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缺“苗”“黄牛”却能代约?
健康

医院缺“苗”“黄牛”却能代约?

拼手速、拼网速,却约不上。目前,国内九价HPV疫苗预约难困扰着不少适龄女性。一些人无奈找“黄牛”打疫苗,每针要付数百元中介费。为何自行预约一苗难求,“黄牛”却能手握苗源牟取暴利?记者展开了调查。

找“黄牛”打疫苗 每针数百元中介费

拨打社区医院的电话,关注各大公众号放苗信息,这样的“抢苗”日常持续了近半年,广州市民吴晓还没有打上九价HPV疫苗。当前国内九价HPV疫苗适用接种年龄为16至26周岁,临近26周岁的吴晓心中焦急,通过微博寻找疫苗“黄牛”。在一堆中介小广告中,吴晓添加了其中一个“黄牛”的微信。

付了每针300元的中介费,等待了一个月,吴晓在东莞某个社区医院内打上了第一针。第二针预约的时间较长,接种地点也换成了顺德。

据吴晓介绍,在“黄牛”组建的顾客群里,人数有近400人。“在搭乘顺风车去顺德的时候,同行拼车的女生也是去接种疫苗。”

2016年,HPV疫苗在我国获批上市。国内目前主要有二价、四价、九价三种类型的疫苗。有研究表明,通过注射HPV减毒疫苗,可以起到预防宫颈癌的作用,价数越高,所预防的HPV型别越多。目前,预防型别最多的九价疫苗需求提升,“预约难”“一苗难求”的情况困扰着不少女性。

目前,国内大部分城市接种者可通过社区医院、官方平台预约,有的还探索了“摇号”预约方式。深圳市卫健委3月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深圳3月进行的2022年第3次九价HPV疫苗摇号共有527121人参与,21170人中签,中签率仅为4%。

为了早些打上九价疫苗,不少女性寻求“黄牛”高价加钱打。在广州天河一社区医院内,记者随机采访四位前去接种疫苗的女性,都是通过“黄牛”进行预约。“全家都上阵帮我预约,但不找‘黄牛’根本抢不到名额,再打不上我就要超龄了。”一位接种人对记者说。

技术代抢、内部渠道……“黄牛”约苗手段多

记者在网络平台上搜索“HPV疫苗预约”,发现大量代约广告,代约、代抢的费用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疫苗“黄牛”的业务涵盖全国各大城市,一些“黄牛”声称“预约完一个星期内随时打”。

自行预约“一苗难求”,“黄牛”如何能约苗成功?

记者调查发现,一些“黄牛”团队通过技术代抢的方式提高约苗的成功率。吴晓告诉记者,在约苗的过程中,“黄牛”发送近期放苗的医院信息,确认打针地点后,在自己的终端设备登录吴晓的账号,通过运行外挂编程软件进行代抢。

今年1月,江西警方通报南昌一名研究生刘某通过编写计算机程序代码,充当预约、代抢九价疫苗的“黄牛”,该程序代码可以在医院官网自动运行。刘某开价800元至1000元,在各大社交平台发布有关疫苗“代抢”信息。刘某因涉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除了技术代抢以外,一些“黄牛”自称有医院“合作渠道”进行预约。记者以消费者的身份在“黄牛”处下单后成功约苗,在接种前夕接到自称“医院工作人员”的电话,告知记者接种医院的地址。记者通过搜索发现,在该社区医院公众号显示的官方预约渠道,九价HPV疫苗库存状态显示为“缺苗”,且无法预约。

除了技术代抢、售卖内部疫苗以外,一些“黄牛”私运港苗,与医疗机构的护士合作揽客。据接种港苗的陈嘉敏介绍,“黄牛”在确定接种时间后提供接种医院护士的联系方式,接种当天陈嘉敏到达指定医院,护士拿着针剂帮其快速接种。“我的三针是在三家不同的医院打的,整个过程都是偷偷摸摸的。”陈嘉敏说。

HPV“疫苗自由”还远吗?

广州市律协医药与健康业务专业委员会主任周辉表示,近年来打击互联网犯罪的力度不断加大,不少法院认定“黄牛”以非常规的手段构造网络请求,破坏了公平的交易秩序,损害消费者利益,常见罪名包括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等。

如果“黄牛”通过打点医院工作人员抢购疫苗并转手牟利,达到规定数额,则涉嫌行贿犯罪,被打点对象则涉嫌受贿罪或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专家认为,疫苗属于生物药品,若不规范管理,对人身安全会产生恶劣影响,应出台相应法律法规提高对“黄牛”的惩罚力度。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妇产科副教授姚婷婷说,公众需要改变对HPV疫苗的认知,虽然“价”越高保护的型别越多,但接种二价、四价疫苗已可以预防70%的宫颈癌,及时保护是第一步,建议适龄女性有什么疫苗就优先打什么疫苗,在完成HPV疫苗接种一年后,还可以继续接种其他HPV疫苗。

据了解,全国多地逐步推进适龄女性HPV疫苗普遍接种策略,目前已有内蒙古鄂尔多斯、江苏连云港、山东济南、福建厦门等地启动二价HPV疫苗免费或补贴接种计划(文中吴晓、王菲菲、陈嘉敏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