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性法师:圆拙长老“持戒念佛”思想再探
佛教

本性法师:圆拙长老“持戒念佛”思想再探

2022年01月15日 14:45:08
来源:华人佛教

拙文《圆拙长老“持戒念佛”思想初探》发表后,在教内外引起了一定的反响,一些读者了解到弘一大师、印光大师的衣钵传人——圆拙长老一生的思想和修学经历,对长老亦心生敬仰。近来,吾又多方查询史料,以期进一步发掘圆拙长老的修学经历,对长老“持戒念佛”的思想有进一步的了解和认识。

一、圆拙长老依止弘一大师、印光大师修学的史料

根据陈慧剑居士所著《弘一大师传》,圆拙长老先是在厦门的南普陀跟随弘一大师学律:

“民国二十六年(丁丑)的二月中,中国人的农历元旦,寺前旧功德楼顶间,有一部律学课程开讲,题目是‘随机羯磨’。听众,是养正院的青年法师。其中也有瑞今、广洽、仁开、圆拙、传贯等法侣。”

后来,青岛湛山寺的倓虚老和尚派梦参法师请弘一大师去讲律,圆拙长老随行:

“(梦参法师)从青岛到厦门,在海上要漂流六七天,倓老一片殷诚,使弘公再度放弃了(厦门)中岩结夏的决定。在匆忙间,带着侍侣传贯、法侣仁开和圆拙三位法师,于农历四月五日由海道北上。”

难得的是,当时他们曾合影留念,在《弘一大师全集》中,我们找到了这张照片。

1937年5月,弘一大师(二排左二)赴山东青岛湛山寺讲律,临行前在轮船码头与众法师和居士留影。中立灰白衣者为圆拙长老。(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王枫涛供图)

1937年5月,弘一大师(二排左二)赴山东青岛湛山寺讲律,临行前在轮船码头与众法师和居士留影。中立灰白衣者为圆拙长老。(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王枫涛供图)

倓虚老和尚的名著《影尘回忆录》中,亦记载了圆拙长老跟随弘一大师到青岛学律的事迹:

“记得弘老来时,是在旧历的四月十一那天,北方天气——尤其是青岛,热得较晚,一般人,还都穿夹衣服。临来那天,我领僧俗二众到大港码头去迎接。他的性格我早已听说,见面后,很简单说几句话,并没叙寒暄。来到庙里,大众师搭衣持具给接驾,他也很客气的还礼,连说不敢当。随他来的人有三位——传贯、仁开、圆拙——还有派去请他的梦参法师,一共五个人。”

圆拙长老还与弘一大师、印光大师有书信往来。

弘一大师曾手书《行事钞》警训赠圆拙长老:

“应自卑下,如拭尘巾。推直于他,引曲向己。常省己过,不讼彼短。”

此文后来收在《李叔同文集》。

弘一大师在给他人的书信中,亦曾提到圆拙长老,如《弘一大师全集 书信卷》收录的书信:

性常法师道鉴:奉上新写之《梵网戒表》二纸,前余所写之表,不甚清楚……宜以薄纸蒙于原稿上,精工注意抄写之。抄毕,再以仁者所抄之纸,交圆拙、妙抉诸师抄写可也。(一九四○年夏,永春)

从弘一大师1940年的这封信亦可知,尽管1938年圆拙长老去了灵岩山依止印光大师修学净土宗,但仍然与弘一大师保持着书信联系,还在坚持律宗的学习。

圆拙长老离开灵岩山回到福建后,仍与印光大师有书信往来。《印光法师文钞》中,收录了印光大师给圆拙长老的一封回信:

《印光法师文钞》中,复圆拙大法师书。(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王枫涛供图)

《印光法师文钞》中,复圆拙大法师书。(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王枫涛供图)

《复圆拙大师书》

接手书,不胜嗟叹。世人只知效迹,不究其是非利害。往往作福之事,反造大业……法门垂晚,讹谬太多。若常与人诤论,或致群起而攻之。则反致无益于人,有害于法与己也……(十月初二)

据明建所写《顶礼、顿首及其它》(《佛教文化》1992年第三期)记载,圆老后来谈到过他给印光大师写信的事,圆老说:印光大师很快回了信,信中详细解答了圆老提的问题,最后落款是“印光顿首”。圆老说:

