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痘突袭多国,谁是“零号病人”?
北美

猴痘突袭多国,谁是“零号病人”?

上世纪90年代,尼日利亚出现零星猴痘病例,自那时起,尼科学院前院长奥耶瓦勒·托莫里便从事猴痘病毒的调查和防护工作,其中也包括2017年发生在尼日利亚、有记录以来最大的一次猴痘疫情暴发。

5月7日,英国卫生安全局报告今年首例猴痘病例,该病例曾前往尼日利亚,有迹可循,当时托莫里也没有多想,但此后猴痘以难以置信的速率蔓延,短短两周内,猴痘病例出现在12个非流行国家。5月21日,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猴痘疫情暴发预警。

非洲大陆以外的猴痘病例极其罕见,世卫组织发言人塔里克·亚沙雷维奇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数年,中西非以外出现的猴痘确诊病例少于10个。

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5月28日,此轮报告确诊病例的非猴痘流行国家已增至至少24个。

“零号病人”究竟何时出现?

猴痘病毒在非猴痘流行国家迅速蔓延,不仅欧美病毒学家称其“极其罕见”,连多年防控猴痘病毒的托莫里也觉得这令人疑惑。

“病毒传播方式或其本身可能发生了新变化,”针对猴痘病毒迅速蔓延,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流行病学教授安妮·里莫因推断并补充道,“不过这一切亟待证明。”

该校费尔丁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系主任张作风也表示,此次猴痘病毒蔓延的原因可能是猴痘病毒像新冠病毒一样产生新的突变,使其传染力大大增强。

针对这一推断,亚沙雷维奇回应称,目前世卫组织并没有证据证明猴痘病毒发生变化,但据世卫组织了解,痘病毒往往非常稳定,不易变异。

倘若猴痘病毒本身或其传播方式发生改变的假设并不成立,那么,猴痘病毒的传播必然有迹可循。但在欧美报告猴痘病例初期,除了英国首例确诊病例曾去过尼日利亚之外,其他人均未去过非洲。

世卫组织22日表示,猴痘已经发生人际传播,但这仍难以解释短短三周内新增的数百例确诊病例,或许,英国5月7日报告的首例猴痘确诊病例并非“零号病人”。

事实上,5月20日,央视新闻便援引西方媒体指出,2022年4月下旬,猴痘已经在西班牙马德里大区传播。马德里大区卫生总干事安德拉达斯表示,有证据表明确诊病例中有1例在4月末开始出现症状。

与此同时,世界各地不同实验室正对新增猴痘病例的基因组序列进行调查研究,试图针对这个疑惑取得更完善的答案。

据世卫组织5月21日消息,来自葡萄牙确诊病例的拭子样本基因组序列表明,导致当前疫情的猴痘病毒与2018年和2019年从尼日利亚输出到英国、以色列和新加坡的病例密切匹配。

2018年以来,以色列、英国、新加坡等国在来自尼日利亚的旅客中发现猴痘病毒感染者。

“所以很明显,猴痘病毒此前在人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在传播了。”托莫里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推测道。换言之,“零号病人”早已出现。亚沙雷维奇称,世卫组织将在研究咨询会上针对基因组序列等相关问题进行讨论。

当地时间 2022 年 5 月 20 日,德国慕尼黑,德国发现猴痘病例 后,医生Roman Woelfel在实验室对病毒进行研究。 图/IC photo

非洲大陆早已存在的猴痘疫情

世卫组织和医学界都表示中西非才是猴痘流行地区,但直到这次其蔓延至欧美等地时,非洲大陆的猴痘疫情才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

5月18日,在新增猴痘病例相继出现在英国、葡萄牙、西班牙之际,非洲疾控中心代理主任艾哈迈德·奥格威尔表示,在新冠疫情期间,非洲曾暴发数次猴痘疫情。

据世卫组织消息,在非洲,今年以来已有喀麦隆、中非共和国、刚果(金)和尼日利亚报告猴痘病例。2020年,刚果(金)报告6000多例病例,2021年报告3000多例。托莫里表示,尼日利亚今年已确诊15例猴痘病例,而自2017年以来已确诊约600例猴痘病例。

聚光灯外的非洲猴痘疫情,其主要的受害者为农村的贫困人口。新华社援引专家的话称,猴痘致死率较低,但非洲的高死亡率通常发生在农村贫困人口中。

托莫里介绍道,尼日利亚的猴痘疫情多发于农村地区,这里民众与野生动物的接触更加频繁,但这些地区往往并不配备完善的检测机构,所以农村地区出现猴痘病例时,他们往往并不知情。只有当农村受感染人群前往城市时,他们才会被确诊,而这时猴痘病毒也可能在城市蔓延。

而专家所说的高死亡率或就发生在这些难以确诊的农村病例中,这里的检测和医疗机构都不先进,因此也是猴痘疫情的“重灾区”。

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执行主任迈克尔·瑞安强调,我们必须真正了解西非和萨赫勒地区的深层生态和人类行为,让社区参与并赋予其权力,以了解这种疾病是如何传播的,才能试图从大自然源头上阻止这种疾病传播给人类。

