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背后的资本战
科技

《三体》背后的资本战

作者丨一视财经 木卫

编辑 | 西贝

三体文明又一次成了香饽饽。

这次的爆火,由影视作品的改编特别是剧版《三体》所引发。1月15日21:30,剧版《三体》在CCTV8、腾讯视频、咪咕视频等平台首播。

官方数据显示,上线1小时,《三体》电视剧腾讯视频站内热度值突破2.5万,打破了腾讯视频剧集首日热度值纪录。

作为我国国内最具含金量的国民级科幻IP,《三体》三部曲被誉为迄今为止中国当代最为杰出的科幻小说,是中国科幻文学的里程碑之作,不少人毫不吝啬对于这部作品的赞美之词,称其“以一己之力将中国科幻推上了世界的高度”,2015年,《三体》先后斩获了素有“科幻艺术节的诺贝尔奖”之称的美国科幻奇幻协会“星云奖”提名和第73届雨果奖最佳长篇故事奖,其作者刘慈欣(也称“大刘”)也成为了首次获此殊荣的亚洲作家。

0 1

三体故事为什么吸引人

作为科幻文学,《三体》的故事可谓恢弘壮丽,从第一部到第三部,不论是人物的对白,还是场面的描写,自始至终透露着一股浓厚的史诗感。

《三体》三部曲讲述了三个故事:

第一部《地球往事》讲述了在文革中亲眼目睹父亲被迫害致死的科学家叶文洁,由于对人类人性的失望,向宇宙中发出广播,并得到三体人回应的故事;

第二部《黑暗森林》讲述了在得知三体人向地球派出三体舰队后,大学教授罗辑莫名奇妙地被联合国选为“面壁人”,并最终悟出宇宙黑暗森林法则,并成功威慑三体人的故事;

第三部《死神永生》讲述了地球人对三体人威慑失败,并向宇宙中广播了三体星座的具体位置,三体星座、太阳系相继被宇宙黑暗森林法则所吞噬,主人公程心逃亡宇宙之外,并为了宇宙的重生,选择重新返回宇宙的故事。

就像哈利波特系列、指环王系列、冰与火之歌系列一样,三体系列凭借着恢弘的史诗长歌,为广大读者构建了一幅宏达、冰冷、充满着现实主义元素的科幻世界,深深地吸引了大批忠实的读者。

不仅是普通人,各行各业的很多成功人士也是忠实的三体迷。比如我们的国家副主席李源潮同志,曾经拿着做满了批注的《三体》原著与大刘进行了深刻交流,奥巴马在看完《三体》第一部之后意犹未尽,以美国政府的名义向大刘发送邮件进行催更,在大刘误删邮件之后还通过外交部来与中方协调,其他各界大牛诸如天体物理学家李淼、科幻作家王晋康、雷军、周鸿祎、扎克伯格、小岛秀夫等都在不同场合分享了自己对于《三体》的心得与赞美。

由此可以看出,《三体》这部作品在中国民众和世界科幻文学界的分量有多么重,刘慈欣也被称为是继阿西莫夫之后少有的能够写好“硬科幻”的作家之一。万众瞩目之下,与之沾边的任何动作都会被放到聚光灯之下,加以无限放大、细细观察。故此,《三体》系列的改编之路、影视化之路不可谓不艰辛。

0 2

艰辛的影视化、艰辛的变现

在此次剧版《三体》爆火之前,中国的文艺工作者们对于三体影视化改编呈现的尝试一直没有停下来,也产生了一些作品,总体质量上也是良莠不齐。

举两个相对的例子:

由B站、三体宇宙和艺画开天联合出品的动漫版《三体》尽管在上线初期也获得了豆瓣7分以上的好评价,但在播出几集之后,这个评分就大幅下滑,口碑逐渐崩坏,截止至笔者发稿,《三体》动漫版的评分已经跌至4.4分。不少网友直接指出,“搞不明白《三体》动漫版的编剧想干嘛,他们究竟有没有读过原著?”

