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本老口述史|印顺法师忆恩师:我不能成为你,但我努力靠近你
佛教

纪念本老口述史|印顺法师忆恩师:我不能成为你,但我努力靠近你

自动播放

师父常说:“未成佛道时,要先结人缘,广结善缘,为教为众。眼里要有大众的影子,耳里要有大众的声音,心里要有大众的功绩,身上要有大众的恩惠。使佛教的理义能深入社会,能在群众中植根”

口述者|印顺法师

印顺大和尚,佛门泰斗本焕长老之衣钵真传,临济宗第四十五代传人。现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海南省佛教协会会长、湖北省佛教协会名誉会长、深圳市佛教协会会长,担任深圳弘法寺、三亚南山寺、尼泊尔中华寺等多家寺院方丈,本焕学院院长、南海佛学院院长、柬中友协最高顾问、柬埔寨最高国家勋章获得者。由于其修行、弘法成就及对中外佛教文化交流所作出的杰出贡献,被泰国国王御赐“华僧大尊长”的荣誉称号。

不负嘱托 牢记使命

我第一次去尼泊尔是2007年的12月26号,当时去的时候是一个黄昏,当时到了蓝毗尼花园的时候满眼尽是无尽的苍凉,当时蓝毗尼的荒草有半人多高,在这个荒芜的花园里面想着佛陀的故事,在佛陀诞生的菩提树下看到当时蓝毗尼的花园是如此的荒凉,令人绝望。

我当时心特别难受。我想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把佛陀的故乡变成我们共同的家园,所以人不能随便的发愿,没想到五年以后我就去当了中华寺的方丈。

当年在酝酿派谁去中华寺做方丈的问题上国宗局征求了各大寺院、各大副会长的意见,大家后来都一直推荐让我过去,当时我很震惊,横着排竖着排都跟我没有关系,怎么能让我去呢?所以当时跟我谈的时候我其实心里没底,表面上我是坚决支持,内心里是先看清他们到底想干什么,所以就一直拖着。直到我和老和尚的一次长谈,他老人家坚定了我的决心。

老和尚听说这个消息之后非常高兴,他说尼泊尔蓝毗尼是佛陀的诞生地,是我们所有佛教徒心中的家园,他说祖国这么信任你,人民这么信任你,佛教界这么信任你,你一定要把尼泊尔中华寺给我弄好,不要倒中国佛教界的牌子,不要倒中国人民的牌子,不要倒中国政府的牌子。

你是我本焕的徒弟,一定要做一个好榜样,一定要把尼泊尔中华寺建设成我们所有佛教徒心中的家园,所有佛教徒灵魂的故乡,同时你到那之后,会更好的理解佛教,理解经典,更好的认识佛教认识经典,更好的把佛法转化为生活,让佛法成为生命和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你不到那里,该成山该成沙,单纯在文字中在思维中打转,很难真正的理解佛教的本怀。

现在回头看来,确实是佛教界认为我可以,中国政府也认为我最合适,既然大家对我这么信任,对我这么有信心,那么我就觉得不能辜负大家的信任,也不能辜负时代给你的这么一个机会。

老和尚常说要懂得节俭,惜福

老和尚已经不是印象中的节俭,今天我不知道老和尚在光孝寺的方丈室整理了没,还记得老和尚他坐的凳子是铁丝绑的,躺椅也是铁丝绑着的,前边儿那个桌子下边儿垫的是五块砖,缺一个腿了。他的方丈室里边儿吃饭的桌子是个胶合板的,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上面的透明胶都已经不知道粘了多少层了。

每次擦桌子都要很小心,他自己吃饭,每一粒米掉地上都要捡起来吃的。他房间的灯光永远是比较昏暗的,为啥?他怕点多了浪费电,一出门就关了,他说他的世界是无尽微妙庄严世界,但是他的房间里边,他永远舍不得开灯。吃饭用的一张纸,都是要撕3份,包括他临走那天凌晨擦汗的时候,他当时汗如雨下,医生连抽了三张纸,他本能的反应快速地把纸给夺过来,就把一张纸分成3份。

