20世纪60年代之前仍活跃于世界各地的战场上。

1947年法军503装甲团,德国“豹”式搭配着美国半履带,透露出法军装甲车辆稀缺的无奈

1944年的夏季是缴获“豹”式在苏军作战序列中出场较多的一段时期。除了接下来我将提到的那几个有相关档案支持的例子之外,下面这些以无序列表所列出的是尚未找到档案的例子:

1944年1月15日,近卫坦克第3军,未知单位,装备1辆“豹”式,4辆IV号;

1944年7月16日,坦克第511团,装备2辆T-34,17辆瓦伦丁,4辆“豹”式;

1945年3月3日,自行火炮第911团,装备16辆SU-76,3辆“豹”式;

1945年3月16日,独立自行火炮第85师,装备8辆SU-76,1辆T-70,1辆“豹”式;

1945年3月16日,近卫自行火炮第366团,装备2辆“豹”式,1辆IV号,18辆Hummel,1辆Wespe,1辆StuG III。

摄于1945年3月,匈牙利,被乌克兰第3方面军近卫重型火炮第366团使用的缴获“豹”式。

在1944年7月的报告中,独立坦克第198团简要地叙述了该团一辆缴获“豹”式的战斗经历:7月6日,该团缴获了2辆“豹”式坦克,由于该团缺乏坦克的支援,其中1辆缴获“豹”式很快就被苏军坦克手投入使用。7月7日,该团8辆瓦伦丁坦克连同这辆缴获“豹”式在行军途中遭遇德军伏击并成功击退了德军,在战斗中,该团损伤5辆瓦伦丁,缴获“豹”式的履带受损,这辆“豹”式很快被修好并继续参与之后的作战行动。7月9日的报告中,该团记录到这辆缴获“豹”式能够对其他苏军坦克进行支援,只不过还没有坦克手会开炮。7月12日的报告显示这辆缴获“豹”式仍在作战序列中。最终,在行驶600公里之后,这辆缴获“豹”式在一场战斗中起火并被除籍。

驾驶这辆缴获“豹”式的车长荣膺“苏联英雄”称号,下文会提到。

独立坦克第198团的一份仓促的手写报告,上面提到了这辆缴获“豹”式的结局。

第51独立摩托团(51-го отдельного мотоциклетного полка)的一个连队装备了5辆“虎”式与2辆“豹”式 —— 这些都是在后方维修好之后返回前线的缴获车辆。在7月18日,报告显示该团拥有的“虎”式减至4辆,有1-2辆“虎”式需要修理,而“豹”式仅剩1辆——这辆还留在作战序列中的“豹”式实际上也处于亟待修理的状态。在整个7月中,虽然这辆坦克一直处于“中修理”的状态,但苏军仍旧继续将它投入作战。

截至1944年7月5日,第51独立摩托团的作战车辆概况。该团可以说是苏联红军中对虎豹的使用最有经验的部队之一,主要原因是其装备了租借法案的车辆,并且有足够的燃料供应。图中的“Тигр”即“虎”式,“Пантера”即“豹”式。

这种情况并不罕见,在乌克兰第1方面军中,许多使用缴获“豹”式的苏军单位都在不停地抱怨“豹”式那糟糕的技术条件。

摄于1944年8月,华沙郊区,使用缴获“豹”式的近卫重型坦克第62团。

与上图摄于同日,同地点,不同角度

同一系列的另外一张照片。

近卫坦克第8军同样也使用了缴获“豹”式。1944年8月18日,在波兰南部亚谢尼察(Jasienica)村庄附近的战斗中,近卫坦克第59旅从德军“维京”师的手中缴获了3辆“豹”式A型。次日,这3辆“豹”式被移交给近卫重型坦克第62团(62-го гвардейского тяжёлого танкового полка),在当时该团装备了11辆 IS-2。这3辆“豹”式加入了索尼科瓦(Сотникова)少尉指挥的连队,并重新涂装上该团特有的标志。

