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长驾机触地擦尾撬被停飞终止劳动合同 法院终审判了
资讯

机长驾机触地擦尾撬被停飞终止劳动合同 法院终审判了

今年44岁的薛先生是奥凯航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凯航空)的一名老飞行员。2018年8月,薛先生执行BK2852航班时发生一起擦尾撬事件后,他遭遇降职降级降薪和终止劳动合同。随后,奥凯航空因不同意劳动仲裁结果,将薛先生诉至法院。此案经过一审、再审,2022年6月30日,北京市二中院终审判决,奥凯航空败诉,支付薛先生工资2.1万元。

8月6日,重庆捷恒律师事务所李力律师告诉记者:“专业技术人员因为专业技术问题与用人单位发生劳动争议后,在举证方面从专业技术问题入手组织证据,使得航空公司终止劳动合同的决定失效。”

机长驾机触地擦尾撬被停飞终止劳动合同 法院终审判了

一次航班擦尾撬事件

机长降为飞行学员

2008年7月3日,薛先生与奥凯航空签订10年固定期限劳动合同。2018年7月3日,双方续签1年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其中约定:奥凯航空应支付薛先生不低于每月2.1万元的收入,如实际飞行标准收入高于2.1万,则按实际飞行标准执行。2018年8月18日薛先生驾驶波音B737-900ER飞机执行BK2852航班发生擦尾撬事件,奥凯航空对该次航班主要责任人机长薛先生严重警告处分,扣罚绩效,停飞两周进行培训教育等。薛先生不认可上述处分通报。跟着,薛先生遭遇降职降级降薪,2019年6月,奥凯航空终止与薛先生的劳动合同。随后,薛先生向北京市人社局投诉,奥凯航空不服行政处罚决定,发起行政诉讼。2021年4月,奥凯航空终审败诉,法院行政判决:奥凯航空应为薛先生选择适合其自身条件的岗位,签订符合其目前实际情况的劳动合同。同年4月,劳动仲裁裁决,奥凯航空与薛先生在2021年1月11日至2021年2月10日存在劳动关系,支付期间工资2.1万元。

奥凯航空不服劳动仲裁结果,发起民事诉讼。奥凯航空诉称,2018年8月18日薛先生机组执行航班,发生一起擦尾撬不安全事件,构成严重飞行差错,给公司造成严重损失,仅恢复飞机适航能力约3万元,2018年9月起,薛先生在不参加机长技术检查及副驾驶检查之后,已不具备副驾驶和机长资质,不符合劳动合同中关于支付不低于每月2.1万元工资的约定条件,即薛先生为飞行学员,薪资待遇每月2500元。奥凯航空称,由于薛先生与签订原劳动合同时的级别完全不同,奥凯航空不能按原劳动合同约定支付工资,而按飞行学员级别标准与薛先生签订劳动合同支付薪酬待遇。

对于航班擦尾撬损失大小的问题。8月6日,上游新闻记者向某航空公司机长求证,他表示:“飞机擦尾撬需要评估,才能确定损失大小。”

机长驾机触地擦尾撬被停飞终止劳动合同 法院终审判了

法院二审认定

应支付劳动合同约定工资

薛先生辩称,自己在奥凯航空已连续工作11年,在任职期间担任机长时的工资为每月6万至7万元,奥凯航空主张自己不具备飞行员岗位工作条件的理由,不构成终止劳动合同的法定理由,现自己仍然具备担任机长的技术能力,奥凯航空应当恢复其原岗位,尽快为其安排复训检查。其次,2018年波音公司就737-900ER尾撬擦尾作出了结论,该机型尾撬滑擦触地在飞机落地过程中是可以出现的操作,不应视为飞行员操作差错,奥凯航空手册规定是针对以往波音737NG系列的飞机,737-900ER增加了双位尾翼,用于增加起落架及龙骨的强度,保障飞机在不频繁的滑擦触地起降过程中不受损,奥凯航空依据该手册认定其构成飞行严重差错是错误认定。第三,上级管理部门通知对奥凯航空所有机长进行专项技术排查,奥凯航空未于2018年12月6日前安排自己进行复训检查,致使其飞行执照失效,奥凯航空违反了机长排查的规定。后经一审法院认定,奥凯航空应支付薛先生(2021年1月11日至2021年2月10日)工资2.1万元,驳回奥凯航空全部诉讼请求。2022年4月,奥凯航空不服一审法院民事判决,上诉至北京市二中院。

二审法院认为,奥凯航空无法定事由终止与薛先生之间的劳动合同,结合生效判决的认定,奥凯航空应支付薛先生2021年1月11日至2021年2月10日期间工资,维持原判。

航班擦尾撬示意图(资料图)

航班擦尾撬示意图(资料图)

律师提醒》》》

劳动者维权应从专业技术问题入手组织证据

重庆捷恒律师事务所李力律师告诉记者:“本案主要说明两个方面问题:第一,专业技术人员因为专业技术问题与用人单位发生劳动争议后,在举证方面应从专业技术问题入手组织证据。第二,打官司是一个程序复杂,耗时较长的过程,本案从2018年开始发生争议到最终结局经历了三年,经过了投诉、行政诉讼、劳动仲裁,劳动诉讼等几乎所有劳动争议的解决途径。”

李力律师进一步解释说:“一方面,该飞行员举示了包括波音公司的材料在内的一系列专业技术方面的证据来证明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的违法性,导致航空公司的终止劳动合同的决定失效。另一方面,劳动者通过投诉的途径达到认定航空公司终止劳动合同决定失效的目的后,引发一系列仲裁、诉讼,劳动者需要有充分的时间、精力上的准备。证据为‘王’,从自身情况出发准备充足的证据是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保障。另外,证据需要形成证据锁链,单看一份证据可能没有效果,但和其他证据联系起来可能就会达到证明目的,因此一切证据材料都不能放过。”

上游新闻记者 冯盛雍 实习生 吴逸凡 图源见水印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