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瑛大师“国民应尽天职”思想对新时代的启示
佛教

圆瑛大师“国民应尽天职”思想对新时代的启示

2022年是圆瑛大师示寂69周年,为缅怀大师,本性法师特作本文以为纪念,冀传承与弘扬大师此“国民应尽天职”之思想。

本性法师和赵朴初居士与夫人陈邦织合影(图/福州开元寺提供)

本性法师和赵朴初居士与夫人陈邦织合影(图/福州开元寺提供)

本性法师与授法恩师明旸法师合影(图/福州开元寺提供)

本性法师与授法恩师明旸法师合影(图/福州开元寺提供)

圆瑛大师遗教,赵朴初大德恭书(图/福州开元寺提供)

圆瑛大师遗教,赵朴初大德恭书(图/福州开元寺提供)

圆瑛大师与明旸法师、赵朴初居士合影(图/福州开元寺提供)

圆瑛大师与明旸法师、赵朴初居士合影(图/福州开元寺提供)

文/本性法师

近现代著名爱国高僧圆瑛大师,福建省宁德市古田县人,“是近现代佛教中国化的奠基者与实践者,是近现代中国佛教界爱国爱教的旗帜与楷模”。

1929年,圆瑛大师“回闽”期间,在福州对“军界”有个演讲,后成文为《国民应尽天职》,全文核心思想是高举“爱国”主义,同时,宣扬“三大”精神,即“大慈悲、大无畏、大无我”。那么,何为大师眼中的“国民应尽天职”呢?在本文中,他认为:“天职者,天然之职任也。国民生在宇宙之间,国家领土之内,则爱国一事,就是人之天职,无有一人,不负这种责任。古云:‘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必定有爱国心,方才可算得有国民资格,若无爱国心,则失国民资格。圆瑛虽居僧界,为佛教之信徒,究竟同是国民一分子,所以当具爱国之心肠”。也就是,在大师思想中,“则爱国一事,就是人之天职”。“若无爱国心,则失国民资格”,佛教徒也一样。大师“反覆三思,民者,国之本也,民心既日积而日漓,则国势当愈趋而愈下。若欲挽回国运,先当纠正人心”。“民心正,天心顺”。“所以奔走各方,宣传佛教大慈悲、大无畏、大无我之主义,使人人感觉可以促进和平之实现,此即圆瑛站在僧界地位,欲尽卫教爱国之天职。”

抗战期间,圆瑛大师不仅自身积极抗日,还领导全国佛教界坚决抗日,以尽“国民应尽天职”。而且,他宣扬的“三大”,便是大师与当时中国佛教界抗日的重要号召与精神动力。此间,大师发起组织僧侣救护队,他要求每位救护队僧侣,以“大慈悲、大无畏、大无我”以及“不怕脏、不怕累、不怕苦、不怕难、不怕死”的信念,深入战场前线,抢运尸体、救死扶伤、护送难民、运送补给。

1930年,圆瑛大师应请进院宁波天童寺担任住持,当时,他当众宣誓“十二不”,即“不贪名、不图利、不营私、不舞弊、不苟安、不放逸、不畏强、不欺弱、不居功、不卸责、不徇情、不背理”。

大师这“十二不”誓言与“三大”精神是一脉相承的,是他“三大”精神的内容具体化,亦是他“国民应尽天职”思想的应有彰显。其中“不贪名、不图利、不营私、不舞弊”,可谓是大无我。其中“不苟安、不放逸、不畏强、不欺弱、不居功、不卸责”,可谓是大无畏。其中“不徇情、不背理”,可谓是大慈悲。

圆瑛大师在宗教上始终致力于“三念三求”,即“念佛念法念侣僧伽;求福求慧求生净土”。大师更是倡导“三爱三为”,即“爱国爱教爱护和平;为法为人为证菩提”。大师还总结佛教之要为:“一心为宗,觉悟为要,慈悲为本,方便为门”。

1952年9月,圆瑛大师在北京广济寺作《爱国必须爱教》的演讲。在大师遗言中,他强调:“应思利民护国、饶益有情,乃成佛之基,众善之首”。大师一生,以爱国为“国民应尽天职”;以“三大”“十二不”“五不怕”乃至“三念三求”“三爱三为”等为中国佛教界爱国爱教的重要具体内容;以爱教即“卫教”,作为宗教界“爱国”内容的延伸,以及重要组成部份。可见,爱国主义、爱国爱教或者“爱国卫教”,便是大师所说的一心之宗,觉悟之要,慈悲之本,方便之门。大师这“国民应尽天职”思想即征对全体国民的爱国思想以及征对宗教界的爱国爱教精神,于今新时代,对每个国民,对中国佛教界,以及对佛教中国化事业,都是有很大启发的。

今年是圆瑛大师示寂69周年,本月农历八月十三,为大师示寂日,为缅怀大师,比丘本性特作本文以为纪念,冀传承与弘扬大师此“国民应尽天职”之思想。

(本性法师,现为福建省佛教协会常务副会长、福建佛学院院长、福建省圆瑛大师研究会会长)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