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凤凰时尚->智能抓取

手机QQ浏览器下载更快省流量

松谷武判洛杉矶首展 梳理“具体画派”代表艺术家创作生涯的三个重要时期

来源:《雅昌艺术网》 2017-07-04 12:53

分页模式

原标题:松谷武判洛杉矶首展 梳理“具体画派”代表艺术家创作生涯的三个重要时期
  2017年7月1日起,豪瑟沃斯洛杉矶艺术中心将为日本“具体画派”代表艺术家松谷武判(Takesada Matsutani)举办首个洛杉矶个展。松谷武判出生于日本大阪,后定居巴黎,他受邀委托创作的作品《威尼斯溪水》和《威尼斯圆圈》也正在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展出。

浏览大图
▲ 松谷武判(Takesada Matsutani),《威尼斯溪水》(Venice Stream),2016,聚醋酸乙烯脂胶 丙烯 石墨 画布 夹板,185 x 184 x 17 厘米 / 72 7/8 x 72 1/2 x 6 3/4 英寸。© 松谷武判,图片:松谷武判,豪瑟沃斯
  展览「松谷武判」将带领观众回顾艺术家的艺术生涯,从艺术家参与“具体画派”艺术协会(Gutai Art Association)开始,到其往返法国、日本两地工作生活后,所创作出的更为复杂的作品。
  此次展览梳理了艺术家艺术生涯的三个不同时期,共展出34件作品,包括上世纪60年代松谷武判在“具体画派”时期创作的,从未在日本以外展出过的作品;一件艺术家于1983年创作的,迄今为止最大型的装置作品;以及一件为2017年威尼斯双年展创作的构型阶段(pre-figuration,即预先赋予作品一个形体)的作品。

浏览大图
▲ 细节图:松谷武判(Takesada Matsutani),《威尼斯溪水》(Venice Stream),2016,聚醋酸乙烯脂胶 丙烯 石墨 画布 夹板,185 x 184 x 17 厘米 / 72 7/8 x 72 1/2 x 6 3/4 英寸。© 松谷武判,图片:松谷武判,豪瑟沃斯
  此次展览由奥利维尔·雷诺-克莱门特(Olivier Renaud-Clément)策展,向观众全面展示了松谷武判在材料与形式上独创的视觉语言。松谷武判的油画、素描和雕塑探讨了关于永恒,没有止境的生死轮回等话题,揭示了具体画派思潮对于艺术家早期艺术实验的影响,这个影响持续至今。此次还将展出一件艺术家特别为展览现场创作的作品,这是松谷武判富有表演性的艺术实践的延续。艺术家本人将在豪瑟沃斯洛杉矶艺术中心的南画廊创作这件作品。
  松谷武判
  Takesada Matsutani
  展览开幕:2017年7月1日,晚6 - 9时
  展览时间:2017年7月1日 - 9月17日
  展览地址:豪瑟沃斯洛杉矶艺术中心
  洛杉矶东三街901号
  Hauser Wirth Los Angeles,
  901 East 3rd St
  Los Angeles
  使用新兴材料的
  早期艺术实验

浏览大图
▲ 松谷武判(Takesada Matsutani),《有机玻璃盒子》(Plexiglas Box),1966,聚醋酸乙烯脂胶 有机玻璃,85 x 85 x 85 厘米 / 33 1/2 x 33 1/2 x 33 1/2 英寸。© 松谷武判,图片:松谷武判,豪瑟沃斯
  上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早期,松谷武判是日本“具体画派”艺术协会 (Gutai Art Association,1954 – 1972)“第二代”艺术家中的重要成员。具体画派是日本战后非常具有影响力的艺术团体,作品风格大胆前卫。作为日本当代最重要,且仍然在持续创作的艺术家,松谷武判仍坚持不懈地在自己的作品中展现具体画派的精神,以及纯粹表达与原始材料的相互作用。
  “在具体画派的艺术中,人类精神和物质相互联系又保持距离。物质不会对精神妥协;精神也从不会支配物质。”
  —— 具体画派艺术协会创始人,吉原治良
  《具体画派艺术宣言》

浏览大图
▲ 松谷武判(Takesada Matsutani),《一个目视终点-A》(A Visual Point-A),1965,丙烯 油彩 画布 聚醋酸乙烯脂胶,65 x53 厘米 / 25 5/8 x 20 7/8 英寸。© 松谷武判,图片:松谷武判,豪瑟沃斯
  在松谷武判的艺术生涯中,聚醋酸乙烯脂胶(即俗称的乳白胶)是他一直持续使用的材料,这种材料又被称为埃尔默胶(Elmer’s glue),这可被视为是艺术家实践具体画派精神的实例。
  抓住了二战后日本经济技术飞速发展的时机,年轻时的松谷武判选择了用聚醋酸乙烯脂胶来创作富有表现力的作品。这种材料在上世纪60年代早期首次投入批量生产。在其最早的艺术实验中,松谷武判在画布表面上创作出球形,并用自己的呼吸来创作出肿胀和破裂的形态,最后呈现的作品让人联想到肉体和伤口。