猴痘在非洲的52年

1970年,刚果(金)发现首例人感染猴痘病例,彼时,距离天花绝迹还有十年,人类还在专心剿灭天花病毒。

猴痘与天花同属于痘病毒科正痘病毒属,症状类似,但猴痘病死率远低于天花,再加上天花疫苗被证明可预防猴痘病毒,所以一直以来猴痘并没有得到过多关注。

但随着天花绝迹,其疫苗接种停止,年轻人普遍失去对猴痘的免疫力,猴痘病例愈加频繁地出现在非洲大陆,许多猴痘流行地区都经历过疫情暴发。

里莫因与她的同事2010年发布的研究显示,过去30年间,刚果(金)的猴痘发病率增长超过14倍,从每1万人不足1例上升至每1万人约14例。

据美疾控中心文章介绍,在非洲大陆,森林砍伐、全球变暖、狩猎与人口流动增加了人类与动物的密切接触,或导致非洲大陆猴痘病例数逐步上升。

世卫组织也强调气候变化对非洲大陆猴痘疫情的影响。迈克尔·瑞安表示,在西非和萨赫勒地区,气候压力不断增加,农业实践不断变化,人类在许多情况下为了生存不得不适应环境。与此同时,小动物和啮齿动物也在适应环境,它们处于同样的干旱和食物危机当中,这使得动物种群和人类更加接近,有时为了相同的食物资源而竞争。

此外,非洲频发的战乱更使得猴痘疫情雪上加霜。

中西非地区的特征便是战乱频发。刚果(金)的战乱已持续近20年,中非共和国和尼日利亚也持续了数年。

而自2012年马里北部发生叛乱之后,夹杂在撒哈拉沙漠和非洲大草原之间的萨赫勒地区的交火便越来越严重。这一冲突逐步扩展到毛里塔尼亚、尼日尔和布基纳法索,现在已经蔓延到西非沿海的所有国家。

美疾控中心文章指出,战乱导致人口流离失所,迫使居民寻找其他可以替代蛋白质的食物来源,包括猴子、松鼠和其他啮齿动物。

新冠之下,人类如何应对多重健康危机?

亚沙雷维奇说,据目前情况判断,猴痘对公众风险并不高。美国流行病学专家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也表示,目前看来,猴痘大规模暴发或大流行的可能性极小,公众感染风险“极低”,无须恐慌。

美疾控中心表示,目前对于猴痘还没有“经过验证的安全治疗方法”。可以使用天花疫苗、抗病毒药物和牛痘免疫球蛋白来控制猴痘疫情。

里莫因说,抗天花病毒药物TPOXX(特考韦瑞)对治疗猴痘病毒的西非进化分支非常有效,该药已有口服剂,欧洲国家也已核准使用;天花疫苗可以保护人群免受猴痘病毒的侵害,有效率约为85%;此外还有一些尚未在人体中广泛测试的实验性药物。

目前,包括美国、西班牙等国都已计划为风险人群接种天花疫苗。

但此次猴痘“非典型”的传播仍为人们敲响警钟。5月22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日内瓦表示,新冠病毒每时每刻都让人惊讶,这场风暴不断席卷全球不同社区,我们仍不能判断其强度,却在危险之际降低了警惕。而此时此刻,世卫组织世界各地的同事正面临着刚果(金)暴发的埃博拉疫情、猴痘病毒、不明肝炎等危机。

正如谭德塞所说,人类面临着来自新冠和其他疾病的多重危机,而这或也导致人们在一定程度上忽视了其他疾病。托莫里表示,在2021年“新冠年”,人们重心都置于新冠病毒上,猴痘病毒检测或也因此没有正常进行。

猴痘症状固然明显,托莫里强调,但对医护人员来说,整个欧洲若只有1例、2例病例,无疑为大海捞针,而在首例病例报告之前,人们看到皮疹时或也只认为是普通红疹,不会联想到猴痘。

西班牙便是如此。西班牙马德里大区卫生当局在透露猴痘4月下旬已经在西班牙传播时解释道,随着病例数量增加和流行病学调查取得进展,加之英国发布猴痘病例报告,4月末出现相关症状的病例才开始被认定为疑似猴痘病例。

此外,原本只出现在中西非的罕见病毒外溢,引发全球警惕,也体现了全球医疗资源合理分配的重要性。

英国南安普敦大学全球健康高级研究员迈克尔·海德撰文警示,新增猴痘病例背后,反映出全球各地区之间医疗水平的差距。

他指出,猴痘、埃博拉等病毒外溢表明,类似罕见但严重的病原体对全球和局部影响不一,部分低收入国家的医疗负担极重。

在新冠疫情危机面前,如何在全球合理分配有限医疗资源、在应对新冠与其他疾病之间找到平衡点,或是人类接下来面临的一个重要课题。

链接

猴痘是什么?

