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一枚金牌100万美元!那些你不知道的奥运会黑幕
体育

买一枚金牌100万美元!那些你不知道的奥运会黑幕

为期两个星期的世界拳击锦标赛行将结束,金锆开始收拾行李,准备从巴库(阿塞拜疆首都)回家。在离开之前,作为国际业余拳击联合会(AIBA)的执行董事,他需要处理掉一本厚厚的大书。这是蒙古国拳击协会一位高级官员赠送给他的礼物。这本描写蒙古国历史的特别版本书籍对于他的手提箱来说太大了。

“它非常巨大,而且很沉。”金锆回忆道,他在2015年被国际业余拳击联合会开除。面对《泰晤士报》的记者,他揭露了奥运拳击历史上存在的金钱换奖牌的文化。他讲述了一个关于贿赂的故事,里面还涉及一个被指控的毒枭,以及一桩可疑的死亡事件。

“我把那本书放在了酒店套房的桌子上,但还是成功找到了一个对阅读它感兴趣的团队成员。”

不多时,金锆接到了一个电话。“你没有打开过这本书吧?”工作人员这样问道,“你知道里面有一个信封吗?我马上到你的房间。”

这本书里面夹着两个信封,共藏有2万美元现金。金锆断定这是送给他的,以换取他在2011年世锦赛上能够操纵比赛。

金锆展示了当天在巴库Point酒店拍摄的照片,美钞被放置在书的上面。该酒店在互联网上公布的房间照片,与金锆及其工作人员拍摄的照片相符。“我意识到,为什么一个蒙古国代表团的成员每天早上都来敲我的门,跟我打招呼。他一定被搞糊涂了。我拿了他们的两万美元,却没有为他们的拳手做任何事。”金锆说。

“我让我的两名工作人员马上召集那名官员开会,谴责了他并退还了钱。我不在现场,因为我不想让他难堪。十分钟之后,他给我发了一条信息,说「请惩罚我,而不是我的拳击手们」。”

这发生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前一年。金锆说,等到奥运会开始时,他已经拒绝了来自两个国家的贿赂,目的都是操纵奥运会比赛。“每个35万美元。”金锆说,这是奥运金牌的价格。

他不确认,是否有人试图贿赂其他官员。然而,他知道,用钱换金牌是拳击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他表示,类似的贿赂在北京奥运会之前就发生了。一位在伦敦奥运会之前向他提供六位数贿赂的官员说,雅典奥运会上一枚拳击金牌的价格是100万美元。“他们告诉我,他们拒绝了支付这么一大笔钱。”金锆说。

他还透露,他们2010年从阿塞拜疆获得了一笔1000万美元的贷款,用以资助建立世界拳击联赛(WSB),这是一项旨在让业余拳击手既保留奥运选手身份,同时又能进行职业比赛的国际团体赛。这笔贷款在2010年被支付,达成的默契是两年后让阿塞拜疆选手在伦敦获得金牌。

金锆在奥林匹克体系中工作了30多年。当他缓步走在首尔的奥林匹克公园时,他回忆起了1988年汉城奥运会期间担任美国队协调员的时光。他当时为卡尔-刘易斯、乔伊娜和克里斯-埃弗特等明星选手进行身份注册。“克里斯(埃弗特)是一位伟大的网球冠军,但我记得她想和所有运动员一起留在奥运村里。她非常优雅。”金锆说。

然而,他也亲历了国际体育的阴暗面。在首尔接受采访的四天时间里,他为奥运会的腐败提供了令人信服的证词。

他在2006年成为了国际拳击界的领导者,他承认贿赂是他抵达那里的路径。吴经国,这名来自台湾的建筑师自1988年开始担任国际奥委会委员,2005年,他聘请金锆帮助他竞选国际业余拳击联合会主席一职。他的对手是巴基斯坦体育部长安瓦尔-乔德利,后者在担任主席期间长期受到腐败指控。

“在我们飞往圣多明各(多米尼加首都,选举所在地)之前,许多国家的拳击协会要求开会。我们团队的一些工作人员曾经是安瓦尔-乔德利团队的成员。他们说,「你需要现金来贿赂这些协会」。所以,我问吴经国,「你有现金吗?我听说,如果我们没有现金贿赂,就没有(赢的)机会。」

“他说,我可以支付机票、酒店等费用,但我不能带现金。”

因此,金锆声称,他们求助了资深拳击经纪人加富尔-拉西莫夫。后者被美国财政部描述为“乌兹别克斯坦的大罪犯之一和参与海洛因交易的重要人物”。

金锆说,吴经国承诺,他在两任任期后下台,会让加富尔-拉西莫夫接替他担任主席。他以此获得了拉西莫夫的支持。金锆说,加富尔-拉西莫夫的手下人带着现金抵达了圣多明各,准备在投票前撒币。