浏览大图
▲ 松谷武判(Takesada Matsutani),《作品 62》(Work 62),1962,聚醋酸乙烯脂胶 丙烯 油彩 画布,22.8 x 15.8 x 5 厘米 / 9 x 6 1/4 x 2 英寸。摄影:Alex Delfanne,© 松谷武判,图片:松谷武判,豪瑟沃斯
  《作品 62》(Work 62,1962)便是松谷武判完美使用聚醋酸乙烯脂胶的一个例子,艺术家在画布表面浇上胶水,将其颠倒放置,然后让其自然风干。他回忆道:
  “胶水开始滴下来,然后变干,形成钟乳石一样的形状,看起来就像奶牛的乳房。”
  —— 松谷武判
  这个作品的灵感来自松谷武判在朋友的实验室用显微镜观察细菌的经历,但他将这种技术作了进一步的发展,通过使用吹风机、风扇以及自己的呼吸来创造出球形,就像人体的曲线一般。

浏览大图
▲ 松谷武判(Takesada Matsutani),《繁殖 B(灰色)》(La Propagation B(Grise),1963,聚醋酸乙烯脂胶 丙烯 油彩 画布,158.8 x 133.4 厘米 / 62 1/2 x 52 1/2 英寸。摄影:Timothy Doyon,© 松谷武判,图片:松谷武判,豪瑟沃斯
  这些实验吸引了具体画派领导人吉原治良的注意,后者在1963年正式邀请松谷武判加入具体画派。虽然这个艺术派别曾经拒绝具象风格,但是他们拥抱了松谷武判极具美感的艺术创作,就像我们在《作品 63-K》(Work 63-K,1963)和《繁殖 B(灰色)》(La Propagation B(Grise),1963)中所看到的——画面的表面布满了被切开的球状,让人联想起嘴巴、水疱以及性器官。此次展览将展出许多这一系列的早期实验作品。
  创造突破性新形式的
  “具体画派”时期

浏览大图
▲ 松谷武判(Takesada Matsutani),《作品-B》(Work-B),1971, 丙烯 画布 夹板,244 x 205 x 3.5 厘米 / 96 1/8 x 80 3/4 x 1 3/8 英寸。© 松谷武判,图片:松谷武判,豪瑟沃斯
  在加入具体画派仅仅三年后,松谷武判简化了自己的艺术创作,并在作品中引入了对时间和重量的思考,这两个主题为其之后的创作打下了基础。他竭尽所能,创作出发自内心的、具有突破性的新形式。
  借助《作品-E. 两个圈》(Work-E. Two Circles,1966),松谷武判在1966年获得了首届每日艺术大赛(First Mainichi Art Competition)的首奖,并获得了由法国政府颁发的,为期6个月的奖学金。这次法国之旅彻底改变了他的艺术生涯。近半个世纪后,松谷武判仍然将巴黎视作自己的家。

浏览大图
▲ 松谷武判(Takesada Matsutani),《作品-C》(Work-C),1971, 丙烯 画布,255.5 x 200 x 3.5 厘米 / 100 5/8 x 78 3/4 x 1 3/8 英寸。© 松谷武判,图片:松谷武判,豪瑟沃斯
  不久后,松谷武判正式移居巴黎,并在著名雕刻家斯坦利·威廉·海特(Stanley William Hayter)的“第17工作室”(Atelier 17)工作。松谷武判专心投入到蚀刻、版画制作以及丝网版画的创作中。
  海特在纽约和巴黎都设有工作室,这里也是当时艺术交流和创作的中心,曾吸引了不少艺术家,包括路易斯·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í)、马塞尔·杜尚(Marcel Duchamp)、马克思·恩斯特(Max Ernst)以及胡安·米罗(Joan Miró)等。正是在“第17工作室”,美国抽象派(Abstraction)和纽约学派(New York School)与欧洲前卫艺术产生了碰撞与融合。对松谷武判而言,“第17工作室”为他打开了全新的艺术实验形式的大门。
  受西方文化中“意象”(the image)理论及历史,尤其是美国极简主义(American Minimalism)和“硬边艺术”(Hard Edge)派艺术家,例如埃尔斯沃斯·凯利(Ellsworth Kelly)的影响,松谷武判开始了新的艺术创作,重新安排和探索绘画空间的极限。在1970年至1972年期间,松谷武判将之前创作的有机生物形态转化成了平面几何色块。此次展览亦展出了松谷武判艺术人生中这一非凡时期的作品。
  凝聚一生创作精华的
  后“具体画派”作品

