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更贵了!多国旅游税“升级”
旅游

旅游更贵了!多国旅游税“升级”

不丹旅游委员会表示,从2022年9月23日起,不丹将再次向国际游客开放。然而,去不丹旅游的费用将变得更加高昂。

昂贵的不丹之旅

近日,不丹通过了《2022年不丹旅游税法》,法案显示向游客征收的可持续发展费从每人每天65美元提高至每人每天200美元。不丹外交部长兼旅游委员会主席坦迪·多吉在宣布新政策时表示:“从长远来看,我们的目标是为游客创造高价值的体验,为我们的公民创造高薪和专业的工作。”

图源:不丹旅游局截图

不丹曾被评为“全球最幸福的国度”。这个借松林添香,以僧院为宝冠的美丽国度以其独特的自然风光和丰厚的人文遗产闻名于世。疫情前,每年都会有大量游客造访这个国家,给当地带来了可观的收入。

不丹政府表示,它遵循的是“高价值、低流量”的旅游理念,以“可持续发展费”的形式向游客征收高额旅游税,是为了保护当地的自然环境和文化遗产,最大限度地提高经济效益,降低游客流量。而这笔费用将用于植树、投资水电工程,以及资助社区的旅游项目等,以抵消游客带来的碳排放影响。

疫情前,不丹政府根据旅游淡旺季,对外国游客设置了200至250美元不等的每日最低消费限额,其中包含每人每天65美元的可持续发展费、酒店住宿、餐饮交通、门票和导游费用等。不丹边境重新开放后,随着可持续发展费上涨至每人每天200美元,国际游客每日最低消费额将提升到335美元至385美元。

但是,不丹提高可持续发展费的举措在业界引发了争议。据《金融时报》报道,世界探险(World Expeditions)公司表示,可持续发展费提高后,当地最受欢迎的旅行项目之一——为期27天的雪山徒步旅行——的价格也从11190 美元涨到17000 美元。“我们的客户在不丹的停留时长至少是2至4周,按日收费的可持续发展费大大提高了游客出行的成本,这将对不丹旅游业的未来产生巨大影响。”世界探险公司的英国经理戈登·斯特尔表示。

为治过度旅游,税收“升级”

与不丹可持续发展费类似的是,国外早有向游客征收旅游税的先例。例如,2017年,巴塞罗那对旅行社组织的“一日游”游客征收旅游税,一年为当地创造上百万欧元收入;2019年7月,新西兰政府正式向外国游客征收160元“旅游税”,以改善当地旅游基础设施条件。

对于目的地向国际游客征收旅游税的主要目的,一篇名为《旅游税国外研究综述与展望》的论文总结为如下4点:一是增加并使政府税收多样化;二是向国外或外地居民输出税务负担;三是将对当地居民征税而提供的旅游设施的成本分摊到游客身上,为旅游业所需要的公共物品融资;四是解决旅游业外部性问题(纠正旅游外部性和抑制过度消费而从源头上减少旅游外部性)。

今年以来,随着许多目的地向国际游客逐步开放,威尼斯、巴塞罗那等城市再次被游客“挤爆”,为了缓解承载压力、利好当地发展,部分城市的旅游税卷土重来,甚至衍生出新的费用——“入城费”。

7月初,意大利威尼斯市旅游部门官员宣布,将从2023年1月16日起,对不在威尼斯市内住宿的旅客收取3—10欧元的“入城费”。CNN表示,威尼斯是“世界上第一个需要入场费的城市。”当地旅游部门官员将这一举措称为“一场伟大的革命”,因为威尼斯几十年来一直在努力解决过度旅游问题。该官员还预测,威尼斯不会是最后一个收“入城费”的城市。

图源:视觉中国

在当地过夜住宿的游客则需缴纳此前规定的“旅游税”,威尼斯市官方旅游网站显示,连续5天在市内酒店或非酒店设施过夜的游客都需缴纳每人每晚1—5欧元的税费。而这笔钱,将用于提升威尼斯的旅游服务质量,以及保护和恢复当地的文化遗产和自然环境。