“我们与加富尔进行了一次会议。我们达成了协议,他退出(自己对主席的追逐),我们兵合一处,成为了一个团队。加富尔派了5名助手到圣多明各协助我们。

“我们相信俄罗斯人会支持安瓦尔-乔德利。他们已经向有些协会支付了费用。加富尔的人带来了35万美元。我们根据我们团队的经验(其中一些人之前曾参与过此事),为不同的协会准备不同数量的现金,并将现金装进了信封里。代表们来到我们设在圣多明各的竞选办公室,期待得到报酬,而我们贿赂了他们。由于他们胃口大开,我们的钱很快用完了,只好再(让加富尔-拉西莫夫)汇来了15万美元。

“第一天,对安瓦尔-乔德利来说并不顺利。我们听说俄罗斯人决定给出更多贿赂。我们不得不对代表们说,「请接收(俄罗斯人给的)信封,但仍然投票给我们。因为这是无记名投票,他们不会知道的。」最终我们以83票对79票获胜。”

吴经国立即任命金锆为执行董事——一个高薪职位,而拉西莫夫则成为了执行副主席。在吴经国2017年卸任后,他按计划将成为新任主席。

当69岁的马里代表皮埃尔-迪亚基特被发现死在了梅里亚圣多明各酒店的电梯井底时,他们选举获胜的喜悦马上被震惊所取代。其大使馆的官员拒绝排除犯罪谋杀的可能性,金锆说,当地警方告诉他,死者的财产中有一大笔钱。“警方说,他们在他的口袋里发现了大约16000美金,然后在他房间的一个袋子里又发现了16000美金。”金锆如此透露。

“马里人,来自一个贫穷的国家,有32000美元。那么,他从哪里弄来的这些钱呢?我们相信,这来自支持安瓦尔-乔德利的俄罗斯人。”

现在的金锆身体不好。去年,这位66岁的老人被诊断出罹患肝癌。如果能够找到合适的供体,移植可以延长他的生命。但他说,这需要尽快发生。

捍卫拳击的愿望驱使着他。他想要挑战国际奥委会将这项运动逐出奥运会的努力,因为他认为国际奥委会的负责人应该对国际业余拳击联合会被禁,以及东京奥运会拳击比赛(由国际奥委会负责)的问题承担一些责任。

金锆是深思熟虑,且细致入微的。当他接受《泰晤士报》采访时,他带来了一大堆文件以支撑他的言论。他还有一块白板来帮助解释一些更为复杂的政治问题。他有一名助手在现场(助手也是前国际业余拳击联合会的工作人员)查找相关文件,还有一些前国际业余拳击联合会的高级官员通过连线的方式来核实相关指控。

2015年6月,他被免去了执行董事的职务。吴经国将导致他下台的财务管理不善问题归咎于金锆。国际业余拳击联合会对他们两人都下达了终身禁令。但当金锆起诉遭到不公平待遇后,国际业余拳击联合会向他支付了超过100万瑞士法郎的解约金。

加拿大律师理查德-麦克拉伦去年发表的独立报告揭露了国际业余拳击联合会内部普遍存在的腐败现象。他表示,金锆被吴经国“不公平和不恰当地指控了许多从未发生过的活动。”当第一笔款项(35万瑞士法郎)打到他的银行账号后,金锆立即向一个旨在帮助较贫困拳击协会发展的基金会捐赠了20万瑞士法郎。

他是一个聪明、和蔼可亲的老人,似乎仍然受到同龄人的尊重。他将自己的肝癌归因于被国际业余拳击联合会开除所产生的压力,以及随后为捍卫自己的名声所进行的斗争。“我希望让人们知道真相。为了让人们相信我,我必须对自己诚实。”

他已经开始协助理查德-麦克拉伦进行相应调查,但并没有向《泰晤士报》记者提供更多细节。他希望加拿大人,或者他的同胞、国际奥委会长期委员庞德能够领导一个小组对腐败进行公开调查。“要保守所有秘密,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太多压力。我得了癌症,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但我想把它从我的胸口中拿走。”

“很多故事被埋葬和隐藏起来。但是,奥运会的诚信应该重新占据上风。除了国际奥委会正在对拳击做的事情,太多肮脏的故事不见了。他们应该做些事情以正视听,腐败需要被彻查。”

当他刚刚涉足拳击这个领域的时候,金锆希望自己能够成为这项运动的“清道夫”之一。但是,正如理查德-麦克拉伦的报告所显示的那样,腐败是“系统性的”。

麦克拉伦的调查主要集中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他的调查发现了“腐败、贿赂和操纵体育比赛结果的广泛证据”,裁判们在赛场上互相发出信号,以决定比赛结果。有证据表明,一名蒙古国的官员行贿25万美元,试图摆平奥运会半决赛的结果。除此之外,他还发现了关于2012年伦敦奥运会比赛的相关指控。