最后,让我们来看两份与缴获“豹”式有关的勋章提名:

第一份是尤里·雅科夫列维奇·库兹明(Юрий Яковлевич Кузьмин)的卫国战争一级勋章提名,在此我引用的是他战后的一张照片。简要地说明一下他的经历吧,1925年7月10日出生于俄罗斯库尔干州;1942至1943间是斯摩棱斯克炮兵学校的学员,毕业后参与伟大的卫国战争,在1943至1947年间从坦克排排长做到了坦克连连长;退伍之后在乌拉尔理工学院就读,于1952年毕业并成为一名电气工程师;1952至1956年在列斯诺伊的电子化学仪器联合制造厂(комбинате «Электрохимприбор»)就职,从工程师做到了高级工程师;自1956年开始在乌拉尔机电厂任职,一路升任至高管。根据 ПОБЕДИТЕЛИ - Солдаты Великой Войны 的记录,2019年9月时这位老兵还在世。

姓名:尤里·雅科夫列维奇·库兹明

军衔:近卫军中尉

单位:荣膺苏沃洛夫勋章的近卫乌曼步兵第80师,近卫独立自行火炮第85中队,“豹”式车长

提名:卫国战争一级勋章

生年:1925

民族:俄罗斯

参与伟大的卫国战争(地点,时间):1944年1月至1944年9月,乌克兰第2方面军;自1944年11月,乌克兰第3方面军

受伤记录:1944年服役于乌克兰第2方面军时负伤

参军时间:1942年

征召地点: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征兵办公室

曾获得的荣誉:卫国战争二级勋章,根据近卫步兵第20军于1944年10月4日发布的命令。

经历简述:

近卫军中尉库兹明是一辆缴获“豹”式的车长,为了能更好地完成作战任务,他设法通过训练让自己的乘员们团结一心,并肩作战。1945年1月25日,一支多达14辆坦克及400名步兵的德军部队突袭了近卫步兵第217团与230团。在战斗中,德军坦克不断靠近,库兹明终于等到了最佳的时机,他开火了。在这场短暂的战斗中,他击中并引燃了一辆德军“豹”式坦克,多达15名法西斯分子和德军坦克乘员被机枪击毙。由于库兹明中尉在战斗中所体现出的勇气与胆略,我建议授予库兹米奇同志卫国战争一级勋章。

第二份是尼古拉·亚历山德罗维奇·费尔索夫(Николай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Фирсов)的“苏联英雄”颁奖令,与上文提到的独立坦克第198团的那辆缴获“豹”式有关。实际上颁奖令中没有写到一个有趣的段子:他曾经开着缴获“豹”式进入德军营地摧毁了3辆装甲运兵车和一个电台,然后又从德军眼皮子下溜走了。战后,费尔索夫继续在军队中服役。1949年,他从列宁格勒高级装甲指挥学校毕业并晋升至少校,随后在喀尔巴阡第38集团军重型自行火炮第42团担任一个重型火炮营的营长;1957年,以中校军衔从装甲部队学院毕业;1959年,升任坦克第44师坦克第324团团长;直到1974年8月31日退入预备役前,费尔索夫先后担任了近卫摩托化步兵第78师,近卫坦克第19师及近卫坦克第117师的副师长。退入预备役后,费尔索夫定居于乌克兰扎波罗什市,并在一所工业学院工作多年,期间负责过开展大规模的青年爱国主义教育这样的公共文化建设。他于2007年5月28日逝世,并被安葬在喀布辛诺(Капустяном)公墓。

姓名:尼古拉·亚历山德罗维奇·费尔索夫

军衔:高级技术中尉(старшего техника-лейтенанта)

