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洞丨在上海做团长:“因为我是租客,没有资格说话”?
资讯

风洞丨在上海做团长:“因为我是租客,没有资格说话”?

图片

图片

作者丨傅一波

4月5日,是上海浦西原定“解封”的日子。头天晚上,长宁区水城路钻石公寓的租户黄佳佳,把自己库存的肉、菜全部煮一起,大吃了一顿。

吃完以后,她看到了居委会群里的通知:明天不解封。

黄佳佳看着光光的盘子,心想:“我没肉了,什么也没有了,青菜也没有了。”

接下来的一周,黄佳佳每天的主食就是清水面煮鸡蛋。她还用自己存下的水果,找邻居去换了一点米;花125块钱订购了50只馄饨,但供货方一直没送货。

图片

黄佳佳开始上网为自己找吃的。她当过导游,干过电商,做这些事情的感觉是轻车熟路。很快,黄佳佳成立了一个团购群,为本小区300多户居民提供代购服务,当起了一个人的“团长”。

以下是黄佳佳对风洞记者的口述实录。

图片

想当志愿者,却没人要

我是个外地人,来上海还没5个月。我本来是想增肥的。4月5号之前,我的体重才47公斤,本来想解封以后多吃点儿的。可是后面我吃了一个星期的清水面。你知道什么叫清水面吗?就是几根面条,一个蛋,一杯水,我是这样子过来的。

我们小区的业主群里,有人跟居委对接,每栋楼推出了一个楼主。他们负责发一些通知、发放防疫物资之类。有人想在群里发起团购,但所有的团购都要楼长同意以后,才能在群里发布。有的团购标个什么“有机菜”,6斤蔬菜就能卖到100元,50个馄饨也能卖100多,有肉有菜的“套餐”就能卖到三四百。虽然价格很高,但是也有很多人买,一边买一边抱怨贵。

一开始,我想要去做小区志愿者。那是4月7号或者8号吧,那时候我们还能在小区走动一下。我不知道居委会在哪里,他们说去物业那里问。到了物业那里,他们问我是哪里人?是租客还是业主?我说是租客,他们就说“外地人不要”。我问为什么?他们说本地人都说上海话,好沟通。真搞笑。

后来我又报了一次名。我也不知道谁给楼主的权力,让他们可以在群里招募、筛选志愿者,并且在群里发布招募信息。他们说缺志愿者,我就又报名了。他们又是两个字:不要。你知道他是怎么跟我说的吗?他说“女孩子不要”。

第三次,是我做团购的时候,不是要跟居委会报备吗?我就加了一个居委会的人的微信,向他报备,顺便问他还要不要志愿者。居委会的人态度还不错,说如果需要的话会通知我。

我就奇了怪了,志愿者怎么可能会缺人呢?大家不都成天呆在家里面吗?个个都想出来帮忙,干嘛干嘛的。我一边要报名,他们一边不要,然后又在业主群里面说:“我好辛苦。”“今天又做了这么多事情,都没人帮我。”

其实上海根本不缺物资,就是基层有很多弯弯绕,才导致物流成了现在这样的。

我有一位前同事,因为疫情失业了。他比我还要难。他也是个租客,外地人。但是他们小区没有靠谱的团长去帮他团东西,他也查不到政府发放的物资。他去问居委会,居委会说让他去找他房东拿。这种事情有很多。哪怕这个房子里住的是他,每个月交物业费、水电气费的是他,可是他却什么都没有。

其实在上海混的人。谁没有认识几个商家,对不对?我之前就是做电商运营的。我对比了很多货源,选出来了几家便宜的货源,发到群里,问楼主长能不能开团。他们说我没这个权限,因为我是租客,没有资格说话。

我把这些商家的渠道信息全部公开在群里了,就遭到了几个楼主的一致反对,哪怕我选择的商家价格比他们的实在。我跟他们吵了一架。

开始我不想做什么团长,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外来租客。但是,我发现在这个小区,不管是业主也好,租客也好,很多人都很需要平价菜。我就自己开群,自己成团,自己搞团购,我就是要做这个事情,就是不想买你们的高价,哪怕不赚一毛钱我也要搞。

4月9日开团,就遭到了他们的反对。他们到处说我做生意,搞“双标”。那时候小区已经封了很多地方,不能下楼,不能出门。

为什么同样的事情,别人做就是做好事,我做了就是聚集、乱跑?小区里面有外国人遛狗,大叔大妈下楼散步,都没人管,我送货就有人管了。我觉得很不可思议。

图片

送货的时候,遭到偷拍和曝光

那个时候,大家不都是在找菜吗?我加了很多群,什么“叮咚买菜”、“买菜的帮买群”、“跑腿群”等等。我对比一下,这个菜最便宜,最实惠,量也最多,我买了很好,就问小区里的人要不要。

下第一单的时候,卖菜的商家让我把钱转给他,我很担心,直接跟商家说:“万一我把钱转给你,你把我拉黑了,我怎么办?”