麦克拉伦指出,吴经国和取代金锆成为继任执行董事的卡里姆-布兹迪是“让操纵比赛盛行”的“关键人物”。金锆声称,在里约奥运会之前已经形成了“一种兼具恐惧、恐吓和服从的文化”。

金锆还表示,在吴经国担任主席的前几年,他试图制止对比赛的操纵,但是随着野心的膨胀,吴经国也变了。

到了2010年,吴经国开始瞄准了国际奥委会主席一职。他需要全新的世界拳击联赛(WSB)取得成功,避免发生一场会埋葬他声誉的金融灾难。阿塞拜疆对赞助这一赛事表达了兴趣,但随后态度冷淡下来。

金锆说,吴经国和他在巴库的一家酒店里安排了一次私人会面。参与会见的是阿塞拜疆紧急事务部部长卡马拉丁-海达罗夫,他身兼阿塞拜疆拳击协会主席一职。他也是一位被指控腐败的富豪,但他在过去否认了这一点。

“吴经国和海达罗夫进行了私下讨论。会谈只有30分钟。然后吴经国待在房间,只有部长走了出来。他当着所有人的面问我:「你们的主席为奥运金牌开了价,他可以帮助阿塞拜疆拳击手获得金牌,这可能吗?」我回答他,「我得问问我们的主席」。”

很明显,他们在讨论伦敦奥运会。

“在达成这笔交易方面,一直往后拖、往后拖。我们已经启动了世界拳击联赛的计划,迫切需要资金。所以,我去和吴经国谈了谈,你猜他说什么吗?「嘿,你必须这么做。」然后,他就离开了房间。你能相信吗?他说做任何事情都是因为我们需要钱。”

在伦敦奥运会前一年,BBC报道了这个以金钱换金牌的交易,声称阿塞拜疆人被承诺将获得两枚奥运金牌,以换来1000万美元的贷款。金锆说,当BBC播发了这一报道之后,一切都变了。“吴经国惊慌失措,”金锆说,“他的梦想是在2012年进入国际奥委会的执委会,并在2013年竞选奥委会主席。但在BBC的报道爆出之后,他彻底改变了自己的立场。”

“在他看来,如果阿塞拜疆哪怕只拿到一枚金牌,BBC的报道就会被证明是正确的,这将是一桩真正的丑闻。伦敦奥运会期间,他来到了赛场。他打电话给所有的赛事官员,并在赛前发表了讲话,他只是暗示我们不应该证明BBC是正确的。如果我们让阿塞拜疆获得金牌,国际业余拳击联合会将被视为一个腐败组织。然后,私下里,让我去赛场,确保他们没有拿到金牌。”

当阿塞拜疆超重量级拳击手马格梅德拉苏尔-马吉多夫在半决赛中输给意大利的罗伯托-卡马雷勒后,事情在ExCel展览中心达到了高潮。

“阿塞拜疆人非常生气,”金锆说,“比赛结束后,VIP区域的电梯里发生了冲突。我们不得不阻止他们去找吴经国。”

“阿塞拜疆人提出了抗议。房间里堆满了人。阿塞拜疆的部长在那里,副主席也在,教练们全都在。部长打电话给吴经国,说他必须推翻这个决定,否则他将开新闻发布会揭露一切。吴经国问他:「你要揭露什么?」但他知道部长会公布什么,因为部长想告诉全世界吴经国向他承诺了什么。”

结果最终得以维持,阿塞拜疆没有进一步上诉的理由。但阿塞拜疆要求一天后查看录像回放,吴经国同意了。然后,回放开始十秒后,吴经国以意大利拳击手的一击重拳为由,基本上将讨论的大门关闭了。“你能相信吗?吴经国(他声称)对公平不感兴趣,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立场。”

在公开场合,吴经国还声称Benkos公司资助的阿塞拜疆项目与他本人无关。这是一项由金锆倡议,并由他独立推动的项目。Benkos公司可能并不完全知情。

当《泰晤士报》的记者与金锆在首尔坐在一起时,后者出具了一份与Benkos公司原始合同的副本。最后一页,有金锆的签名,他的签名下方则是吴经国的签名。

补记(在《泰晤士报》的另一篇文章中补充了一下信息)

阿塞拜疆拳击协会、蒙古拳击协会,以及拉西莫夫都被联系希望对此进行回应,但截止发稿时并没有任何回复。

当被问及是否对麦克拉伦发表的调查报告进行回应时,吴经国说:“我想采取法律行动,但我的妻子劝我,「让过去的一切都随风而去吧。」”

国际奥委会没有回应金锆的具体指控。“任何人对国际奥委会成员的管理问题有质疑,都被邀请联系国际奥委会的道德委员会。”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