与之相对,在更早之前,有一部名为《我的三体》的粉丝自制动画番剧系列,虽然没有动漫版三体那样的画面表现,但由于其能够忠实的还原原著且将原著的思维细节完全表现出来,获得了大量好评和观众支持,整体系列在豆瓣的普遍得分都在9分以上。

笔者认为,《三体》之所以难以改编,有三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是《三体》原著的问题。《三体》系列作为一个恢宏复杂的世界观与科幻概念,其具有的深奥繁杂的物理学、天文学原理和跨度极大的时代区间,与《沙丘》一道,被影视行业内公认为“最难影视化”的IP作品。第一部由于主要以文戏为主,因此改编压力还算小,只需要关注思想内涵方面的表现为主即可,笔者也乐见《三体》第一部改编的的成功,但从第二部开始,整个系列最为精华的部分,不仅是思想内涵的进一步深化,还有各种恢宏复杂的大场面,蕴藏于文字间的无穷想象力,是文学IP影视化改编始终难以突破藩篱的核心问题,视觉化的难题是早晚要面对的。

第二,是《三体》系列的意义实在非凡。越是优秀的文学巨著,其改变影视化之路便越是难走,特别是《三体》这样在某种意义上已经部分跳脱出文学而成为了国家对外形象展示、文化展示的一张重要名片(这点可以从早前国家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成果展示会上,在文学领域将《三体》系列置于显眼地位一窥)。因此,要影视化改编《三体》系列,要承担的责任实在是太重了。想走这条道路的人,需要考虑的方面有很多。

第三,是影视行业自身的问题。国内影视行业问题多多,这里笔者只讲对于原著改编的毛病。

根据笔者整理,迄今为止,关于《三体系列》的影视改编,最早可以追溯到游族版《三体》,2009年,影视制作人张番番接下电影版《三体》项目,2013年,完成立项工作。这是《三体》的第一次影视化“试水”。从立项开始又过去了将近10年,直到今天,张番番执导的电影《三体》还没成功播出。至于其他形式,电视剧方面,共有两部,一部是此次爆火的剧版三体,另一部是美国流媒体巨头网飞推出的网剧版《三体》,预计今年上线;动漫方面,有口碑已经崩坏的艺画开天版《三体》;此外还有PICO计划推出的VR版三体,主打互动叙事。可以说,目前为止“活下来”的孩子似乎只有剧版三体了。而剧版三体能够抓住人心的关键,就在于“尊重原著”,这在国内影视改编行业,无疑是一股清流。可以理解,纯粹小说的表达方式放要影视化就必须做出一些改编,小说中不合时宜的内容也要经过修改以让其符合时代需求,但显然国内的一些影视工作者对于“改编”的热情有些过头了,他们根本不关心观众怎么想,而是觉得自己既然有了版权,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改编”作品了,往往观众只想看到原著中精彩的桥段被搬上影视,可作品中却往往被加入了很多东施效颦的对白、令人尴尬的角色、不合时宜的感情线以及过度的资本宣传等等,这样的行为,不仅谈不上尊重原著,更是对于原著读者、观众以及整个影视改编的行业的不负责,如此自以为是,失败也就在所难免。

可以说,《三体》就像是一个“烫手香饽饽”,大家都想吃到它,可是很多人没有那个金刚钻,偏要硬揽瓷器活,最终只能落得个好吃难消化。

03

谁在吃饱

《三体》爆火,谁在吃饱?反正不是大刘,或者说,作为孩子父亲的大刘,本可以吃的很饱很饱。

2009年,那时作为小说的《三体》尚且没有火起来,出于生存的窘迫,大刘将当时《三体》的版权以10万人民币的价格卖给了导演张番番。当时大刘所供稿的杂志社给他的稿费还是千字150元,在娘子关电厂工作20多年,还是没能在太原买房,这样一看,10万元放在那时的大刘身上,确实是一笔巨款。

但是命运就是这样弄人,《三体》这块长了毛的金蛋,终究还是要显露出本色的。随着2015年《三体》获得雨果奖,这个IP突然走入了许多人的视野,其版权价值也随之水涨船高,对撞在了风口上的张番番,在2018年,也以1.2亿的价格将版权又转卖给了游族网络,并且如愿成为《三体》电影的导演。