我本来以为是货到付款,没想到他会让我先付。那一笔蔬菜总价是3980元。住户已经开始接龙了,23份菜肉大礼包。我还是把钱付给商家了。

物流对接跟送快递是一样的。司机快到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我做好消杀,就马上出去了。在大门口,我也会看一下司机的核酸检测报告嘛,就开始点货,一边点一边拿消毒水喷,再做消杀。

图片

点完货,门卫有个购物车,我就拿购物车一车车去送。一大堆货堆在门口,我还是有点担心的。我跟门卫大大爷说:“这个放在这里没问题吗?万一被人拿走怎么办?”门卫大爷说放心吧,没人拿。

送一次货得两个多小时。晚上9点半开始发,快12点了才发完。我不可能上楼的,送到楼下,我就按门铃,说你的菜到了,在你楼下了,你下来拿吧。我们不接触,我放在那里就走了,然后在群里说一下。

那天晚上我真的很生气,你知道吗?那个200多人的大群里有人偷拍我,然后发到群里,说“那个戴帽子的是谁谁”。他明知道我是在送货,还让不知情的业主来攻击我。这种事情很打击人。我就是群里面的一个小透明。说句不好听的,因为我是租客,所以我做事很纯粹,我也不图你什么。我在这里住不开心,我随时可以搬家。

为了不聚集,我一个人大半夜地自己对接,自己配送,结果还被他们这么说。我觉得自己被伤害了,心拔凉拔凉的。他们给我的感觉,就是类似于同业的恶性竞争。

图片

“你是我们的女英雄”

我永远都记得那天晚上我有多难受。

为了不聚集,我就自己戴着口罩、穿着防护服,一家家地去送货,送完回来,累得跟狗似的。这时房东跑过来了,问我为什么要跟他们去吵,你自己够吃不就好了,你管别人干什么?他把我骂一顿,接着就给我涨房租了。

那天我一晚上没睡。我都搞不清楚自己做错了什么。我明明做的是好事,为什么还要受惩罚?

好在还是有一些明事理的业主和住户的存在,我才能坚持去做这个事情。我也交到了一些朋友,他们看着我一步步做过来的。他们安慰我说:“不用在意这种事情。不要生气。你该干嘛干嘛。”

因为有这样的人,我才会做继续做这个事情,不然我早就拜拜了。这个小区不止我一个团长,只要有资源都可以做团长。我一开始就是想买点菜自己吃,刚好大家也“弹尽粮绝”了,然后我突然出现,把菜给大家送到家门口了,看到大家很开心,我也很有成就感。

图片

跟我合作的供货商说,解封以后,我们可不可以继续合作做团购啊?现在我们小区业主群200多人,但我这边有300多人呢。有的人直接跟我说:“你是我们的女英雄!”

这次疫情封闭,我最开心的就是认识了一群好邻居,也交了一群好朋友,大家也会互帮互助,这是我比较暖心的地方。

图片

我不再追求“断舍离”了

上海繁华是没错,我就是因为这个才来上海的,这也是千千万万的打工人来上海的原因。但是,这二十来天,我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你知道吗?现在各个渠道都说他们没有赚钱。很多地方捐菜过来是免费的,商家说他没有加价,司机说他们工资也没涨多少,负责接收的居委会、志愿者都是无偿服务的。那我们吃了个把月的20块钱一斤的青菜,几十块钱一斤的肉,二三百块钱一斤的乱七八糟的“套餐”,这些比平时价格高了将近10倍的都有。多出来的这么多钱到底去哪里了?为什么到我们居民手上就变成高价菜了?

几天前,有位南京的朋友,他知道我现在做团长,他跟我说,他们捐赠了一大卡车物资,到浦东那里了,但是没有人接收,问我能不能接过来?我说我怎么接?我没有通行证呀!他说你接不了的话,这些菜可能真的就要倒掉了。那几天不是温度还挺高的嘛,早晚温差大,中午挺热的。

我真的不知道哪个环节出问题了。我自己做团购很简单,先对接商家,然后商家送货,我再发下去就可以啦。

我平时也是个吃货,比较爱“断舍离”。现在,我突然理解到我老妈为什么爱囤东西了。可能以后我也会爱囤货,也会更加珍惜食物吧。

(问:疫情结束之后,你最想干的一件事是什么?)

我想回家。想去见我妈。老妈为我操碎心了,天天视频里看我。我其实不怎么会做饭的,那天她打视频电话过来,我正在吃清水面,哎哟,她那个心疼哟。我十几岁就一个人在外面读书了。我跟家人没有很亲密的关系。但是,等疫情结束,我想回去抱抱我妈。

本文系凤凰网风洞工作室原创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文中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编 辑|石 破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