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会骚乱事件 是激情作案还是早有预谋?
资讯

美国国会骚乱事件 是激情作案还是早有预谋?

2022年6月9日,美国华盛顿的国会大厦人头涌动,2021年1月6日国会暴乱事件的第一次公开听证会开始。

特朗普是否领导过一场未遂政变?

在过去的11个月调查里,美国众议院特别委员会调查了超过1000人,发出了近100张传票,获取了逾14万份证据,最终目的是调查特朗普和他的幕僚成员有没有筹划推翻2020年总统选举结果。

根据美国法典第18篇第115章第2384和第2385条对煽动颠覆罪给出的定义,任何人故意协助、教唆、怂恿、教导他人推翻或者消灭美国政府,即属犯罪,最高判处20年监禁。

整个6月,六场听证会轮番登场,特朗普的幕僚、心腹和家人,将出席作证,为“特朗普是否领导了一场未遂政变”这个故事补全拼图。

6月9日首场听证会,就上演了一场“背叛大戏”。特别委员会请来了特朗普的女儿伊凡卡和女婿库许纳作证,他们曾是特朗普最信任的人。会上,伊凡卡同意前司法部长巴尔的说法,承认美国选举不存在重大舞弊。

特朗普似乎没来得及为女儿的背叛而伤心。数小时后,他在自创的社交平台上发文,指伊凡卡没有参与过大选结果的研究。

2021年1月6日,美国国会暴乱事件爆发时,彭斯身处国会内主持认证新当选总统的会议。在“特朗普是否政变未遂”的逻辑叙事中,彭斯是极为重要的一环。

6月16日的听证会上,时任副总统办公室法律顾问雅各布、彭斯幕僚肖特和特朗普团队律师朱利安尼等人作供。根据他们的供词,国会暴乱当天,特朗普在被反复告知行为不合法的情况下,向前副总统彭斯施压,要求他中止确认选举结果,但彭斯拒绝。

听证会上播出了特朗普支持者叫嚣吊死彭斯的片段,闯入国会大厦的暴乱人士一度距离彭斯12米。现场还曝光了彭斯在国会大厦车库躲避的画面。

特别委员会副主席切尼火力全开,炮口对准特朗普。然而,彭斯本人没有出席听证会。民主党籍的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希夫表示,不排除会传召彭斯和另外几个特朗普政府核心人物出席。

6月13日,特朗普就已经开始反击。他发表了一份长达12页的声明,指责民主党人试图转移美国民众对通胀等一系列国内问题的注意力,这份声明获得共和党人的附和。讽刺的是,声援的人中,为数不少曾经在国会暴乱后批评过特朗普。

背叛、倒戈、改口…

——民主、共和两党的持续博弈

美国国会暴乱事件平息后,民主、共和两党围绕这一事件的博弈仍在持续。

民主党在国会施压,要求成立独立委员会彻查事件,特朗普多次公开要求共和党人投反对票。2021年5月28日,美国参议院否决组建独立委员会的提议。

把持众议院的民主党没有罢休。一个月后,6月30日,美国众议院通过设立特别委员会的决议。议员基本按照党派立场投票,仅有2名共和党人倒戈,投下赞成票。

民主党籍众议长佩洛西任命汤普森为特别委员会主席,切尼为副主席。整个委员会9个席位中,民主党人拿到了7个。

美国两党的争斗,贯穿整个调查。前总统特朗普的多位幕僚无视特别调查委员会的传召,拒绝出席作证。前白宫首席战略师和总统高级顾问班农和前贸易代表纳瓦罗被控藐视国会罪。

香港执业大律师 马恩国:

“特朗普的幕僚的不去配合,如果他的幕僚不出来举证特朗普的话,中间几个证据链不是断了吗?”