这的确是一笔无比划算的买卖,不到十年,10万元的版权价格变翻了千倍,只是对大刘来说,命运的这个玩笑,开的实在是有些大。

话题再转回剧版三体,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剧版《三体》又是政商合作下的产物,《三体》电视剧由央视、企鹅影视、三体宇宙、咪咕文化、灵河文化合作出品。

毕竟在我们国家,要想完成优秀的文艺作品,只靠资本单打独斗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要有国家介入才行,不仅是此次的剧版《三体》,还有之前的《山海情》、《功勋》等优秀影视作品。

央视不必再做介绍。

先来看三体宇宙,根据天眼查数据,三体宇宙的疑似实控人为上海游族网络,前文已经提到,游族用1.2亿从张番番手中买下了《三体》的版权,随后,《三体》IP的运营权从游族影业过渡到了三体宇宙,而三体宇宙,可以说是“三体宇宙”的专业户和钉子户了,早在剧版《三体》爆火之前,三体宇宙就已经制作了《我的三体之章北海传》,授权并联合出品《三体》动画番剧、授权《三体》广播剧和三体时空沉浸展等三体内容作品。

考虑到之前张番番电影版《三体》的折戟,游族迫切地需要不仅是能够将《三体》影视化完成的人才,还要完成得好。因此挑中三体宇宙这个行业老师傅、三体钉子户也确实是一种双向奔赴。

虽然游族是主力军,但其他几大投资方也各有心思。企鹅影视作为腾讯旗下的影视公司,素来以多方下注著名,虽然《三体》IP握于游族之手,但最终还是逃不过腾讯的手心。不仅是剧版《三体》,即使艺画开天的动漫版三体口碑崩坏,腾讯仍然坚持投资其25亿元,腾讯在线视频副总裁、总编辑王娟担任艺画开天董事。

另外两位,灵河文化的参股股东中也有上市公司慈文传媒,而咪咕文化则是中国移动的全资子公司。

当然,《三体》爆火,吃饱的绝不只有以上这些投资者,还有一大批广告商。

根据笔者的观察,目前剧版《三体》中已经植入了荣耀手机、奇瑞汽车、同程旅行、汤达人、金水宝制药等多家品牌。不仅如此,各家品牌还积极在社交网络上与三体话题进行互动;而口碑不佳的动漫版《三体》中也插入了许多广告商,比如长安汽车、惠普电脑、南孚电池、AR眼睛Rokid,同剧版一样,动漫版的合作广告商也在进行积极互动,当然,是通过“背刺”动漫的整活形式来强化自己在观众心中的印象的,不过在当前动漫版三体人人喊打的环境下,这种不厚道的“背刺”,显然为这些品牌赢来了一些正向喝彩,起到了宣传作用。

0 4

三体爆火,游族不妙

按理来说,手握这样重大的IP,还有了如今剧版的成功,游族应该赚得盆满钵满才是,但其内部也是问题多多。

游族近年来最大的新闻,便是围绕已故创始人林奇的“遗产争夺战”了。2020年,林奇被爆疑似遭遇公司高层长期投毒去世,在去世之前,林奇掌握游族30亿总市值的股份。去世之后,留下如此巨大的财富空缺,引发了一系列的遗产争夺,诸如“前妻接手上市公司”“非婚生子争夺遗产”等狗血消息层出不穷,闹得游族上下满城风雨。直到今年一月,媒体爆出,林奇的继承人林小溪、林芮璟、林漓及其法定监护人XU FENFEN与上海加游于2022年12月30日签署了《股份转让框架协议》,转让方拟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将其持有的1.13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12.34%)转让给上海加游。转让全部完成后,上海加游将成为游族网络的第一大股东。

游族内部的争夺,会因为加游的介入而平息吗,还是会更加激烈,这都不得而知。而一个不稳定的“主力军”,对剧版《三体》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也就是说,当剧版《三体》在攻城拔寨的时候,老家却被“偷了”。

根据这两年的财报数据,游族的业绩可谓是每况愈下,2022年前三季度,公司营收为14.62亿元,同比下降41.87%;实现净利润为7403.25万元,同比下降79.1%。虽然在《三体》加持下,近期游族股价不断上涨,一度张超超过50%,但是这样的局面能维持多久,大家都心知肚明,内部的混乱尽快平复,使公司尽早回归正轨,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