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集团持续亏损 战略战术双双失败

清扬君自媒体
09-30 21:13 来自北京

2022年9月29日晚,霸王国际(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霸王集团”,证券代码:01338)发布了2022年中期报告:2022年上半年营收1.16亿元,与2021年上半年持平;净亏损1620万元,对比2021年上半年亏损的908.4万元,亏损扩大12.9%。

其中,霸王集团电商渠道的营业额约5230万元,同比下降约8.6%;在大陆以外的销售约占霸王集团总销售额的2.4%。

按品牌拆分:

霸王品牌营收约1.11亿元,占集团总收入的96.2%,较去年同期增加了约0.9%;

追风品牌营收约200万元,占集团总收入的1.7%,较去年同期增加了约8.7%;

丽涛品牌营收约230万元,占集团总收入的2%,较去年同期下降了约32.6%;

本草堂品牌营收约5万元,占集团总收入的0.01%,较去年同期下降约54.2%。

尽管持续亏损,但霸王集团在2022年上半年还是做了不少努力,比如跨界合作、直播带货、产品推广。

1、和网易CC直播跨界合作。利用网易网络游戏的庞大用户群和游戏博主的热门流量,制作了印有热门游戏博主头像的联名定制礼盒。借助网易直播程序,发起了关于霸王品牌的在线讨论并对其品牌形像进行宣传,吸引了大量的观众观看和互动,这激发了观众对其品牌的兴趣并带动了销售。

2、与中国高考APP「掌上高考」联名跨界合作,发起了「头顶不光,高考不慌」的热门话题。通过在中国掌上高考APP中植入关于护发的宣传和推广资料来提升其品牌在年轻一代中的认知度和影响力。

3、与游戏品牌绝对演绎合作。借助其拥有80%女性游戏玩家的潜在消费群体,通过在手游游戏中植入霸王草本护发理念与霸王产品和品牌,向潜在的年轻女性客户推广高端霸王女

士防脱品牌产品,提高了其产品在这一细分市场的认知与影响力。

4、直播带货。通过公司直播团队以直播带货方式在网上推广品牌和实时销售产品。通过与受欢迎的社交媒体平台合作,在小红书、微博、哔哩哔哩以及抖音上宣传和推广防脱品牌产品。

5、将霸王经典中草药系列产品销售到俄罗斯及蒙古市场,将防脱育发热门产品进入美国市场。

6、推出了霸王三花花瓣沐浴露,补充了集团在花瓣沐浴露的市场空白;推出霸王品牌牙膏

系列,补充了集团在中草药口腔市场的空白区域。

7、上新霸王小药精IP定制产品,成功打造了霸王在日化品牌独有的IP形象。还将二次元与霸王洗护联合推广,打造了产品年轻化形象,拓展了年轻消费市场。

8、在天猫平台上更新了女士防脱及控油去屑洗发水等新品,成功打造了霸王产品年轻化形象和迎合了消费者对控油产品的需求。

9、继续参加社会公益活动以提升企业的公众形象。向广东粤北山区贫困户捐赠霸王品牌家庭及个人护理产品和消杀产品。在三八妇女节期间,霸王与广州市海龙街道社工服务站联合做了三八妇女节的探访活动,并捐赠爱心物资。

截至2022年6月30日:

霸王品牌分销网络包括980个分销商及八个重点零售商,覆盖中国26个省份及四个直辖市。以及中国香港、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美国、俄罗斯以及蒙古;

追风品牌分销网络包括980个分销商,覆盖中国26个省份及四个直辖市。此外,追风品牌产品也销往香港、新加坡、泰国以及马来西亚;

丽涛产品主要由沐浴露和洗衣液组成,以中国二三线城市的消费者为目标客户群体,丽涛品牌分销网络包括931个分销商和一家重点零售商,覆盖中国26个省份及四个直辖市;

霸王集团已经在17个在线零售平台上建立了霸王、追风和本草堂的在线旗舰店。

表面来看,霸王集团的销售网络在不断扩大,分销商的数量在不断扩大,但实际上分销商质量在下降。

对比2021年年底,霸王集团的分销商增加了4个省份,分销商数量增加了114个,但重点零售商减少了一个,而2022年上半年整体营收仅仅增加了0.9%;

追风品牌的分销商增加了4个省份,但总销售额仅有200万元,仅增加了8.7%;

丽涛品牌的分销商虽然增加了65个,但总销售额仅有230万元,同比下降了32.6%;

新增4个在线零售平台的旗舰店。

霸王集团分销商质量在下降的另一组数据是:

霸王品牌营收约1.11亿元,占集团总收入的96.2%,较去年同期增加了约0.9%;

追风品牌营收约200万元,占集团总收入的1.7%,较去年同期增加了约8.7%;

丽涛品牌营收约230万元,占集团总收入的2%,较去年同期下降了约32.6%;

霸王集团新增4个在线零售平台的旗舰店,但电商渠道的营业额仅5230万元,同比还下降8.6%。

有意思的是,霸王集团还希望深化95后或00后年轻大学生的防脱发意识。

霸王集团计划通过参加大学生广告艺术节学院奖秋季赛,通过推出年轻化霸王品牌产品以及通过广告和创意广告文本的宣传,达到上述科普目的。

在清扬君看来,霸王集团寄希望成为“全球中草药家庭及个人护理产品领军企业”的战略,以及“深化95后或00后年轻大学生的防脱发意识”的战略全部是失败的。

霸王集团2021年营收2.74亿,仅是巅峰时期2009年17.56亿营收的15.6%。放眼整个行业,霸王集团早已沦为不入流的企业,何谈成为“全球中草药家庭及个人护理产品领军企业”?

2010年9月3日,广东省岭南中药文化遗产保护工作领导小组在广州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霸王(广州)有限公司被认定为“中药世家”。但这一认定是《关于公布“食品世家”、“中药世家”等认定办法的通知》下发仅仅8天。从提出申请到审查评审更是仅3—4天。不少人质疑,“中药世家”的认定是为霸王公司量身定做,是一次获得官方支持的“危机公关”。为的是解决二恶烷事件和陈启源身世被质疑的问题。

姑且不论“中药世家”的真假,霸王集团早就确定了“中药”路线,但从结果来看,没什么值得可圈可点的地方,这说明其战略是失败的。

重要的是,霸王集团年轻化的路线也是错的。

一个企业的年轻化,不仅是想要把目标群体年轻化,更要的是在实施年轻化策略的时候,用年轻化的团队,用年轻人的思路去和消费者沟通、交流,并且用年轻化的营销策略定位产品、包装产品、宣传产品、销售产品。青少年容易被新事物触动,但霸王集团拿自己的“年轻化”——用印有霸王秃顶创始人陈启源的头像,这不仅起不到好的作用,相反还会让消费者认为霸王把自己当做试验品。谁让陈启源的秃顶太明显,难怪有网友称“先把创始人的秃顶治治吧”!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