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北溪”?
财经

谁动了“北溪”?

本周以来,俄罗斯向欧盟运输天然气的主要管道“北溪”已经出现四处泄漏。

当地时间9月26日和27日,连接俄罗斯与德国的“北溪-1”和“北溪-2”管道在24小时内接连出现三起大型泄漏事件。当地时间9月29日,瑞典海岸警卫队指挥中心称,发现新的泄漏点,破裂点达到四处。

瑞典通讯社TT报道,两处泄漏点在瑞典专属经济区,另两处在丹麦专属经济区。这些管道早前已暂停运行,但是连续出现泄漏被欧盟方面认为并非事故,而是蓄意破坏,目前关于谁是幕后主使的猜测甚嚣尘上。

这场“罗生门”背后,更为切实的问题在于,泄漏对野生动物和海洋交通造成了直接的危害,同时也可能会推高能源价格,这对于本已严峻的欧洲能源危机构成进一步挑战。

罗生门

“北溪-1”和“北溪-2”管道是为了从波罗的海海底将俄罗斯的天然气输送到德国。

“北溪-1”于2011年建成,东起俄罗斯,经由波罗的海海底通往德国,但从今年8月开始停止供气。“北溪-2”于2021年建成,与“北溪-1”基本平行,尚未投入使用,但有天然气封存在内。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俄气)是北溪天然气管道公司最大股东。

此次泄漏发生的时间点非常紧密,且较为敏感。事件发生在俄乌冲突期间,欧盟与俄罗斯就天然气议题存在分歧,俄罗斯已暂停通过“北溪”供气,又恰逢冬季来临,欧洲多国出现了能源困境。

欧盟外交政策主管何塞普·博雷利9月28日直言,所有迹象表明,两条“北溪”天然气管道在波罗的海的泄漏“是故意行为的结果”。

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波瑞尔也发布声明称,这些事“并非巧合”,“所有讯息皆表明,这些泄漏是蓄意行为的结果”。

欧盟与俄罗斯之间重要的能源输送管线被人为破坏,国际社会纷纷猜测其背后的动机。

《卫报》称,两条“北溪”管道经过的波罗的海水深通常只有几十米到100多米。对于现代海军而言,在这样的深度作业并非难事。德国安全部门认为,考虑到泄漏的具体情况,很可能是“潜水员或小型潜艇”在管道上安装了水雷或炸药,“只有国家行为体”才能做到这一点。

耐人寻味的是,事件发生后,波兰前外交部长及国防部长拉多斯瓦夫在推特上写道:“谢谢你,美国”,直接将美国与该事件联系起来。他的推文随后遭到波兰政府发言人批评。

于是拉多斯瓦夫改口说,自己只是非常乐于看到“北溪”天然气管道不能继续供气,而这是波兰政府一贯以来的目标。随后表示对于谁是幕后主使的推断,仅代表其个人观点,而非波兰政府的立场。

俄方发言人则直接点名拜登,称他“有义务”回应美国是否对管道实施了威胁。

俄罗斯联邦总检察院9月28日表示,该机构已就涉嫌破坏“北溪”天然气管道的“国际恐怖主义”行为刑事立案,俄联邦安全局据此展开初步调查。

另据央视新闻消息,当地时间9月29日,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表示,“北溪”天然气管道发生泄漏的地点,位于美国情报机构所控制的区域。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莱斯当地时间28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认为美国以某种方式参与了对‘北溪’管道蓄意破坏的想法是荒谬的。”

一名乌克兰高级官员则称,此次事件是俄罗斯为破坏欧洲稳定而发动的袭击,但没有给出证据。

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28日对俄媒体表示,所谓俄参与制造“北溪-1”和“北溪-2”天然气管道泄漏事故是“可预见的愚蠢推测”。

到底谁干的一时半会是掰扯不请了,欧洲现在能做的就是加强能源基础设施的检查以及防护。

《亚洲时报》分析认为,美国、乌克兰、波罗的海三国以及芬兰是这次管道泄漏的潜在受益者。其中,美国曾明确表示,如果俄乌开战“将不会再有‘北溪’2号”。

寻找替代品

在今年欧洲与俄罗斯的角力中,“北溪”天然气管道一直是冲突的关键。

6月中旬,俄气以西门子公司未及时交还俄气送修的涡轮机为由,将经由“北溪-1”管道输往德国的天然气供应量减少近60%,每天供气量不超过6700万立方米。7月11日,“北溪-1”管道暂停输气,展开年度例行维护,并于当月21日恢复供气。7月27日,“北溪-1”管道“波尔托瓦亚”压气站又一台涡轮机停止运行,“北溪-1”管道日供气量从6700万立方米降至3300万立方米。

8月底,俄气宣布,因对“波尔托瓦亚”压气站唯一在运行的涡轮机进行维修,“北溪-1”管道8月31日至9月3日暂停供气。不过当地时间9月2日,俄气发布消息说,在与德国西门子公司代表共同对“波尔托瓦亚”压气站涡轮机进行检修时,发现多处设备漏油,“北溪-1”天然气管道将完全停止输气,直至故障排除。

俄罗斯方面当地时间9月4日表示,“北溪-1”天然气管道停止运营完全是西方国家和欧盟的行为与制裁所致。

此次管道泄漏在冬天来临之前对欧洲的直接影响尚不明确,但加深了欧洲能源安全的不确定性。

在天然气管道泄漏(27日)被发现之前,欧洲天然气价格已经从8月底的峰值下滑。但泄漏消息传出后,价格上涨了近20%,报205欧元,大约是一年前的五倍。

天然气市场明显受到惊吓。分析人士认为,“北溪”管道泄漏事件,对荷兰TTF明年交付的天然气期货价影响较大。“北溪”管道无法运营将影响明年欧洲的天然气供给,使天然气价格在很长时间内保持在高位。

现在欧洲国家正在争分夺秒地寻找俄罗斯天然气的永久替代品,例如,德国正在建造3个浮动液化天然气接收站,并开始重新依赖核能。而挪威已经取代俄罗斯,成为向欧盟输送管道天然气的最大供应国。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