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中的阿根廷:通胀飙到60%,30天换掉两任经济部长
财经

“风暴”中的阿根廷:通胀飙到60%,30天换掉两任经济部长

阿根廷这个南美国家,历史上一直饱受经济危机的困扰。

今年以来,随着外部环境日趋恶劣,该国再一次走到了困境的边缘。

30天换掉两任经济部长,阿根廷发生了什么?

当地时间7月28日下午,阿根廷总统费尔南德斯(Alberto Fernandez)决定将现有的经济部、生产发展部、农牧渔业部等3个部门合并为一个联合经济部门,并宣布了一系列内阁成员的人事调整,现任阿根廷众议院主席塞尔吉奥·马萨(Sergio Massa)将接任经济部长一职。

当天,前任经济部长巴塔基斯(Silvina Batakis)在与总统的会议中表达了辞职的想法,费尔南德斯表示接受并邀请她继续留在政府中担任职务。

巴塔基斯在位仅24天,她于7月3日接替古斯曼(Martín Guzmán)就任经济部长。7月2日,古斯曼在其个人社交账号上公开了写给总统的辞职信,正式辞去阿根廷经济部长一职。知情人士称,古斯曼的辞职是由于他认为其推行的议程缺乏政治支持。

律师出身的马萨曾在2015年竞选总统,当地时间8月3日,马萨正式宣誓就职,成为阿根廷一个月内的第三任经济部长。

经济部长一职成“烫手山芋”的背后,是阿根廷正面临物价飞涨、货币急剧贬值、社会动荡加剧和政府内部政治危机。

此前,阿根廷前财政部长米格尔(Miguel Kiguel)告诉媒体称,无论谁接手都会有一段艰难的时期。

通胀飙升64%,比索跌至历史低点,央行加息超2000个基点

7月28日,牵动阿根廷国内市场情绪的,除了阿根廷政府的人事变动,还有阿根廷央行的大幅加息。

当天,阿根廷央行将利率大幅上调800个基点至60%,为三年来的最高水平。

这是阿根廷央行今年第七次加息,今年以来阿根廷央行每个月加息1次,今年总共已加息超2000个基点,前6个月调整后的基准利率分别为40%、42.5%、44.5%、47%、49%、52%。

如此大幅度加息,主要在于阿根廷通胀持续升温,加上由于美联储持续加息,美元大幅升值,阿根廷比索面临巨大的贬值压力。

长期以来,阿根廷通胀率保持在两位数,今年6月年化通胀率达到64%,预计今年年底将达到90%。

与此同时,阿根廷比索兑美元平行货币汇率(黑市)在7月19日突破1美元兑300比索的心理关口,7月22日更跌至1美元兑338比索的历史低点。

在官方市场,阿根廷比索兑美元过去一年也贬值了37%。

央行每天抛售美元阻止比索贬值

阿根廷是外向型经济体,其大量消费商品依靠进口,国际能源、原材料等商品的大涨本就推高了该国的输入性通胀,而货币急剧贬值则进一步加剧输入性通胀压力。

经济学家表示,上周平行货币汇率如此大规模的贬值,可能会立即引发食品等必需品价格飙升至多30%,燃油价格甚至会出现更大幅度的上涨。

为了防止恶性通胀的发生,阿根廷央行正竭力避免阿根廷比索贬值。随着外资撤离阿根廷,该国的外汇储备为比索提供了最后一道防线

每天,阿根廷央行都派出交易员卖出美元,并购买比索。平均下来,它们每天要消耗6000万美元外汇储备,这使得目前比索在一级外汇市场上基本保持稳定。

但问题在于,它们的外汇储备已经不多了。仅在上周,阿根廷央行就损失了14.7亿美元。

能源净进口是导致阿根廷出现贸易赤字,并引起外汇储备减少的重要原因。今年上半年,由于全球能源成本上升,加上阿根廷政府支出激增,该国总进口成本超过了农业和其他出口收入。6月份,阿根廷自2020年12月以来首次出现贸易逆差。

阿根廷从国际市场获得融资的可能性也很渺茫。自今年4月19日阿根廷提出全面债务重组,表示无力偿还债务后,该国的主权债券价格已经暴跌。根据该国提出的债务重组提案,其海外债务已经高达662.38亿美元。

外国债券投资者已经将阿根廷海外债券的价格压低至面值的20%左右。

IMF已经向该国承诺了约440亿美元的借款,且并没有表现出要承诺更多借款的意思。

多数人估计,阿根廷的净外储(现有美元资产减去债务)约为20亿美元,一些经济学家的估计甚至更少。

阿根廷央行则表示其拥有380亿美元的总外汇储备,并表示,它手头有足够的外汇来维持正常的经济增长和保持外汇市场的平衡。

上个月,由于担心政府破产,阿根廷储户蜂拥从银行账户中取出美元,提取金额达到7.5亿美元,导致银行体系中的美元存款降至201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控制通胀,关键还要控制政府印钞