“看完这封信,我都有点害怕了。印光大师那时威望非常之高,人天敬仰;而我只是个小沙弥。印光大师向我顿首,这我怎么承受得了。我甚至想是不是我什么地方讲错了,但又想不出有什么错的地方。我给印光大师写信可是非常谨慎,一丝不苟的。后来,我才逐渐深切地体会到大师人格的伟大。”

二、圆拙长老对弘一大师、印光大师的回忆

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名僧录》,收录了圆拙长老的文章《回忆印光法师二三事》,文中,圆拙长老回忆了在印光大师身边学习的一些细节:

“我今年78岁。约在1937年,我在苏州灵岩山,有幸得遇高僧大德印光法师,同寺相住有一年半的时间,常亲謦欬,得启鲁愚。于今40多年,法师的音容宛然常在,使我终生不忘。

当时印光法师已是年近80岁的老人,在寺中不担任什么职务。但他在国内外佛教界威望极高,远近僧友皆慕名来寺聆听教诲,接受他讲学传道。

印光法师德高望重,言传身教,可记载传颂的嘉言懿行很多。有《印光文钞》全3册共7卷;还有他弟子们回忆大师的文章,皆传于世。现在我仅就自己亲身经历印象较深刻的几件事,谈谈法师对我的教诲。”

圆拙长老回忆说: 印光法师近80岁那年的12月26日,他召集寺内僧众道友讲话:

“听说众道友正在为我筹办80寿辰祝寿活动。感谢大家一片赤诚好意,不必办了。因为我个人反对搞祝寿活动。社会上有些人为显示权势,扩张势力而办寿,也有些人为积财、为扬名而办寿,他们都把祝寿引为光荣。可是我印光以为可耻。”

当法师说到“可耻”二字时,面红耳赤,白发炸散,声音洪亮,堂内一片肃穆。我对此事印象最深。几十年来,我常忆此情此景,深刻感到印光法师无我无私的精神可敬可佩,激励我奋发自修。

长老还回忆:

当时有国民党军官领着日本侵略军来寺内找印光法师谈话,日本军官拿出日本修订出版的《大藏经》送给灵岩山寺。印光法师委婉地说:“我们这里的僧众都是念经僧人,不是研究经文的僧人,请把你们这么好的《大藏经》转送给有关研究人员吧。”拒绝了日本军官的赠送。这件事,唤起了僧众的民族尊严和爱国主义的思想,对我个人启发教育更为深刻。

圆拙长老还写到:

印光法师非常注意言传身教。他在讲道中告诫僧众不要浪费一粒米,每粒米都是农民用血汗换来的,粒粒皆辛苦,来之不易。他自己吃饭时,吃多少盛多少,吃完饭还要放入水或汤汁,涮涮后喝了,才洗碗。

据明建所写《听圆拙老法师讲大德懿行》(《福建佛教》1992年10月创刊号),《顶礼、顿首及其它》(《佛教文化》1992年第三期)两篇文章中的记载:

圆老他讲自已很少,多是追忆大德祖师的崇高风范,尤其是印光、弘一两位大师,他讲到这两位大师时,神情充满崇敬和虔诚。

圆老说:

最敬重印光大师的就是弘一法师了。弘一法师每次讲开示,都要说:印光大师是这么开示的。这是印光大师说的。

据圆老的亲历体会,这两位大师性格色彩不同:

弘一法师从不疾言厉色。他平时话不多,讲时也是轻轻的,如明月清风。他有时皱眉,那就是很严厉的批评了。从弘一法师口中能听到的最严厉的话是:“无趣。”若弘一法师说出这两个字,大家便都肃然无声了。印光大师则是另一样性格,很有些北方人的爽直、豪气。

圆老亲近弘一法师时,一天, 圆老正在寮房圈点弘一法师著的《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记》,弘一法师悄悄走进来,见他正在用功,便又悄悄退了出去。过了一会儿,法师又悄悄进来,复悄悄退了出去。

弘一法师第三次进来时,圆老刚好圈阅完一个段落,忙站起身问法师有什么事情。弘一法师先轻轻地问:“你忙完了么?”然后很客气地说,“能不能帮我做件事?”弘一法师领圆老到自己寮房后,说:“你帮我把这柜顶上的箱子搬下来,好么?”这对正年轻力壮的圆老自是探囊取物般简单。法师找好一样东西后, 又让圆老把箱子搬回柜子顶上。地上遗留了一些箱子带下的尘土,圆老便去拿扫帚、簸箕。弘一法师把他拦住,让他去用功,他自己来收拾。圆老怎么争也无用。

