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亿,美国真的重视东盟吗?
资讯

1.5亿,美国真的重视东盟吗?

直新闻:美国宣布向东盟投资1.5亿美元,其中最大的一笔资金6000万美元将用于投入与海事相关的项目,你对此怎么看,是否有指向中国的意图?

特约评论员 张思南:没错,而且我认为美国也根本没有避讳过这一点。

这一次“美国-东盟特别峰会”发表的“共同愿景声明”中,一个字都没有提及中国,但根据路透社等外媒报道,拜登试图通过这笔1.5亿美元的投资向东盟各国领导人表明,美国将聚焦于“印太”而非欧洲,聚焦于所谓“中国的长期挑战”而非持续升级的俄乌冲突。

老话说得好,新闻要放在一起看才有意思。4月28日,拜登要求美国国会批准一项330亿美元的追加拨款法案,用于支持乌克兰对抗俄罗斯;5月9日,国会众议院将拜登提出的330亿美元加码至398亿美元。

虽然该法案目前在国会参议院暂时受阻,但我们已经能看到,一边是给乌克兰一个国家398亿美元,这还不算此前累计援助的38亿美元;另一边则是给东盟十个国家1.5亿美元,与此同时拜登还义正言辞道:“印太”才是美国的焦点。

这种违和感不在于拜登说的是错的,2011年11月,奥巴马政府推出“亚太再平衡”战略,在接下来的11年里,美国不断向亚太以及“印太”区域进行战略倾斜。美国海军作战部长迈克尔·吉尔迪在去年10月就宣称,太平洋云集了美国海军60%的作战力量。

因此不是美国不重视“印太”,只是美国不重视东盟罢了。美国联邦政府数据显示,即便在向东盟所处区域全面倾斜的11年里,美国总计向东盟十国援助115.6亿美元,11年的累计额还不到对乌克兰398亿追加拨款法案的三分之一。正如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坎贝尔在此次特别峰会前谈到,美国曾以坚定的步伐专注于东亚或是“印太”事务,但很快就被“其他紧迫的挑战”分散了注意力。

那这次拜登政府会有所不同吗?英国《金融时报》写道,拜登承诺的1.5亿美元目的在于对冲中国影响力的增长。对于美国而言,中国影响力的增长折射出华盛顿的决策者长期以来对于东盟的重视不足,而1.5亿美元的投入与其说是在改变这一点,某种意义上不如说是这种“重视不足”的延续。美国不是因为多么看得上东盟才发起此次特别峰会,而是因为忌惮于中国基于经贸对东南亚所产生的影响力,才要急切地讨好东盟,既不肯付出真金白银,又偏偏要对东盟作出一副“只有我才关心你”的姿态。

直新闻:那东盟是如何看待美国的拉拢呢?

特约评论员 张思南:一方面,“拒绝在中美之间选边站”是东盟国家的整体共识。例如当前东盟主席国柬埔寨首相洪森在会见拜登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明确公开指出:“柬埔寨不会在美国和中国之间选边站,柬埔寨的政策是坚持和平并遵循东盟的中立立场。”

这种中立立场首先建立在经贸的务实考量之上。中国商务部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连续第13年成为东盟第一大贸易伙伴,双边贸易达8782亿美元,占东盟GDP的26.14%。而美国则是东盟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双边贸易总额3622亿美元,占东盟GDP的10.78%。

这即是为什么去年三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时明确说道:“我们不可能选择任何一方,因为我们与美国和中国在经济乃至其他领域都有非常紧密和广泛的合作,许多其他国家也是如此。”与中美两国的贸易包圆了东盟整体GDP的近四成,东盟不可能愿意,也根本承受不起在中美之间进行选边站,进而陷入潜在的经贸对抗。

其次,这种中立立场建立在地缘的安全考量之上。中国从未要求东南亚国家选边站,“选边站”这个概念来自于美国要求东盟承认美国的区域领导地位,并协助其亚太战略或是“印太战略”对任何潜在的挑战者进行遏制,为美国火中取栗,东南亚国家自然不乐意。随着中美之间对于东盟的影响力此消彼长,美国也改口宣扬所谓“不追求东盟国家选边站”,但美方的含义实际上是“不允许东盟国家站中国”,继续着眼于制造区域矛盾和对抗,而非推进持久繁荣与稳定,东南亚国家也不傻。

本月6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与印尼对华合作牵头人、统筹部长卢胡特举行视频会晤时就指出,东亚地区业已形成以东盟为中心的区域合作架构,这是保持本地区和平稳定的关键。王毅强调,美国推行的“印太战略”逆时代潮流而动,不符合地区国家共同和长远利益。

另一方面,美国对于东盟并非没有杠杆,那就是东南亚国家间的安全制衡。我们通常会将中国、东盟、美国之间的问题视为一个三方问题,却忽视了东盟实际上是一个松散的联合体,且东盟成员国之间存在广泛的领土领海争端或是安全困境,至今仍未得到有效解决,比如说印尼和马来西亚之间,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之间,越南和菲律宾之间,菲律宾和文莱之间等等。一个有趣的例子是,大致处于东盟几何中心位置的新加坡,至今仍在奉行强进攻性的军事威慑战略,新加坡究竟是在威慑谁呢?

事实上从东盟诞生的第一天起,美国的军事存在就扮演了某种稳定器的作用,避免东南亚各国诉诸于武力来解决矛盾,这也是美国长期介入东盟事务的主要抓手。从这个角度而言,如果要在根本上解决所谓“选边站”的问题,不在于中国或者美国做什么,而在于东盟自身要负起责任,寻找到独立解决国家间矛盾的路径,建立真正意义上的共同防御机制,而非依赖于域外国家所提供的安全保障。只有一个内生稳定的东盟才能对选边站说不,而一个松散的东盟不过是在大国博弈的夹缝间左右逢源,祈祷明天不是最终摊牌的那一天罢了。

作者丨张思南,直新闻主笔,深圳卫视《直播港澳台》特约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