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财眼|江阴银行遭大股东减持背后:前十大股东1个老赖、7个股权质押或冻结
财经

银行财眼|江阴银行遭大股东减持背后:前十大股东1个老赖、7个股权质押或冻结

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出品 文丨潇潇

爆料邮箱:gaoyue@ifeng.com

记者微信:gao2010yue

核心提示:

1、近日,江阴银行原第一大股东长达钢铁减持该行1430万股,减持后持股比例降至3.65%。原第二大股东新锦南持股占比为4.18%,被动成为江阴银行第一大股东。

2、江阴银行前十大股东中有1位是“老赖”,有7位存在股权质押或冻结。

3、江阴银行前三季度营收、归母净利润增速分别为21.88%、22.38%,同期的信用减值损失高达12.31亿元,同比增长27.98%,增长幅度比归母净利润还高出5.6个百分点,很大程度上抑制了净利润的增幅。

4、截至11月22日收盘,江阴银行股价为3.93元,上市6年以来股价下跌16.86%,较历史高点跌去76.43%。

凤凰网财经讯 继杭州银行被减持后,又一家银行被股东减持,这次还是第一大股东!

11月18日晚间,江阴银行发布公告称,原第一大股东江阴市长达钢铁有限公司(下称“长达钢铁”)已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合计减持该行1430万股,减持后持股比例降至3.65%。

原第二大股东江阴新锦南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新锦南”)持有该行股份数量为9089.25股,占总股本比例为4.18%,被动成为江阴银行第一大股东。

从股东的持股比例来看,江阴银行的股权过于分散。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分散性股权可以降低股东持有股份的流动性风险,且股东持股数相近,有利于产生权力制衡与民主决策。同时,股权分散不利于控制权集中,公司股东可能无法在集体行动上达成一致,导致降低公司的反应速度,降低工作效率。

前十大股东1个“老赖” 7个质押或冻结

除了股权较为分散之外,江阴银行的前十大股东中多个都存在股权质押等问题。

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综合江阴银行三季报、天眼查数据发现,该行前十大股东中5个都不同程度质押了手中所持股权。包括现任第一大股东新锦南、第四大股东江阴市振宏印染有限公司、第五大股东江阴长江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阴长投”)、第七大股东江阴市爱衣思团绒毛纺有限公司、第八大股东江阴法尔胜钢铁制品有限公司(下称“法尔胜”)、第九大股东江阴市爱衣思团绒毛纺有限公司。其中,第一大股东新锦南质押只质押了3000股;但江阴长投和法尔胜质押比例均超50%,已失去在股东大会和董事会的表决权。

此外,江阴银行的第二大股东江阴市华发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华发实业”)所持该行的8325.51万股权全部被冻结。

江阴银行前十大股东持股情况

江阴银行前十大股东持股情况

据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统计,江阴银行前十大股东中存在质押或冻结的股权占比已达7.04%,较现任第一大股东的持股占比还高出68%。

值得注意的是,第二大股东华发实业除了全部股权被冻结外,还因两笔借贷纠纷成为“老赖”。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20年6月、2021年8月,华发实业两度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今年6-11月,华发实业五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被执行总金额高达9.54亿元。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认为,“银行股东高比例的股权质押率,有可能因为股价下跌而触发股东更迭的风险,从而影响银行股东组成与股东结构的稳定性,反过来对银行战略与运营带来不确定性风险。”

信用减值损失大增28%

相对于股东情况,地处长三角城市群的江阴银行在业绩方面总体有较为不错的表现,但背后尚存信用减值大幅增加的“隐忧”。

江阴银行三季报显示,1-9月,该行实现营收29.65亿元,同比增长21.88%;归母净利润9.17亿元,同比增长22.38%。

业绩大增的同时,江阴银行的信用减值损失也大幅增长。1-9月,该行信用减值损失高达12.31亿元,同比增长27.98%,增长幅度比归母净利润还高出5.6个百分点,很大程度上抑制了净利润的增幅。江阴银行称,上半年信用减值损失增加主要系贷款预期信用损失计提增加所致。

江阴银行在安全性指标方面表现都比较理想。截至9月末,该行不良贷款率为0.98%,较行业均值1.66%低0.68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496.19%,较行业均值205.54%大幅高出290.65个百分点。

但是,拨备覆盖率并不是越高越好。2019年9月,财政部发布的《金融企业财务规则(征求意见稿)》中提到,以银行业金融机构为例,监管部门要求的拨备覆盖率基本标准为150%,对于超过监管要求2倍以上,应视为存在隐藏利润的倾向,要对超额计提部分还原成未分配利润进行分配。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注意到,江阴银行496.19%的拨备覆盖率已超出监管标准2.3倍。

上市6年股价下跌16.86%

作为全国首家A股上市的农商行,江阴银行的股价表现备受投资者关注。

2016年9月,江阴银行在深交所上市,发行价格为4.64元/股,成为全国首家A股上市的农商行。上市当天,无悬念涨停,随后在不到8个月的时间里,该行股价一度达到最高点16.99元(前复权)。此后进入漫长的下跌周期,并于2018年5月首度破发。截至11月22日收盘,该行股价为3.93元,上市6年以来股价下跌16.86%,较历史高点跌去76.43%。

2019年6月14日,江阴银行曾触发过1次股价维稳措施,多位高管增持股份。截至当年12月20日,该行董事长孙伟、行长宋萍等12位高管合计增持24.7万股,增持金额共计110.58万元。虽有利好消息,但在此期间江阴银行股价仍下跌0.43%。

江阴银行股价走势

江阴银行股价走势

今年以来,江阴银行在一众下跌的上市银行股中表现较好,整体涨幅6.66%一度摘掉了破发的帽子,但7-8月的一波回调又让股价回到了“解放前”。

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注意到,7月和8月,江阴银行发生了较大的人事变动。7月23日,江阴银行副行长过晟宇因工作调动辞去职务。不足一个月,该行独立董事、董事会审计委员会主任委员林雷因个人原因于提出辞职。

10月下旬,江阴银行又迎来一波急跌。10月18-28日,江阴银行连跌9天,18.64%的跌幅在A股42家上市银行中表现最差。据万得数据显示,素有“聪明钱”之称的北上资金在这9天持续净卖出。

北上资金对江阴银行增减持情况表

北上资金对江阴银行增减持情况表

江阴银行连跌9天

江阴银行连跌9天

虽然股价表现并不理想,江阴银行却仍是机构调研的主要对象之一。年初至今,该行被调研53次,位列A股银行第四位,仅少于常熟银行、苏农银行、张家港行。

在8月下旬的一次调研中,江阴银行表示,要扎实推进增收创效深层次、结构化调整,促进盈利指标稳健提升。受LPR利率下行及政策层面影响,贷款收益率有小幅下行的压力,在存贷款收付息率的综合影响之下,预计息差水平能够维持稳定。

未来,江阴银行能否达成盈利水平稳健提升的目标、提振股价,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将持续关注。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