三、有关各方对圆拙长老“持戒念佛”一生的评价

圆拙长老当年在闽南佛学院的同学演培法师,后来任太虚佛学院院长,是著述等身的名僧,演培法师在传记《一个凡愚僧的自白》中,对圆拙长老评价很高:

图为1993年,福州崇福寺律学研习班开学典礼纪念。(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摄影:福建佛学院)

图为1993年,福州崇福寺律学研习班开学典礼。圆拙长老与会静长老、传常长老尼及本性法师等合影。(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摄影:福建佛学院)

在闽院有一可笑或被认为俗不可耐的,不妨顺便一谈:时有圆拙、白慧、妙钦、达居、达灵及我六人,有是福建的,有是广东的,有是台湾的,有是江苏的,籍贯尽管不同,但相当谈得来。

一天聚会一处闲谈时,不知哪个突然说:“我们是同在一院求法的僧青年,对未来佛教负有相当的责任,但是审观志同道合的不多,我们既很投契,应该想到在佛教中,如何做到不白生,不白死,不白出家,不白在人间走一遭,更不白在佛教中空过,对此如皆同意,我们结为盟友怎样?”

原来这是素被认为重视戒行的圆拙同学的高论,我们当然没有一个不赞成的。

平时最活泼而又最会说话的达居道:“既然都要不白生等,各人应起个‘白’什么的名字,大家以为如何?”

白慧首先抢着说,那我仍名“白慧”好了。他是目光锐利,智慧高超,绝顶聪明的,名为白慧自很恰当;

妙钦说我改名“白云”,如青云在空中飘浮那样的洁白,不受尘世的各种污染,他对学问的研究,佛法的勤求,精细而认真,心智亦相当的灵活;

圆拙说:我名为“白痴”,表示自己相当的愚痴。其实这是他的谦虚,事实他有很高的智慧,治学极为笃实,毫不马虎,曾亲近弘一律师多年,对于持戒的重视,甚于自己的生命,名为白痴,不过要做一个老实和尚,不如聪明人做糊涂事。

圆拙长老圆寂后,国家宗教局在唁电中说:

圆拙法师是弘一大师的弟子,在佛学上有很高的造诣,他严于律己,德高望重,受到广大佛教界人士的尊重,堪称佛教界的楷模。

福建省宗教局在唁电中说:

作为德高望重的我国老一辈爱国宗教界人士,圆老一生注重整肃道风,奖掖后进,他艰苦朴素,谦虚谨慎,修持严谨,甘于淡泊,以戒为师,身体力行,堪称佛教界的楷模。

时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在挽联中写道:

堪伤律学久荒,毅力坚持,广宣教化;

所愿慧灯常耀,老成虽逝,尚有典型。

圆拙长老非常看重的弟子、律学道场闽东太姥山平兴寺住持界诠长老在挽联中写道:

安僧兴教,茹苦含辛,胜地重光,脉衍南山弘律学,为缁素共仰;

持戒念佛,离尘脱垢,浮生若梦,神归西方证真常,是众生所依。

福建佛学院全体师生在挽联中写道:

布道安僧,传先圣遗教,为后贤表率;

持戒念佛,是西方使者,作东土导师。

圆拙长老圆寂后第二年,《福建佛教》(1998年第一期)刊发了福建省佛协顾问杨贡南老居士为圆拙长老所写的《像赞》,《像赞》追忆和总结了圆老的一生,文曰:

望重缁林,自若不足,平淡默默,高瞻遐瞩。

灵岩立雪,晚晴问字,念佛持戒,净治心地。

律幢初树,广化中兴,龙象蔚出,造就名僧。

劫中一炬,经籍绝迹,贝叶广刊,不避险厄。

身无长物,一领破衲,遗范缅怀,含悽绕塔。

哲人迈矣,四大本空,典型俱在,堪正颓风。

(作者本性法师,中国佛教协会海外交流委员会副主任、福建省佛教协会常务副会长、福建佛学院院长、莆田南山广化寺方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