国会暴乱发生时,许多共和党人谴责事件,但事后多人改口。共和党籍参议员特德·克鲁兹曾把国会暴乱描述成“恐怖袭击”,在党内压力下,他辩称自己措辞“草率愚蠢”。

特别委员会的调查从来不缺少倒戈背叛的戏码。2019年,巴尔被时任总统特朗普任命为美国司法部长,迅速取得特朗普的信任,自此两人成为“亲密战友”。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后,两人意见出现分歧。2022年,巴尔列席听证会作供,怒斥特朗普“荒唐”。

首三场听证会上,民主党籍特别委员会成员火力全开,出席证人中,前政府的核心圈成员人数超过一半。

香港执业大律师 马恩国:

“如果他有幕僚变节,出来做污点证人的话,可能就是对特朗普一个很大的证据,证明他有罪”。

“骄傲男孩”——一场风暴的执行者?

“骄傲男孩”组织是美国国会暴乱事件的主要参与者,证明“骄傲男孩”与特朗普之间的联系,是特别委员会的调查重点。6月9日的首场听证会上,重磅证人奎斯德登场。作为纪录片导演,他拍下了骄傲男孩从选举造势到参加国会暴乱的过程。

2021年1月5日,奎斯德跟拍的“骄傲男孩”成员响应特朗普号召,抵达华盛顿,为1月6日的集会做准备。当晚,奎斯德拍到“骄傲男孩”首领塔里欧和另一名极右组织“守誓者”创办人罗兹在一处停车场密会。

2021年1月6日,大批“骄傲男孩”成员现身华盛顿街头,部分人身穿避弹衣,携带无线对讲机,手持棒球棒。

国会大厦内,联席会议正在进行计票,他们即将认证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结果,宣告拜登正式获胜。中午时分,大批示威者行进到国会大厦前,与警卫对峙。国会山上空,一场风暴正在酝酿,而这一切又是那么的似曾相识。

西方媒体的双标态度

2021年1月6日下午2点15分,特朗普支持者开始冲击美国国会大厦,试图暴力推翻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结果。

部分暴力示威者冲破安保防线,步行进入国会大厦。另有一部分人利用绳索和临时搭建的梯子进入大厦,有些人则打破窗户,强行进入。

示威者闯入美国国会后,警察封锁国会大厦建筑群,无法及时撤离议会厅的工作人员急需寻找掩护。执法人员开始在大楼内使用催泪瓦斯,驱散示威者。

混乱中,国会大厦骚乱导致5人死亡,超过140人受伤,国会大厦被严重破坏。证据显示,这并不是特朗普支持者的激情作案,而是有预谋的袭击。

美国主流媒体众口一词,谴责国会骚乱事件是“暴力事件”、“耻辱”,指责激进分子是“暴徒”、“极端分子”、“恶棍”。

然而,当类似美国国会山暴乱事件发生在其他国家时,一些西方媒体对此的反应和用词却截然不同,这背后原因耐人寻味。

地缘政治学者 菲利普海尼斯:

绝对是双标。佩洛西描述其他地方发生的类似事情是“一道美丽的风景”,但是18个月后,她在这风波中面临属于她自己的“美丽风景”,简直虚伪的令人瞠目结舌。

一场针对美国心脏的政治战争

美国国会骚乱事件,从官方到媒体都已经将抗议者归类为“破坏者”,几乎没有主流声音认为这样的暴力活动是光彩的。

2021年3月2日,美国联邦调查局把国会骚乱事件视为“本土恐怖主义事件”。截至今年1月5日,已有725名涉嫌参与冲击国会事件的人被捕,其中71人已被判刑。美国众议院特别调查委员也在6月举行六场公开听证会,传召多名关键证人出席。

2022年6月12日,国会山骚乱事件调查特别委员会公开表示,他们已发现足够证据,可以让司法部考虑对前总统特朗普提刑事起诉,理由是“特朗普试图推翻2020年大选的结果”。

今年11月,美国将举行中期选举,这也是拜登及民主党的“期中考”。有美国民意调查公司指出,因防疫不力、从阿富汗仓促撤军、通胀高企等因素,共和党很可能迎来压倒性胜利。

实际上,大多数美国民众早已对国会山暴乱事件调查这场“政治肥皂剧”感到麻木。这出声势浩大的听证会已经变成“连续剧”,沦为只为选举服务的工具,成为两党斗法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