浏览大图
▲ 松谷武判(Takesada Matsutani),《流水-8》(Nagare-8),1983,石墨 松节油 纸,300 x 1000 厘米 /118 1/8 x 393 3/4 英寸。© 松谷武判,图片:松谷武判,豪瑟沃斯
  大约从1977年起,也就是在1972年具体画派解散的之后几年,松谷武判开始精炼自己的作品。他问自己:
  “如果你只有一张纸、一支铅笔,你能做什么呢?”
  —— 松谷武判
  通过仅仅使用黑色石墨来进行大尺寸的创作,松谷武判在白色、带有纹路的画布或是巨大的纸张上涂抹上了重复、连续的笔触。通过不断添加层次,每一个印记和石墨渲染都展示出强大的能量和张力。
  《流水-8》(Nagare-8,1983)是松谷武判创作的“溪流”系列(Stream,1977年 - 至今)中尺寸最大的作品之一。在这幅大型画卷上,艺术家覆盖上了一张石墨毯,只留下一条白线从中间穿过。用指甲刮擦过的作品表面,被粗糙的、好似被碾磨过的纹理所覆盖。最后,松谷武判在作品的边缘撒上了松节油,从而完成了这幅层次丰富的作品。通过在大型画卷上溶解石墨,松谷武判的“溪流”系列向我们展示了存在、变幻以及成形的力量。

浏览大图
▲ 松谷武判(Takesada Matsutani),《圆圈-91-5-22》(Cercle-91-5-22),1991,石墨 夹板,230 x 153 x 5 厘米 / 90 1/2 x 60 1/4 x 2 英寸。© 松谷武判,图片:松谷武判,豪瑟沃斯
  此次展览所展出的艺术家创作于1970年代中期的小幅素描与这些宏伟庄严的作品形成了很好的互补。在这些素描中,松谷武判用石墨、家用油漆和松节油在纸上创作出生动的姿态画,不禁让人想起艺术家早年刚加入日本具体画派时的创作。
  松谷武判后期创作的绘画作品将他标志性的材料——聚醋酸乙烯脂胶与石墨融合到了一起。与其早期让作品自由成形不同,在这些作品中松谷武判小心翼翼地控制着胶水在画布上的流动,吹入或是放出空气,从而在胶水变硬时创造出新的起伏、褶皱和裂缝。随后,他循序渐进,几乎是冥想一般地用石墨线条将画面覆盖,就像在作品《椭圆》(Oval,1992)中一样。

浏览大图
▲ 松谷武判(Takesada Matsutani),《繁殖-17》(Propagation-17),2017,聚醋酸乙烯脂胶 烟灰墨 丙烯 烧焦的夹板,27 x 22 x 6 厘米 / 10 5/8 x 8 5/8 x 2 3/8 英寸。© 松谷武判,图片:松谷武判,豪瑟沃斯
  此次展览将首次对公众展出艺术家创作于2014年至2016年期间的,9幅如同宝石一般的绘画作品。这些作品展示了松谷武判对形式和姿态的创作已达到了登峰造极的阶段。松谷武判穷其一生致力于使用实验性的材料来进行艺术表达。绘画中的形状代表了充满能量的巨浪拍打着海岸,或是正欲突破土壤的种子破土发芽的瞬间。石墨反射出光芒,展现出纹理、深度和重量。
  此次豪瑟沃斯展出的《威尼斯溪水》(Venice Stream,2016)可视作是对艺术家在威尼斯双年展上的作品的补充。这件小型圆形作品,是正在威尼斯双年展军械库展出的作品的构型阶段的小型版本。
分享至: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img

热词:MH370残骸陶喆出轨

首页->凤凰时尚->智能抓取

热词:MH370残骸陶喆出轨

【热点推荐】

姐弟恋易进入妈妈儿子的误区

奥巴马4年收礼72万美元

女星登“最佳比基尼女郎”榜首

假发成帅男终结者 鲜肉也能变大叔

男友与前妻离婚不离床 我难以接受

10个不花钱养肾妙招

简版 | 彩版 | 触屏版 | 客户端
手机凤凰网-导航
友链-留言-存书签-广告
3g.ifeng.com
[02-23 18:37]