另外就是我最初给老和尚当侍者的时候,当时给他洗脸,水多一点,他就说下辈子让我生到没水的地方去。因为南方热、潮,他的毛巾一天要洗十几次,但你既要保证毛巾要很干净卫生,不能有味儿,你还要保证不能浪费水。所以每天早上洗脸的时候,毛巾是刚好那个水可以把毛巾浸透,多一点他就骂你。

在《佛说大方广善巧方便经》中记载“又我所有六年苦行历诸难事,但为降伏诸外道故,又欲令诸众生起精进故,一麻一麦为所食者,欲令身器得清净故。”意思是说:佛陀在因地修行时,曾历经六年苦行,为的是降伏外道,树立佛教正道正行的形象。他在苦行时,日食一麦一麻为的是让身心得到清净。从这里可以看出佛陀将节俭视为清净身心的法门。

老和尚在世时也总是秉承佛陀的教导,将勤俭节约落实到生活修行中。他老人家常说,要懂得节俭、惜福。因为每个人的福报都是自己前世修来的,而这世所受用的一切都是在消受前世所修的福报,那怕一滴水、一粒米、一张纸、一块布,享用得越多福报也就折消得越多。

每分善款都有因果

不能说吝啬吧,老人家他对因果的问题上看的太过于通透。我刚出家的时候,在广州光孝寺,他的一个侄儿叫张兴旺过来,说孩子大学毕业要工作,就要1万块钱押金,这在当时内地也比较流行的。老和尚不同意,老和尚说,我的钱呢,都是十方信众供养的,每一分钱背后都有一个因果,我这个钱不能给你。

我当时心里想,老和尚你这个人有点太不通人情世故,不说人情世故,你身边人你都不度,你身边人都没有办法建立信心,这个人他都没有得到你的恩惠。他没有在你这儿得到,他很难对你建立信心。身边的人你都不建立这种信心,哪儿行啊。然后我劝老和尚,老和尚不听,还给我骂了一顿,我就背着老和尚给他买了四张票,给了1万块钱,他那个侄儿挺老实,就给老和尚讲,老和尚给他侄儿批评了一顿,坚持要把这个钱退给我。

这个事对我触动特别特别大。他对他的家,对他老家的,你看他建健民医院,建焕新小学,修了无数桥,修了无数的路。但是呢,在他们亲戚啊,这些面对个体的时候呢,他就是特别的分明。

老和尚常说,大家捐来那么多钱,是向他求福的,他自己没有福报,所以把每分钱都用来建庙,帮大家求福。

我不能成为你,但我努力靠近你

我因为对老和尚有绝对的信心,才对佛法升起了信心,对老和尚有绝对信心,才慢慢地建立了对佛教的一种信心,没老和尚这一切都谈不上。所以我当侍者期间,我不是单纯的是一份工作,我觉得我全身心是一种融入。举个最最简单的例子,我睡觉打呼噜你是知道的,我房间里放三个闹钟都闹不醒,但是呢,我的房间离老和尚那么远,老和尚半夜的咳嗽,翻身上厕所,坐那儿是喝水还是吃饼干,我是一清二楚的。

在弘法寺里,老居士都知道老和尚找我从来不需要打电话,老和尚一动要找我的念头,那我就到他那儿去了。

有一次老和尚安排我去支提山,请界诠法师来弘法寺传戒的时候做授经阿阇梨,和界诠法师说完之后呢,心静法师就带我去支提山,那时候已经中午,支提山已经做好饭了,所以我们去了大殿之后,坐上准备吃饭。这时候我突然间感觉老和尚出事儿了,我马上把筷子放下来,我说老和尚出事了,我们赶紧走。