此外,记者从意大利旅游局相关负责人了解到,目前尚未得到其他城市收“入城费”的消息。

图源:威尼斯市官方旅游网站截图

与此同时,据euronews网站报道,为限制邮轮数量、降低邮轮排放对港口的污染,西班牙巴塞罗那将向搭乘邮轮旅行的乘客征收额外的旅游税。不过,新税的具体细节尚未公布。目前,在巴塞罗那,停留超过12小时的邮轮乘客需支付3欧元,少于12小时需支付1欧元。此外,还有1.75欧元的附加费被包含在邮轮或酒店的费用中。一些巴塞罗那的当地企业家认为,邮轮乘客很少在当地消费,对当地经济鲜有助力。报道还指出,巴塞罗那并不是唯一一个希望遏制邮轮对环境造成破坏的欧洲城市。

图源:法新社

不过,有人质疑,收取“入场费”就能够解决过度旅游吗?旅游网站Traveller在7月25日的一篇报道中评论说:“‘入场费’是有效的。”作者举了印度拉贾斯坦邦月亮水井的例子。作为印度最大的阶梯井之一,2018年,游客蜂拥至此,阶梯井前的街道上挤满了旅游大巴,阶梯井的顶层露台上,200多名外国游客走来走去。一年后,当地政府为了保护这处遗迹,决定向游客征收300卢比的入场费,情况才得到缓解。

“并非合适时机”

不过,并不是所有目的地都愿意向游客收取旅游税。尤其在经历疫情的旅游限制后,一些小城市不希望因旅游成本的增加而将部分潜在游客拒之门外。据西班牙the olive press网站7月22日报道,西班牙马拉加和塞维利亚等地正在讨论是否征收旅游税。马拉加政府拒绝征收旅游税,有旅游部门官员表示,当地大约有17万个家庭以旅游业为生,成立了大约1.3万家旅游企业,这些企业缴纳的税款已经进了市政府的金库。安达卢西亚旅游住宿协会主席认为,增收旅游税不利于维持马拉加作为旅游目的地的吸引力。

此外,据surinenglish网站26日报道,欧洲著名海滨旅游胜地——西班牙太阳海岸的旅游委员会否决了向度假者征收旅游税的想法,太阳海岸旅游协会主席弗朗西斯科·萨拉多表示,“经历了严重损害旅游业的疫情,我们正处于复苏阶段,所以现在不是对这个‘受伤最深’的行业推出新税费的合适时机。”他也指出,旅游税费将给该目的地的形象带来负面影响。

图源:Ins@tuscanyholidayrent

《旅游税国外研究综述与展望》一文研究了旅游者和旅游从业者对旅游税的看法和态度。研究发现,在葡萄牙阿尔加维,仅有19%的游客愿意支付住宿税保护当地环境;在牙买加蒙特哥湾海洋保护区,由于担心游客量减少,住宿业从业者强烈反对向游客征税用于资助海洋保护区。不过,在西班牙兰萨罗特岛,游客和旅游从业者们认为,如果税款能用于当地旅游基础设施、人员培训及保护当地自然环境,那么旅游税更容易被接受。

收税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吗?

这些国家或旅游目的地以不同的方式增加税费的征收力度,引起政府、业界和学术界的广泛关注,也有声音呼吁我国采取类似做法。2018年,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曾在论文《增收入出境旅游税合理性的探讨》中表示,世界各国向入出境游客征收税费是通行做法,但近年来呈持续下降趋势。在经济全球化和贸易保护主义博弈的当下,我们应旗帜鲜明地反对增收入出境旅游税。

其实,向游客征收税费或以其他名目增收旅游费用并不是解决过度旅游的唯一方案。面对旅游热潮带来的旅游目的地承载力饱和的问题,当地政府还可以通过发展夜间旅游、限制游客数量或分流客流等方式解决问题。

克罗地亚港口城市杜布罗夫尼克就曾采取限流的方式,将游客人数控制在可管理的水平。这座被誉为“亚得里亚海的珍珠”的城市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也是《权力的游戏》中君临城的取景地。《权力的游戏》爆火之后,大量游客来这里打卡,导致一些自然和文化遗产受损。2016 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出警告,并建议该市将游客人数限制在每天8000人以内,邮轮数量限制为每天2艘,加起来最多容纳5000名乘客。

意大利政府通过推介国内其他旅游胜地的方式,将客流从圣马可广场等每天都人满为患的旅游景点分流到其他同样值得一游的地方。荷兰阿姆斯特丹则利用高科技实时通知游客需要等待的时间,在分流游客的同时也为游客带来了便利。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