●一种病毒性人畜共患病

●其病原体猴痘病毒是一种DNA(脱氧核糖核酸)病毒

●属于痘病毒科正痘病毒属,与在人类历史上曾肆虐数千年的天花病毒是“近亲”

●自世卫组织1980年宣布人类彻底消灭天花以来,猴痘病毒已成为对公共卫生影响最大的正痘病毒

传播方式

●猴痘病毒可通过密切接触由动物传染给人

●不易发生人际传播,但与感染者密切接触也可能感染

宿主

●尽管猴痘病毒在猴子体内首次被确认,但啮齿动物最有可能是其天然宿主。在非洲,已发现松鼠、冈比亚鼠、不同种类的猴子等动物都可能感染猴痘病毒

潜伏期

●通常为6至13天,最长可能达21天

症状

●猴痘病毒感染症状与天花相似,但临床严重程度较轻。发病初期症状包括发热、头痛、淋巴结肿大、肌肉酸痛、重度疲乏等,其中淋巴结肿大有助于将猴痘和天花区别开。发热几天后发展为面部和身体其他部位大面积皮疹

主要有两种分支

●西非进化支,病死率约为1%

●刚果盆地(中非)进化支,病死率可能达10%

公众需要担心猴痘吗?

世界卫生组织专家23日说,非猴痘流行国家的猴痘疫情可控、人际传播可阻断。新华社援引美专家的话表示,目前看来,猴痘大规模暴发或大流行的可能性极小,公众感染风险“极低”,无须恐慌。

猴痘通常是一种自限性疾病,多数患者会在几周内康复。重症常见于儿童或免疫缺陷者,还与感染者基础健康状况、暴露于病毒的程度及并发症严重程度等有关。

有针对猴痘病毒的疫苗吗?

虽然曾有疫苗和特定疗法获批用于治疗猴痘,但并未广泛应用。在预防猴痘方面,天花疫苗有效性为85%。

需要大规模接种疫苗吗?

世界卫生组织专家5月23日说,目前暂不需要大规模猴痘疫苗接种。

目前美国、西班牙等国都有计划批准购买疫苗。西班牙卫生大臣卡罗琳娜·达里亚斯·圣塞瓦斯蒂安5月25日说,西班牙拟通过欧洲联盟联合疫苗采购计划购买猴痘疫苗。

而丹麦生物技术企业巴伐利亚北欧公司曾透露,美国已经向其订购疫苗。德国政府5月24日说,已向巴伐利亚北欧公司订购4万剂疫苗,以在德国出现更严重猴痘疫情时接种。

猴痘确诊病例及密接需要隔离吗?

5月19日,比利时卫生部门发布声明,要求猴痘病例进行21天自我隔离。该国由此成为全球第一个要求猴痘病例进行自我隔离的国家。

此外,英国卫生安全局提出建议,任何与猴痘确诊病例有过密切接触或共同居住的人,应自我隔离21天。

哪些国家报告了确诊病例?

新京报记者梳理了目前报告猴痘确诊病例的24个国家的最新进展(不完全统计)。

欧洲

5月7日 英国确诊首例猴痘病例。截至5月27日,英国猴痘确诊病例增至106例。

5月17日 葡萄牙确诊3例猴痘病例。截至5月27日,葡萄牙猴痘确诊病例增至74例。

5月18日 西班牙报告8例疑似猴痘病例。截至5月27日,西班牙猴痘确诊病例增至98例。

5月19日 意大利确诊首例猴痘病例。截至5月27日,意大利猴痘确诊病例增至12例。

5月19日 瑞典确诊首例猴痘病例。截至5月25日,瑞典猴痘确诊病例增至2例。

5月20日 法国确诊首例猴痘病例。截至5月29日,法国猴痘确诊病例增至16例。

5月20日 荷兰确诊首例猴痘病例。截至5月25日,荷兰猴痘确诊病例增至12例。

5月20日 德国确诊首例猴痘病例。截至5月25日,德国猴痘确诊病例增至5例。

5月20日 比利时确诊2例猴痘病例。

5月21日 瑞士确诊首例猴痘病例。截至5月24日,瑞士猴痘确诊病例增至2例。

5月22日 奥地利确诊首例猴痘病例。

5月23日 丹麦确诊首例猴痘病例。截至5月24日,丹麦猴痘确诊病例增至2例。

5月24日 捷克确诊首例猴痘病例。

5月24日 斯洛文尼亚确诊首例猴痘病例。

5月27日 芬兰确诊首例猴痘病例。

5月28日 马耳他确诊首例猴痘病例

5月28日 爱尔兰确诊首例猴痘病例。

美洲

5月18日 美国报告首例猴痘病例。截至5月28日,美国猴痘确诊病例增至12例。

5月19日 加拿大确认该国出现2例猴痘病例,截至5月26日,加拿大猴痘确诊病例增至26例。

5月27日 阿根廷猴痘确诊病例增至2例。

5月28日 墨西哥确诊首例猴痘病例。

亚洲

5月24日 阿联酋确诊首例猴痘病例。

5月21日 以色列确诊首例猴痘病例。截至5月28日,以色列猴痘确诊病例增至2例。

大洋洲

5月20日 澳大利亚确诊首例猴痘病例。

新京报记者 侯吴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