当时心静法师还劝我说如果出事儿的话肯定打电话来了,是不是,家里一堆人照顾着,你出来一会儿哪会出事儿,你想多了,我说老和尚一定出事儿了,他说你赶快吃两口,车现在加油去了,等会儿加完油回来我们就走。我说别说了,老和尚一定出事了,我马上走,搞得大家饭都没吃好,我就丢下碗筷就顺着山路往山下走。走到半山腰,车加完油回来,我们就往机场赶。快到机场他们打电话来说老和尚出事儿了,现在在保健办,120把他送到保健办了。我说我知道了,我已经快到福州机场马上回来了。

当时我觉得我的身心完全融入了老和尚的世界,你只有身心融入这个世界才知道他世界的宏大,才知道他世界的瑰丽,才知道诸佛菩萨的神谕或者是这种世界是什么样子的,要不然你单纯从口头上去讲,文字上去描述,实际上你是没有办法去理解的,所以我觉得融入很重要,融入的前提是建立绝对的信心。

我们现在这个社会最大的问题是我没有办法建立一个信心的对象,对父母建立不了绝对信心,对子女建立不了绝对信心,对老师建立不了绝对信心,对学生建立不了绝对的信心,对医生建立不了绝对信心,对患者建立不了绝对的信心。我们不知道这个世界我们该信谁,我们不知道我们到底是要往哪儿去走,魂归何方,人往何处去?

我觉得我最幸运的是我对老和尚有绝对的信心,所以说我自觉地融入他的世界,自觉地一点点的来走进他,自觉地一点点来向他学。我不一定能成为他,但起码我学得越来越像他。

弘法度人 悲心切愿

老和尚一生在实践着“虚空有尽,我愿无穷”的广大行愿。他生前曾任中国佛教协会名誉会长和十几家丛林方丈住持及佛门与社会等多种职务,他总是悲智勤勉、日夜兼程地行持着。因为他弘法寺才成为了闻名海内外的“南天佛国”“弘法圣境”——辐射全国及港澳乃至海外的弘法利生的广阔平台。

在建寺安众、弘宗演教的同时,老和尚智慧开明地通过多种方法发现与培养佛门人才,特别是僧才的护持和提携。现在国家宗教局主管、弘法寺与北京大学合办的本焕学院就是他老人家倡议建立的。大力培养新时代与社会相适应的弘法利生人才。每当大灾降临,国难当头,众生受厄。师父他总是无限悲悯地首先挺身而出,出钱出力,主持法会为国家和民众祈福。用行动践行了他“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的菩萨精神。

晚年老和尚与众多高僧大德一道共倡首届世界佛教论坛在中国成功举办,为构建和谐社会、和谐世界而不辞年迈不遗余力。特别是在主持法事寺务和受访开示之外,常常随缘应请弘法传道,也往往不顾年迈奔波四方,弘化海内外;甚至在百余高龄,仍不舍众生,一如既往地于凌晨四点起床课诵(晚十点课诵后休息),早斋后便大开丈室,开始一天的接待法务。无论是达官显贵,还是平民信众,师父常常亲切问候和慈悲加持,广接佛缘,普化大众。

师父常说:未成佛道时,要先结人缘,广结善缘,为教为众。眼里要有大众的影子,耳里要有大众的声音,心里要有大众的功绩,身上要有大众的恩惠。使佛教的理义能深入社会,能在群众中植根。并“适当引导正见来过合理的经济生活,正义的政治生活,服务的社会生活,慈悲的道德生活,尊重的伦理生活,净化的感情生活”。

2022年4月2日,是当代传奇高僧,佛门泰斗本焕长老圆寂十周年纪念日。为承继长老慈风,使长老精神普济世人,深圳弘法寺开启了为期一年的纪念本焕长老圆寂系列活动,其中弘法寺网站和公众号开辟纪念本老专题栏目,推出大众追忆本老的《本焕长老口述史》。

本焕长老留下的信仰遗产和精神财富,其影响力已远远超出了佛教甚至宗教领域,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显深远与厚重。在今天,这种信仰的力量和精神的榜样弥足珍贵,他让我们精诚团结,慈悲济世,永不懈怠,砥砺奋斗,走好新时代的新长征,迈向新时代的星辰大海。(图/文 深圳弘法寺)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