实际上,阿根廷的高通胀问题由来已久:马克里政府(2015年-2019年)执政时期,阿根廷政府宣布阿根廷比索与美元汇率实现自动浮动,这导致比索在2018年对美元贬值超过40%,也带来了延续至今的高通胀。

而追溯到更早,阿根廷当前的高通胀,也源于政府长期依赖印钞用于偿还债务。

在阿根廷历史上,有一位对国家高福利政策影响深远的人物——阿根廷前总统胡安·庇隆。1946年,庇隆当选为阿根廷总统,由于出身的关系,他上台后一直致力维护社会底层的利益。

为了解决国家贫富差距问题,庇隆对国内经济进行了全盘改革,他驱逐资本家,大幅增加工人工资,发放高额福利。

不仅如此,他还实行闭关锁国政策,设置贸易壁垒,对英美资本家征收重税。庇隆一系列的改革,得到了工人阶级的拥护。

但违背市场轨规律的经济政策,给国家经济埋下了重大隐患。阿根廷本是通过自由贸易富裕起来的,庇隆无视自由交易规则的行为,让国家在国际市场失去了信誉。

很快,阿根廷出口骤降,国民人均收入下跌。随着经济状况恶化,国内民怨四起,庇隆为了安抚民众,继续维持国家高福利状态的同时,开始大量印钞票。

但结果可想而知,通胀开始飙升,并彻底搅乱了阿根廷的经济。

1952年庇隆去世后,阿根廷的经济隐患仍然在,此后,无论哪届政府领导阿根廷,都需要为了讨好民众,延续庇隆的高福利高关税政策。

阿根廷政府曾经也试图淡化庇隆主义,不过阿根廷人民始终没有放弃对高福利的追求。然而,社会福利需要钱,这些钱能从哪里来?

除了税收、借外债,就是印钞。国民经济发展下滑,税收自然会下降,外债也已经指望不上,政府只能开动印钞机。由此恶性循环,这也是阿根廷经济掉入谷底后再没爬起来的根源之一。

终于决定不印钞了,但民众爆发了抗议活动

阿根廷政府的福利支出,某种程度上成了该国问题升级的根源。

为了改变这种恶性循环,阿根廷政府开始着手推行经济新政,但不可避免遭遇巨大的阻力。

30天连换两任经济部长,就是这种阻力的体现。

在就任经济部长当天晚上的新闻发布会上,马萨承诺停止印钞,以控制通胀进一步上涨。马萨的措施还侧重于扩大出口、减少财政赤字,以及增加央行不断减少的外汇储备。

包括完成今年财政赤字率2.5%的目标;未来60天内,共计约50亿美元的出口商品预付款将汇入央行等。

过去几个月,阿根廷各地都爆发了抗议活动,一方面是物价飞涨,民众被逼到极限,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民众要求政府恢复各种补贴,并重新考虑是否要削减更多补贴——在该国失业率高达43%的情况下,接受援助的阿根廷人数已增至2200万人。

据报道,该国的福利政策几乎涵盖了经济的各个方面,从工资补贴到公用事业、教育和医疗保健补贴等。

不只是民众抗议,在政府内部,由阿根廷前总统Cristina Kirchner领导的正义党联盟中的极左翼成员反对削减公共开支。

新任经济部长警告:我不是魔法师

在马萨就任新一任经济部长时,许多人很快就称他为“超级部长”,因为他的职位将涉及管理三个之前独立的部门——经济部、生产部和农业部。

当被问及这位“超级部长”时,许多阿根廷人认为他是一位有着无限野心的机会主义政治家。在就任前,他是执政党左翼庇隆主义联盟的前国会领袖。

但马萨在40年的党派活动中磨练出来的政治敏锐度,也被广泛视为拯救阿根廷经济的关键。

然而,在宣布就职的同时,马萨试图降低人们对他解决该国经济问题的极高期望。

他明确表示,他不会宣布那些会立即改变阿根廷经济进程的重大举措。在就职当晚的新闻发布会上,他说:

我不是什么超级人物,也不是魔法师,也不是救世主。”“我们有义务给出解决方案,但不会在一两天内就揭晓。”

他还说:“魔法不存在,我们必须坚决应对通胀。

尽管新政目前的细节不多,但马萨承诺今年实现政府的主要赤字目标,这是其与IMF合作的440亿美元援助计划的关键支柱。

据一位经济部官员称,为应对外汇储备减少,政府打算在下半年放缓进口增长;在财政方面,政府预计未来几个月将通过削减能源补贴支出节省5000亿比索(合38亿美元)。

阿根廷官员还预计将在本月底前与IMF完成对政府440亿美元援助计划的第二次审查,并预计IMF执委会将在9月批准这项审查。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