单位:近卫骑兵第6师,坦克第198团,坦克连连长,被提名为苏联英雄

生年:1922

民族:俄罗斯

参与伟大的卫国战争(地点,时间):1942年8月23日至1942年9月26日,斯大林格勒方面军;1943年8月14日至1943年9月5日,加里宁方面军;1943年9月5日至1944年2月25日,波罗的海沿岸第1方面军;1944年2月25日至1944年6月11日,波罗的海沿岸第2方面军;1944年6月11日至今,白俄罗斯第3方面军。

受伤记录:无

参军时间:1940年10月

征召地点:库尔斯克州法捷日征兵办公室

曾获得的荣誉:红星勋章,根据近卫骑兵第6师于1943年12月9日发布的命令;保卫斯大林格勒奖章

经历简述:

1944年6月25日,费尔索夫的连队接到渗透位于切尔沃尼鲁格(Червоный Луг,位于白俄罗斯)村附近德军防线,为近卫骑兵第6师打开突破口的命令。在执行命令时,费尔索夫的连队遭遇了德军有组织的火力强大的防御,激战一触即发。三门德军反坦克炮向已展开阵型的费尔索夫连队开火,密集的迫击炮火力让苏军坦克手不得不弃车逃离,而费尔索夫的坦克引领着苏军的攻势,作为矛头无畏地冲在最前面,他先闯入了村子中,将躲藏的三门反坦克炮给碾碎,迫使其余的德军炮组人员逃离,为等待他信号的骑兵们打开了突破口。

随后他继续追击撤退的德军,在古塔(Гута,位于白俄罗斯)村附近,费尔索夫的坦克驶过的桥梁在不久后就被德军的炮火摧毁了,这让他与自己的连队失去了联系。最终,费尔索夫在德军坦克的埋伏前停下了脚步——后者急于开火,反倒是先暴露了自己。

接下来,费尔索夫单车迎战5辆德军坦克,狭路相逢勇者胜——如此实力悬殊的战斗,想要取胜的话,就必须在意志与胆略上战胜敌人。整个车组团结一心,通过技艺精巧的机动与准确的炮术,费尔索夫首先击毁了1辆德军坦克,随后他撤到掩体后面,借助地形的优势,将这场决斗中猎人与猎物的角色逆转——现在,德军坦克正向他发起进攻,而费尔索夫的坦克则是在掩体中朝他们射击。这场战斗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德军将3辆被击毁的坦克扔在战场上,而其余的2辆则是仓皇逃离了。

在这场战斗中,费尔索夫缴获了1辆“豹”式坦克,他很快就学会了如何操纵这辆坦克,并且将它修好了。接下来,这辆“豹”式总计行驶了600多公里,参与了该团的所有战斗,给德军造成了巨大的伤亡。

费尔索夫的连队继续执行上级所给予的作战任务,协助部队快速地拿下了布达(Буда,位于白俄罗斯)村,尼瑞沙(Нярэйша)村及古瑞沙(Курэйшына)村,随后他的连队如尖刀般深入德军防线,在亚历希尼奇(Алексиничи)村完成了对德军的合围。7月26日、27日和28日,在沼泽森林的地形上对企图突围的德军进行防守时,费尔索夫的连队拿下位于德军后方的米卡舒弗卡(Микашувка)村并进一步占据133.1高地,给德军造成了极大的恐慌。随后他的连队继续前进,突入了两个在132.4高地和克鲁列瓦-沃达林区(лесничество Крулева-Вода)附近掘壕固守的德军步兵营的后方,在将这些德军部分地歼灭并将残兵驱除之后,费尔索夫的连队为近卫骑兵第25团打开了通道,后者很快就占领了森林并抵达帕尼布鲁特(Парны Бруд)地区。

在上述的所有战斗中,费尔索夫高级技术中尉同志冒着生命危险光荣地完成了组织给予他的命令。费尔索夫同志的部队总计击毁了1辆“豹”式,4辆IV号,17门火炮,27门迫击炮,32辆卡车,歼灭德军官兵共计180人。

在战斗中,费尔索夫同志体现出了勇气、胆略以及个人的主动性,无愧于国家最高荣誉的“苏联英雄”的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