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者讲述中国“入世”:履约20年,我们付出什么得到什么?
热文

亲历者讲述中国“入世”:履约20年,我们付出什么得到什么?

2022年01月15日 12:33:40
来源:凤凰卫视

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已经整整二十年了。很多人还依稀记得那一幕:2001年11月10日,在美丽的日内瓦湖畔的灯火阑珊的傍晚,WTO大会主席卡迈勒一槌敲下,笑微微地宣布:部长级会议一致通过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决定。

卡迈勒宣布通过中国入世决定

全场响起经久不息的热烈的掌声,人们在欢呼、在握手,大家知道,中国为了这一刻,经过了漫漫15年的“复关入世”谈判艰苦努力。

特来庆祝的泰国部长差一点被拦在门外,因为会场已经挤得满满当当,好几个国家的部长对时任中国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部长石广生说,世界贸易组织今天有了中国,才能真正成为一个世贸组织了。

石广生接受庆祝

那一年,WTO字样频频出现在各种场合,上至各级领导,甚至下至居委会,都开办了WTO知识培训班。老百姓都在聊:中国“入世”了,“狼”要来了,要遵守世界贸易规则,从此规则意识深入人心。

一晃二十年过去了,我们能听到来自国外内的各种声音,不乏质疑。是时间梳理了,中国入世后,都经历了什么?“狼”真的来了吗?中国“入世”对中国产生了什么影响,对世界产生了什么影响?为什么WTO上诉机构“停摆”,谈判功能受阻?WTO何去何从,世界贸易何去何从,中国何去何从?

于是,凤凰卫视采访了十二位亲历者,全方位解析中国“入世”二十年。

被称为世贸组织研究泰斗的对外经贸大学教授薛荣久,是原外贸部中国复关咨询组成员,他已经87岁高龄了。老先生记得清楚,中国“入世”十周年时,有大学教授发表文章说中国不该入世,损失大了。前几年,还有国内大V骂当初谈判的他们是“卖国贼”。

薛荣久教授

薛老说:“爱国的热情可以理解,但是你们不了解我们中国谈判的情况,不了解中国怎么‘入世’履约的情况。”

中国“入世”谈判漫漫15年

中国为什么要“入世”?为什么历经15年艰苦谈判矢志不移?

23页的《中国对外贸易制度备忘录》,引来210页的问题。薛荣久震惊,“看得头都大了”。

中国“入世”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则记得谈判中最困难的,是关于开放市场的时间表,和开放市场的节奏。

龙永图说:“我记得当时很多外国人总是耿耿于怀,希望我们把市场经济前面的社会主义这样一个帽子去掉,我们当时坚决顶住了。事实证明,入世20年来,我们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使得我们的市场经济能够实现公平公正地发展,现在可以说我们中国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道路,已经成为全球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典范。”

中国“入世”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

“狼”来了吗?

中国“入世”,曾经引来一片“狼来了”的惊呼。“狼”真的来了吗?

最近有外国媒体发文说中国没有好好履行“入世”承诺,果真如此吗?

现任WTO內外事务部的部长兼发言人基斯·罗克韦尔说:“对中国来说,承担这一责任确实是一个相当大的挑战。中国在履行承诺方面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些说中国在加入时没有承担足够多承诺的人,应该看看数字。”

WTO內外事务部的部长兼发言人基斯·罗克韦尔

早在2010年,中国的“入世”承诺就履行到位了。清理了1万多项法律法规、部门规章和政策文件,放开了100个服务贸易的部门,任何贸易政策的制定都要进行合规性评估。

中国的确付出了很多。“入世”二十年来,中国被诉案件有1924起,中国连续多年成为遭遇反倾销、反补贴调查和特保措施最多的国家。世贸组织也接到了许多对中国的起诉案件。

中国被诉案件1924起

“狼”的确是来了。那么,“狼”带来的损害大吗?

赵宏在中国驻WTO代表团法律组工作时,就参与了关系国家战略储备物质的稀土原材料案。因为“入世”特殊承诺,中国败诉了,那么对中国有何影响呢?

世贸组织上诉机构前法官、主席赵宏

我们还特意访问了中国商务部产业损害调查局前局长杨益,他曾亲历中国第一起涉农案件——中国“小土豆”打赢“洋官司”,并亲率全局进行过渡期产业损害调查,那么,产业安全专家们又得出什么样的结论?

中国商务部产业损害调查局前局长杨益

对于势必融入全球化浪潮的中国来说,“入世”提供了改革开放的方向标,中国经历了全方位的制度性开放,走出了一条从被动到主动开放的道路。

破局·共赢

“共赢”这个词,很适合描述中国入世带来的影响。中国向世界分享了改革开放的红利。20年来,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年均贡献率接近30%。

中国是WTO规则的贡献者和谈判的推动者,并捍卫了世贸组织的基本原则和核心价值。

被外国同事称呼为“龙女士”的赵宏,曾帮助印度代表,在WTO会议上驳斥39个国家秘密谈判形成的《反盗版贸易协定》文本,捍卫了发展中国家利益。

世贸组织总干事前高级顾问的Tatiana感叹达成协议之难,她说:“没有中国,世贸组织无法达成多边协定。”

世贸组织总干事前高级顾问的Tatiana

WTO发言人基斯·罗克韦尔则说:“中国在多边贸易体制中发挥了巨大的领导作用。”

洞天一碧 WTO遭遇挑战重重

2018年以来,美国以国内法301条款发起中美贸易争端,被WTO判决败诉后,拒不履行,向世贸组织上诉机构提起上诉,但此时,上诉机构已被美国逼停。

我们在北京约访赵宏女士时,她已经因为任期届满,卸任世界贸易组织上诉机构大法官一职,而自她离任的一年多的时间里,WTO上诉机构始终空无一人。就连她在任的最后一年,原本应该有七名成员的上诉机构也只有她一人留守,因此陷入瘫痪,无法审理案件。

世贸组织上诉机构前法官、主席赵宏

如果说争端解决机制是上诉机构得以前行的一条腿,谈判功能则是另一条腿。不幸的是,这条腿也无法迈大步。“千年回合”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多哈回合被“一风吹”,WTO遭遇着怎样的重重挑战?何去何从?中国又贡献了怎样的解决方案?

在世贸组织日内瓦总部的花园——中国捐赠的姑苏园,新任WTO副总干事张向晨说,WTO正如匾额上所书“洞天一碧”,幽暗中更见美丽。WTO经过很多的曲折,可能会有焕然一新的感觉。

新任WTO副总干事张向晨介绍中国捐赠给WTO的姑苏园

未来世界贸易如何走向

新任WTO总干事伊韦阿拉对即将召开的第12届部长级会议和中国能发挥的作用寄予了期望。部长级会议是世贸组织的最高决策权力机构。

世贸组织总干事 恩戈齐·奥孔乔-伊韦阿拉

然而,由于新型变异新冠病毒“奥密克戎”迅速传播,第12届部长级会议不得不再次推迟。每两年召开一次的部长级会议,已经四年未召开了。

各国转向达成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和区域自由贸易协定。2022年1月1日,RCEP正式生效。2021年9月16日,中国提交了正式申请加入CPTPP的书面信函。

RCEP签署视频会议

区域贸易协定的设立是否弱化了世贸组织的作用?

中国首任世贸组织上诉机构前法官、主席张月姣为何说:“WTO shall never die,WTO永远不会灭亡。”

中国决定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这又意味着什么?

编辑:李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