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白银资本》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反“西方中心论”逐渐成为学界热门研究方向。加拿大历史学家贡德·弗兰克继萨义德、伯纳尔后,再次将目光投向东方——他主张以一种更充分的人类中心的全球范式来对抗欧洲中心范式。其作品《白银资本:重视经济全球化中的东方》,试图承担起在全球范式指导下重塑1400年至1800年“世界真实历史”的使命,申明“欧洲其实是凭借亚洲力量而兴起的,是世界创造了欧洲,而不是相反”。

弗兰克在其书中考察了15世纪至18世纪的世界贸易结构和白银流动,指出在此期间从西欧、地中海地区、波斯湾、红海一直延伸到印度、东南亚和中国,已形成早期全球贸易体系和劳动分工。其中,东亚地区特别是中国,是当时世界经济的“中心”,生产了主要的贸易产品,包括丝绸、茶叶、瓷器等,并由此产生了强大的白银吸纳能力;而当时尚不具备足够生产能力与亚洲进行货物贸易的欧洲,只能通过从非洲掠夺黄金和奴隶,再从美洲交换白银的方式,进入亚洲贸易圈,并在这个过程中开始早期资本积累。

为何步入近代后,双方的地位会发生如此转变?弗兰克认为,东方衰落、西方兴起以及当今东亚的再次兴起,一定程度上都受到了世界经济体系基本结构和连续性发生偏转的影响。

全球经济扩张造成了世界不同地区及其部门的比较价格和比较优势,这些差异影响了各国对劳动、土地、资本和技术发展等作出的选择。至18世纪晚期,亚洲经济优势逐渐成为其发展的相对劣势。随着劳动力日益廉价以及资源和资本日益昂贵,亚洲陷入“高度平衡的陷阱”,缺乏足够的内在动力进行技术创新。与此相反,通过利用美洲白银从亚洲内部贸易中获利,欧洲不仅推动了早期资本积累,也促进了对技术进步的投资,为工业革命做好了准备。

弗兰克的观点颇具挑战性,招致了许多激烈回应。例如,有学者认为,单纯以白银资本的流动考察世界贸易状况,并不能充分证明其所谓“亚洲曾是世界中心”的论断。

应该说,将《白银资本》单纯视作经济史著作的观点有待商榷,其更重要的意义在于方法论的启示。正如其英文书名中“Reorient(调整方向)”这一关键词所表达出的涵义,弗兰克的真实意图是要反转人们心中的历史图景,打破长期以来“西方是世界中心,西方创造了世界,西方创造了历史”的叙事方式。

此书首次出版于1998年。此时,亚洲金融危机余波未平,人们一度认为亚洲经济增长难以持续。但弗兰克在书中强调,要摒弃“西方中心论”视角,重视经济全球化中的东方。

如今20多年过去,亚洲在全球经济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当前,百年变局与世纪疫情交织,地缘政治风险提升,一些国家单边主义、孤立主义、保护主义沉渣泛起,在此背景下重读《白银资本》,或许有助于我们以一种全球史观视角看待不同地区间的关系。不应像“翻烧饼”一样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以“东方中心”代替“西方中心”,而应站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高度,开创更加开放、包容、有序的国际经济新秩序。(杨啸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